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谁也不是马良,画不出想要的生活

来源:猫先生讲堂 2018-11-11 06:54:08

最近心情颇不平静,总是莫名地感伤起来。这一点倒有点像黛玉,可我总归来说是个男孩子,“有时似傻如狂”,这几天倒真的是“无故寻愁觅恨”了,我又有了宝玉的性格。

昨天晚上和一个远地朋友聊天,她病了,脑出血。说明天要做第二次手术,听到后我也很害怕。可我还是一直鼓励她,说一些让她对生活充满希望的话,我懂得一个病人太需要朋友的关怀了。

我这个人是不能听到坏消息的,一听到坏消息就莫名地犯起抑郁症和自闭症来,昨天和她聊完天后,我果真再也高兴不起来,开始想一些她的事,想一些我的事,想一些死的事。我不愿再看到宿舍里的每一个朋友,也不想说一句话,真想让自己置身于一个黑夜中,什么也看不到,静静地躺在大地上。至于昨晚什么时候睡着的,也不记得了,我躲在被窝里不出声,但久久无法入睡,脑子里自然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想必舍友也发现了哪些地方不对劲,但终于没有一个人理解。

第二天看到洁净的天空,精神状态好了很多,可我还是成功地骗过了自己,因为我的心分明还在感伤。下午文通社有个下乡支教活动,我有幸受邀。心想去乡下也好,可以疏解下心情,于是便随着去了。

车上的我沉默不言,内心的忧郁没人能懂。今天是朋友动手术的日子,心里老是想着她的事。车久久不到目的地,途中也曾和同班同学孙怡聊了一会,话题竟聊到了走饭——一个90后抑郁自杀的女孩,心里再次激起伤的涟漪。我望向窗外,窗外没什么好景,除了破败还是破败,但我不愿将目光转移,因为我想看到我的心情。

到了目的地,我下了车,长舒了一口气。这是怎样的一个地方呢?不敢用“荒山野岭”形容,但犹有那份意境。“野岭”的春发育得很不良,“山”倒真的要荒了。学校倒有点像古庙的味道,那些墙是露骨的,窗户也天然地透风,就连那不知从哪扯来的电线也不老实地从墙上跳出来,在墙边悬着,像个垂死的长蛇。我不禁感慨这里的贫穷,我十五年前的小学也比这里好很多呀!当然学校里有一处是好的,那就是厕所,墙刷得雪白,真有白宫的味道。我很无奈地笑了两下。

真正让我开心的是这里的孩子。这里的孩子不为这里的凄美所悲,个个都表现出了活力,笑脸如三月的樱花。他们是真的天真,没有一点做作,就是在我们这些陌生人面前也不拘谨。和他们走在一起,我被他们的欢乐感染,曾经的心底的那份抑郁和自闭已经云散了。

我所代的那个班里就七个学生——三个男的,四个女的。代那个班的我们也是七个人,与他们不同的是,我们中只有两个男的,比他们还少。这样,我们十四个人在他们的教师里沟通或是玩耍。我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聊天,聊天过程中让他们介绍自己,然后到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那四个女孩表现的很出色,很快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倒是三个男生有些扭捏,但在我的鼓励下,还是上去写了。其中有一个男孩给我的印象特别深刻,他不去写,最后是我答应帮他去写,他才和我一起走上讲台,然后我握着他的手写下了“瞿文涛”三个字。他长得清秀,看上去很聪明,表现上有点内敛又有点顽皮,我想到了在小学时的我,那时的我又何尝不是这样?

我们接着和他们玩耍,本来是想让他们唱歌的,这些小家伙很精明——不干。最后商量成功,我们先唱一首,他们才唱。这样,他们挑了一个姐姐唱,唱的自然是他们会的儿歌。在姐姐的带领下,他们放开了,一起唱了起来,不怎么好听,但别有一番趣味。后来又换成了“你做我猜”游戏,我暗笑他们能在我们面前“变诈几何哉”,我们有时装不懂,有时拐弯抹角,把他们逗得笑开了花。我确信那是最天真的笑,是他们发自内心的最快乐的笑,当然我们也被他们的笑声打动,此时的我们亦是活在他们的生活中,活在他们的童年中。

他们的课本,我翻了翻,和我曾经学的内容基本一样。接着就有一位姐姐为他们上课,讲的是三角形那段知识。从这位姐姐的讲课中,我想到了很多,我们虽然具备了能教他们的知识,但是我们不具备能教好他们的经验。讲得深一点,他们不懂;讲浅了,他们又会。这个我也是懂得的,自己是他们这个年纪的时候,也和他们一样,有时困惑,有时自喜。困惑的是老师讲的我听不懂,自喜的是老师讲的我完全会。这就需要老师好好总结一下自己的教案,争取把内容讲到最适当,做到这一点是不容易的,至少我们一点也不具备这个能力。

之后,我们带着他们看了场电影《神笔马良》,我们选择最适合他们看的,主要的是把快乐传给他们。惭愧的是来之前我是不快乐的,反而是他们的快乐感染了我,让我重新发现我的童年,找到了我的童真。那个时候,我和其他孩子一样,非常喜欢看电影。那时候,看场电影是不容易的,没有电脑,只用一些那个时代还颇流行的东西。那时候,村里有电视的人家也不多,电视都看不成,电影就更是奢求的东西了,有时候听说哪个地方有电影放,我就和邻居家的几个孩子饭也不顾得吃,匆匆跑到地方在那等着。

我们陪他们玩的最后一个项目就是:假如你是马良,你有一支神笔,你要画什么?结果孩子们画得大都雷同,有的是太阳,有的是月亮,有的是星星,有的是飞鸟,有的是小河,有的是小房……我取名为“童年”。他们还不懂神笔的作用,只是当做了普通的笔来用,可是于我来说,他们手中的笔便是神笔了,他们替我画了我逝去的童年,是那个我再也回不去的我自己的童年。之后,我将那些画收藏在记忆中,以供将来回忆。那些孩子,我也一并回忆,因为他们也会长大,也会回忆,我希望我们在回忆的时候有个交集。

写到这我再一次感动,脑海中还时不时地闪现孩子们的笑脸。我想:就是现在,在他们中间,我才能感觉到,其实我没那么复杂。和他们在一起,我才发现,我逝去的童年并没有离开我,它寄托在一些孩子的身上,时刻表现着给我看。我是来支教的,结果是他们教了我,教会了我发现流年中的童年是一种可以延续的快乐,它会以另一种形式陪在我的身边。

童年,我的童年,我对你的情此刻深于一切语言。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