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药神,但我有自己的良知

来源:羊毛说电影 2018-11-11 09:19:41

哈喽大家好,今天小编给大家讲一部初听演员和名字,以为是喜剧的电影。但是当你看后会泪流满面的感情故事。《我不是药神》是通过真人真事改编的一部关于道德与法的现代感情大片。

程勇, 一个交不起房租的男性保健品商贩,生意冷淡,夫妻离异,老爸养老院。不仅为钱发愁还要为儿子出国而烦恼。就在和前妻争取儿子抚养权打得不可交的时候。一位不速之客来到了自己的小店,希望他从印度帮自己带药。

药效一样,国内和国外的价格却相差30倍,以为被忽悠的老程只当是一个插曲,根本没有当回事。却在这时老爷子传来住院的消息。而且有生命危险,必须马上手术,面对高额的费用,老程只能拿起电话拨通了那个不速之客的电话。

再次见面两人达成协议后,咱们的老程就踏上了印度的进药之路。见到药商的老程为了拿到更便宜的药提出中国代理的要求。和药商达成协议的老程带着自己的第一批药回到了中国。看到药的小吕,听着老程的报复,两人一起迈向了药贩子的行业。但是,由于价格太便宜没有任何人买他们的账。一瓶药都没卖出去的老程,对小吕发起了牢骚。绞尽脑汁之后,小吕想到了一个人,刘思慧,女儿患病的单身妈妈,舞厅的舞女,六院QQ群主。在她的协助下,他们认识了各个医院的群主,并通过他们开始了一瓶药卖5000元的活动。

拿到需要名单的老程被人数吓到了,但是为了挣钱,又为了自己和老外好沟通,通过小吕找到了基督教徒刘牧师。在他们的威逼利诱下成功拿下刘牧师。

就在他们卖药嘚瑟的时候,黄毛出现了,不仅抢了药还打人。他们通过刘思慧打听到了黄毛的信息,围攻教训之下,他们发现黄毛把抢来的药分给其他没钱的病友,觉得他很仗义,就用还钱为理由让他为他们卖命。

接下来,在他们几人合伙的情况下,不仅拿到了印度药厂的代理权,他们的生意也越来越好。几人过起了没事就数钱的快乐生活。程勇的老爸也进入了医院得到应有的治疗。药越卖越好,为了感谢程勇人们也纷纷送来锦旗。俗话说树大招风。正版的致癌药厂到警局投诉了。说来也巧,负责此事的警察就是程勇的前小舅子曹斌。

这边警局立案侦查,那边却在为业绩好而夜总会狂欢。来到思慧工作地点的几人,却被经理的狗仗人势扫兴不已。为了给思慧出这口气,程勇拿大把的钱让经理当众跳起了钢管舞。酒后散场的程勇送思慧回到家中,本想乱性的程勇却因为思慧的孩子,而放弃初中夺门而出。

画面切到警局,曹斌告诉局长这种药和医药代表说的不一样,这药不仅便宜而且是真正的救命药。却因为局长一句:走私药就是假药,而无话可说。画面开始切到程勇这面,有药友控诉说吃了他们的药后住院了,这让程勇很是生气。在他们和病人家人的沟通下得知有一个名叫德国“格列宁”的假药正在市面上出售。为了告知病友,他们在销药会场,先后出手和张长林大打出手。

抓入警局的程勇,也许是心虚,问了一下警察卖假药如何判刑。警察的回答,让程勇对卖假药的想法开始动摇。晚上接到小吕的邀请,家中吃饭,看到小吕对家人的爱和想到自己的儿子,这样程勇的想法动摇的更狠。就在这时候卖假药的张长林来到程勇的住处,希望程勇把自己进药的渠道转给自己,并说出了程勇私自买药的坏处。却不想被程勇当场拒绝。走后的张长林,开始了对程勇,你明我暗的,报复行为。这样程勇决定把渠道转给张长林自己退出。大伙齐聚一屋,老程把想法告知各位并给他们争取了条件。后就自己开起了服装厂,走向了合法的道路。

一年后,在自己和客户考察工厂的时候,小吕的妻子找到了他,希望自己帮助老吕搞到印度药。但是因为客户在身边老程先行离去,也许是兄弟情,也许是人性,老程回到家中开始上网搜索药物和张长林。并在第二天一早,来到医院看望生病中的老吕。看到老吕受苦,老程找到刘牧师让他联系印度药厂,却不想自己已经被取消代理权。这个消息还不算坏,更坏的是现在的药物不能入境。老程只能亲自去印度,却无功而回。

回到国内得知老吕身亡,让老程时分内疚。看着老吕家门外的众多病友。老程又一次来到了印度,在他的再三要求和请求下,药厂老板决定帮他留药。决定重新买药的老程,找到众多合伙人,告知他们,自己重新开始卖药了,而且每瓶只卖500元。希望大家帮助自己。就在这时候觉得看不起自己的黄毛耗子回来帮忙了,这让老程十分欣慰。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警局得到了张长林的线索,让所有警力15天内抓获张长林。在抓获过程中他们捕获了一个犯药窝点。却遭到了众多人的不配合。曹斌巧舌劝说,却得来一位大妈的请求。她告诉他的亲身经历,请求他们不要抓药贩子,他们想活着。这样曹斌决定放了他们,自己退出这个案件。画面切到程勇,张长林找到程勇要钱跑路,原本要20万,却不想程勇给自己30万,知道程勇挺仗义,决定劝说程勇。并告知这世界上有一种病叫穷病,你是治不完的。也许是张长林倒霉,也许是警方办事效率高,张长林被抓了。面对警察的审问,张长林却选择保护程勇,自己承担。

曹斌在审核张长林案件时无意发现程勇和他们有关。所以开始怀疑程勇。也许,是有感情的原因,曹斌来到程勇工厂希望得到程勇没有参与的信息。得到满意后的曹斌离开后,程勇就和耗子拉药去了。却不想,耗子上趟厕所得知有警察的消息,耗子为了救程勇,自己开车和警察开始追逐,好不容易甩掉警察却被横道驶来的大货车撞飞。曹斌抱着全身是血的耗子来到医院,愧疚让他无地自容。而赶来的程勇得知耗子已死。就像疯了似的开始怒吼。

看着耗子的尸体,拿着耗子的遗物,老程下定决心继续卖药。就在这时候印度传来消息,药厂被封了,只能自药店购买,但是一瓶就要2000元,为了得到更多的药救更多的人,程勇自己掏钱买药,每瓶只卖500元。让刘牧师采药,刘思慧联系外省众多病人。开始了自己搭钱救人为本的卖药生涯。

在一次,送药过程中,被警察抓捕归案。面对原告的严惩,被告的求情,程勇自述:我犯了法,该怎么判,我都没话讲。但是,看着这些病人,我心里难过,他们吃不起进口的天价药,他们只能等死,甚至是自杀。不过,我相信,今后会越来越好的,希望这天不会太久。法官从法从情出发,判处程勇有期徒刑,5年。走出法庭的程勇,曹斌告知自己的儿子,他爸爸不是坏人。押上车的程勇,看着道路两旁送自己的病人,也许是欣慰,也许是感动,留下了男儿之泪。

3年之后,程勇因表现良好出狱了,前小舅子接他告诉他,别再卖假药了,正版药已经进医保了。

结尾部分,虽然一段段切换,但是确用实际行动告知大家,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同时,有些事情是可以从情处理的。也告知大家,国家是会从老百姓的切身利益出发,制定相关政策的。

作者原创,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