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袋里转悠着大逆不道的念头,江鱼面上却摆出一副忠君为国的模样

来源:峻青秋色赋 2018-11-11 09:18:25

脑袋里转悠着大逆不道的念头,江鱼面上却摆出一副忠君为国的模样,拎着点金枪在兴庆宫朝殿外转了几圈,灵识扫过各处伏下的暗桩,发现一应人手都早早的进入了自己的位置,不由得满意的点点头。“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唔,杀人放火总要等晚上才行,今儿个白天,又能安静一下啦。”瞅了个不会被人看到的角落,江鱼靠着朝殿的围墙蹲了下来,灵识胡乱没有丝毫目标的胡乱扫了出去。兴庆宫内一切都历历在目,除了那端着酒坛正蹲在勤政楼屋顶上的孙行者,其他人都对他的灵识没有丝毫的反应。就连那装模作样的在朝殿后面小厅内,带着数十个和尚默念佛经的大善智和大威势,也没能发现江鱼正在窥视他们。

“好,风平浪静,又是一天。”满意的吧嗒了一下嘴巴,江鱼正被那渐渐升起的太阳晒得身上暖烘烘的舒坦呢,突然四周传来异声。那是沉重的钢锭相互撞击才能发出的巨响,足以震得普通人心脉断裂的巨响,蕴含了巨大魔力的巨响。那响声引动了天地灵力,天空中突然乌云翻滚,遮盖了初升的太阳,长安城瞬间陷入一片昏黑。那巨响越来越急促,越来越近,越来越大,等得朝殿屋顶上的瓦片都开始‘哗啦啦’共振起来胡乱作响的时候,江鱼已经听到了兴庆宫正门外那整齐划一的大声吼叫――‘杀’!一名身披全身铠甲,全身上下没有一处皮肤暴露在外的极壮硕汉子手里挥动一柄流星锤,一锤轰碎了兴庆宫的大门。那足足有寻常四担水的水缸大小的流星锤上面还带着巴掌长拇指粗的尖锐突起,如今那突起上已经挂满了破碎的血肉,整个流星锤糊满了粘稠的血浆。

江鱼猛的跳了起来,大声吼道:“操!不是试探皇宫的实力,他们是慢敌之计!”杜不平发动的自杀性的进攻,使得如今兴庆宫内所有人的心都为之一松,谁也没想到,仅仅是一刻钟以后,就有大批的地煞殿所属,如此蛮不畏死的直冲兴庆宫而来。朝殿内正在装模作样喝骂京城治安官员的李隆基那骂声还在耳边回荡,一千多名全身顶着沉重铠甲的壮汉,已经挥动着极其沉重的兵器,突破了宫门数百禁军、突破了广场上数百禁卫、突破了第一重大殿前近千护卫的层层拦截,轻松无比的突入了兴庆宫内。一盏茶时间,地煞殿所属精锐屠杀近千人,冲进兴庆宫内三百丈!

空中云层突然一散,一轮红的好似凝固鲜血的太阳,当头高照。云层,血红。天地,血红!那诡异的金铁撞击声撼动半个长安的时候,正在大殿上处理朝政的李隆基一激灵跳了起来,手一挥大声喝道:“诸位卿家快快随朕来!此乃圣旨,不许多问多说!”‘铿锵’声中,高力士在数十朝臣呆滞的神情中从宝座后面拔出数柄利刃丢给了李隆基身边的一干近卫太监,簇拥着李隆基朝殿后就走。一干朝臣,尤其是李林甫的动作极快,立刻跟上了李隆基,正好和大善智、大威势两个老和尚率领的数十光头和尚擦肩而过。朝殿后一间偏僻的小殿外有九根龙柱,高力士在其中几根龙柱上盘绕着的金龙眼眶中一按一弹,地上立刻出现了一个洞口,几等台阶朝着地下延伸下去。高力士尖声尖气的喝令了几声,几个太监手里提着几个纱囊,里面裹着几颗拳头大小的夜明珠,顺着台阶走了下去。李隆基微微一笑,回头看了看那已经是杀气冲天的朝殿方向,不无讥嘲的说道:“好极,你等就慢慢的享受朕给你们安排下的美餐罢,诸位卿家随朕往那地殿暂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李隆基很得意的阴笑了几声。

兴庆宫正门口直冲进来的千多名地煞殿壮汉的战斗力委实惊人,只是几个呼吸的瞬间,他们已经快要冲到朝殿门口。领头的挥动着流星锤的那大汉狂吼一声:“无道昏君李隆基,受命来!”这喊声,让已经站在了朝殿门口的江鱼不由得咧了咧嘴,似乎所有想要杀皇帝的人,在下手前,都要喊叫这么几声,莫非是在找借口不成?正要开口嘲笑这壮汉,江鱼突然闻到了檀香的味道。大善智、大威势两个老和尚已经一左一右的和他站了个肩并肩,大善智微笑道:“江大人,今日我等却是并肩抗敌,这等妖人还是今早铲除了才为上策。”大威势则是微微点头,他也不说话,只是手里几个印诀随手打出,身后的数十名和尚已经一字儿排开,手上丢出了无数的豆粒大小的单色琉璃珠子。这些琉璃珠上闪动着极暗淡的金色佛光,一接触地面,立刻一团金光闪动一条高有丈二的金甲力士在狂吼声中突然闪现,挥动着降魔杵、菩提剑等佛门兵器,朝前杀去。

数十个和尚一口气丢了三四千粒细小的琉璃珠出去,和那道家的撒豆成兵的法术类似,佛门的这等召唤护法的法门,却也只是一种小乘神通。一个可以储存佛力的媒介物,加上高僧数天的吟唱加持,就可以轻松的召唤出一个拥有不弱战斗力的金刚化身――按照江鱼的盘算,这些金刚化身起码都有着江湖上二三流好手的实力,对于那些行脚云游的僧人来说,是非常实用的护法神通。面对千多名地煞殿那都拥有着接近或者已经达到先天级水准的壮汉,这些琉璃珠化身的金刚,实在是不堪一击。

数百斤沉重的兵器轻轻一个碰撞,一个金光闪闪威风凛凛的金刚大汉,就立刻化为一片粉碎光点胡乱飘散。但是,架不住这些金刚的数量多啊?三四千条丈二壮汉突然出现在朝殿前的广场上,将整个广场塞得水泄不通,将那千多名地煞殿的属下死死的堵在了广场上。数千条浑身甲胄肌肉疙瘩极其发达的壮汉相互挥动着兵器一通乱砸,砸的是金铁声爆响,震得兴庆宫乱晃。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