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这个时候的东西实惠,六块钱都能吃撑,就是没带钱怎么办

来源:怡和园美食店 2018-11-11 09:19:17

还是这个时候的东西实惠,六块钱都能吃撑,就是没带钱怎么办

樊佳佳的前面有个人正在结账,老板给找了零钱后,见樊佳佳正站在一旁目不斜视的看着自己,以为她也要付账。于是就算了一下账:“一屉小笼包,一碗红豆稀饭,总共六块。”

还是这个时候的东西实惠,六块钱都能吃撑。

“哦……好的……”樊佳佳略显尴尬,一边假装着在口袋里掏钱,一边用眼睛偷瞄陈继凡,想着要不要找他帮下忙,等会儿回家拿了钱直接送去菜市场给他爸。

不过,他会帮忙吗?要是不愿帮的话,丢人可就丢大发了。

这时陈继凡也已经吃好了,起身,走过来付账。他像是经常过来的样子,问都不用问直接掏出六块钱递给老板后,就准备走人了。

“那个……”樊佳佳下定决定找他帮忙,抬眼,却惊喜的在门口发现了新的目标:“梦蝶!”

何梦蝶在门口排了好一会儿队了,却并没有看见樊佳佳,这会儿听见声音才发现原来她也在这里吃包子。

“佳佳?你也在这里。”何梦蝶提着几个包子走了进来,脸上的表情有些惊喜。

她是早就知道樊佳佳从上海回来了,只是最近工作比较忙所以一直没时间找她聚聚,不曾想今天竟在这儿碰上了。想来两人距离上次见面,也已经过了好几个月的时间了。

平时都是通过qq联系的,偶尔煲一煲电话粥,深厚的友谊完全没有因为距离的原因而瓦解。

天助我也!真是天助我也啊!

樊佳佳乐开了花,赶紧问何梦蝶:“你身上还有没有钱?先借我六块,刚出门的时候忘记带钱了。”

闻言,老板不禁一笑,语气和蔼的说:“看你的样子就知道没带,再遇到这种情况直接跟我说一声,下次一起付好了。”

他们这种小本买卖靠的就是回头客,平时遇见这种情况都是这么处理的,时间一久口碑起来了,一传十十传百,生意也就跟着日渐红火起来了。

“不怕我赖账不来了吗?”樊佳佳干笑了两声。

何梦蝶掏出十块钱递给老板,老板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四个硬币递回去说:“现在国民素质普遍提高,除了老赖一般没人会赖账,再说为了几块钱的事情也犯不着啊,你说是不?”

“这个的确!”何梦蝶赞同。

两人一起走出大门,老板娘依旧是笑脸盈盈:“慢走,下次再来。”

何梦蝶是樊佳佳整个高中时期的同桌兼闺蜜,虽然现在都已经离开校园,不能说是同桌了,但闺蜜的关系却还是一直保留着的,并且感情有着越来越深的趋势。

樊佳佳是在省会合肥上的大学。

好吧,其实也不能称之为大学,只能说是不入流的大专,毕业之后就跟两个室友一起去了上海。而何梦蝶则是在杭州读的二本,毕业后懒得在外面漂,直接回来在亲戚的介绍下进了一家小公司做行政,收入稳定,生活稳定。

“回来这么多天都没怎么出门吧?”何梦蝶一猜一个准儿。

因为打她认识樊佳佳的那天起,她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死宅女,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绝对不会出门,想要拉上她一起逛个街,也是比登天还难。

樊佳佳没否认:“就属你最了解我。”

但是,她因一再丢了工作而抑郁的事情,却是何梦蝶这辈子都无法猜到的。

何梦蝶边走边啃着手里的包子,对樊佳佳说:“今天比较闲,一起去你家聊聊好了。”

她原本也打算下午去找樊佳佳一趟的,现在碰上了正好。

“我现在要去菜市场。”樊佳佳准备把自己做直播的事情告诉何梦蝶。

闺蜜就这么一个,除了难以启齿的负能量事件外,其他什么事她都会第一时间告诉何梦蝶,闺蜜的相处模式大概就是这样,有开心的事原意同你分享,不开心的事就独自闷头品尝。

当然,如果是实在无法独自扛下的不开心之事,该拉下水还是得毫不犹豫的拉下水。

何梦蝶扭头,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樊佳佳:“你去菜市场干啥?”

可千万别告诉她是去买菜,大小姐长这么大从来没做过一顿饭,好端端的突然要去菜市场,这太阳也没打西边儿出来啊!

“买菜啊!”樊佳佳很随意的说:“我现在在做直播。”

何梦蝶没看过直播,但身边有人喜欢看,所以也有所了解。不过此刻从樊佳佳的嘴里得知她在做直播,还是有种被人轮了一棍子的错觉,头晕:“你做直播?你直播啥?”

在她的认知里,那些做直播的都是靠脸或者靠卖萌卖嗲混饭吃的。她樊佳佳无论是脸,还是各种卖都不是做直播的料子,何梦蝶真是无法想象她怎么会选择走这条不归路。

根本就是在作死。

樊佳佳当然清楚何梦蝶在想什么,但却毫不在意,并直言相告:“我直播做菜!这段时间一直泡在网上潜心研究菜谱,昨天晚上首次直播观看人数就破万了,千万别小看我,我还是很有前途的。”

何梦蝶傻眼:“你在哪里直播?”

樊佳佳:“做菜当然是在厨房了。”

樊佳佳今晚打算做一道徽州丸子,她也是昨天晚上无意间发现了家里还有不少糯米,临时产生的想法。比起方腊鱼,徽州丸子要简单不少,而且配料也没那么复杂。

她现在只需到菜市场,称一点瘦肉和鹌鹑蛋就行了。

整个菜市场就属卖肉的地方气味最难闻,环境最脏了。满地都是鸡鸭鹅的血和毛,当然还有猪血,时间一久地面结了厚厚一层,脚走在上面黏糊糊的。

何梦蝶在吃包子不愿意一起过去,樊佳佳就只能自己过去以最快的速度买完肉,然后逃荒似的离开了。

“姐们儿。”何梦蝶还是不大相信樊佳佳的话,盯着她手上的肉看了看,又盯着她人畜无害的小脸看了看,质疑:“你确定你没在跟我开玩笑?直播做菜?”

这么奇葩的直播,会有人看吗?!

樊佳佳也是很无奈:“实在不信的话,现在就打开pp直播看看啊!”

“才不要,流量很贵的。”何梦蝶的包子终于吃完了。

樊佳佳说:“那等会儿先去我家看看我的厨房,可赞了!”

何梦蝶点头:“就买肉吗?还需不需要买其他的菜?”

“还要买点儿鹌鹑蛋。”樊佳佳回答。

一般卖干货的地方都有卖鹌鹑蛋的,不过去那边要经过卖水产的地方,樊佳佳途径昨天买鱼的摊位,并没有看到陈继凡的身影,只有他爸一个人守在那儿,看上去生意还不错的样子。

樊佳佳俨然一副专业大厨的样子,对何梦蝶说:“这家的鱼还不错,下次可以让你妈到他家买。”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