FF控制权之争:“朋友圈”翻脸协议存灰色地带?

来源:东方财富网 2018-11-10 08:51:12

FF表示,尽管FF出现暂时的现金流困难,但生产、研发、供应链等部门的核心团队仍然在推动FF91的量产及测试验证工作,会全力以赴完成FF91的量产交付,以及未来车型的研发。但业内人士认为,由于有股权争议,任何人投资FF都会担心后续的纠纷。

蜜月期仅仅持续了三个月,贾跃亭与许家印便陷入“决裂”,双方的互斗成为资本市场的年度大戏。

从持股45%的单一大股东、到仲裁交锋的对手,恒大和Faraday Future(FF)的感情迅速升温又降温,FF指责恒大并未履行合约、支付资金,剥夺恒大融资控制权、撕毁全部合约;恒大剑指FF赶走委派财务人员、试图单方面踢恒大出局。

漩涡中的FF,日子并不好过。高管离职、员工发起劳动仲裁、资金链紧张甚至濒临破产的情况下,贾跃亭正不断尝试寻找新的投资者。

恒大也不想放弃FF91、新能源汽车这块资产。另一厢,恒大入股广汇集团的交易已经完成了,渠道已经铺好,哪能没有汽车?

香港国际仲裁中心给FF5亿美元“活口”的融资前景如何?FF能否彻底摆脱恒大?恒大全面反诉将会怎样?在一些观察人士看来,这场争夺战似乎难有真正的赢家。

控制权之争

恒大和贾跃亭控制下的FF目前似乎陷入了罗生门。事实上,从一开始双方就各怀心思,都想拥有FF的实际控制权。

在恒大入股前,FF的实际控制权在贾跃亭手里;恒大进驻后,财务、资金、人员一度重新安排,贾跃亭受到了限制。

在上一波的仲裁之争后,双方最新的争夺围绕关键的财务审查权、资金使用权展开。

11月7日,恒大健康发布公告称,其子公司时颖对贾跃亭和合资公司 Smart King 提出仲裁全面反诉。

据公告披露,贾跃亭和合资公司强行赶走时颖委派的出纳员、强行阻止时颖财务人员进场进行财务审查,造成时颖无法知悉合资公司的财务状况。

按照股东协议,恒大有权进行财务审查、委派出纳员,约定如果出纳员七天不签字即视为同意付款。这意味着,恒大派出的出纳员离开后,贾跃亭重掌财务权。

FF很快回应称,公司在第一时间履行相关协议约定的义务,并不存在FF违约的情形。

FF把责任全部归咎于恒大。回应显示,8月后,FF方全力支持恒大派驻人员进场进行财务审查,包括提供详尽完整的财务信息、记录等,由于恒大拒绝履约,导致上述协议事实上已经无效和自动终止。

事实上,在10月初FF对恒大健康提起仲裁之后,FF就正式停止了该出纳员以及恒大相关财务审查人员对FF财务信息的访问权和相关工作,但在FF看来,这是恒大单方面违约、没有按时支付融资款所导致的。

双方互不相让

事实上,恒大入股从一开始就是奔着控制权去的。在之前曝光的对赌协议里,如果FF无法在2019年第一季度兑现实现首批电动车的量产承诺,即会被认为是FF原股东无法履行职责,其特别投票权将回转到恒大手中。

从这个安排中,可见恒大迫切想获得FF控制权的意图。FF声明也指出,恒大试图获得对FF中国和FF所有IP的控制权及所有权。

贾跃亭当然不愿意失去控制权。FF声明说,仲裁“解除所有协议”的唯一原因,是因为恒大未能实现其(全面控制FF)意图,继而拒绝支付其已同意支付的资金。

两败俱伤?

仲裁程序在推进,双方的交锋还将持续。

“FF获得5亿美元融资的难度很高”,协纵策略管理集团联合创始人黄立冲认为,恒大对FF的投资属于“朋友圈”帮忙,如今已反目成仇。

离开恒大的FF也并不好过。恒大健康此前公告称,截至2018年5月30日,Smart King及其子公司FF未经审计账面价值约为1.1亿美元,2016年亏损5.7亿美元,2017年亏损3.39亿美元。

接近恒大的人士表示,目前FF资金状况紧张、濒临破产。10月31日,为解决财务危机,FF开始裁员,同时给非正式雇员的时薪下调20%、全职雇员的年薪下调20%,贾跃亭自己只领取一美元年薪。

内部邮件显示,FF管理层还决定关闭该公司位于美国加州加迪纳的总部和位于汉福德工厂的部分业务。贾跃亭在邮件中称,在获得新资金之前,员工将被安排无薪休假或“停薪休假”。

雪上加霜的是,10月31日,FF原产品研发高级副总裁Nick Sampson宣布离职。作为FF创始人之一,他已在FF任职4.5年,负责所有技术和工程开发。此前,还有数十名FF员工在北京发起劳动仲裁。

11月8日,FF宣布,因恒大健康违约,FF正在面临暂时性的现金流困难,导致其不得不立即采取临时措施应对。FF选择留下了约500多位核心团队成员,其中主要为完成FF91量产和交付的工程研发、生产制造及供应链团队。

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资金成了悬在贾跃亭和FF上的一把利刃。因此,贾跃亭急于寻找新的投资者。一周前,他自曝正与顶级投行Stifel接触。

据黄立冲介绍,斯迪富金融公司(Stifel Financial)是美国的中型投行,此前业务重心在美国,且在高科技投行领域有丰富经验。

FF在8日的回应中称,其财务管理制度、流程规范、资金规划、财务报告的专业性和完整度都得到了Stifel的全面认可,同时在评估FF的有形及无形资产价值之后,积极寻求与FF合作并推动外部融资。

FF表示,尽管FF出现暂时的现金流困难,但生产、研发、供应链等部门的核心团队仍然在推动FF91的量产及测试验证工作,会全力以赴完成FF91的量产交付,以及未来车型的研发。

但FF的情况仍非常不利。黄立冲认为,由于有股权争议,任何人投资FF都会担心后续的纠纷。

时间上看,类似国际仲裁程序通常维持6个月至1年。黄立冲表示,这个争议拖得时间越长,对FF愈发不利。

黄立冲认为,争议只能通过仲裁庭去判决,通常会看协议是如何签订的。目前双方均未透露具体的协议内容。“由于是相互信任的朋友翻脸,许多安排估计并没有预先很仔细地约定,存在一些灰色地带”,黄立冲指出。

“恒大如果仲裁失利,说不定要赔偿更多的钱。”黄立冲认为恒大处境同样堪忧,他指出,股权争议是仲裁,但是股权争议的结果导致的损失,现在还无法确定是可以诉讼还是仲裁。

因此,出仲裁结果后,不排除FF的其他股东或者FF提起诉讼的可能性,这样时间一长恒大健康也可能被拖进去。

相关报道>>>

FF申请强制执行紧急救济裁决 已和潜在投资者展开谈判

FF现金饥荒仍在持续 员工吐槽“厕纸已遭停供两周”

FF轰走恒大方出纳员 许家印全面反诉贾跃亭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