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自卫反击战纪实:在老山一年,把一辈子的苦都吃完了

来源:神评妹 2018-11-11 09:11:55

现在是和平年代,在外人的想象中上世纪80年代的老山保卫战斗是多么的神秘与神奇,然而只有真正参加过老山保卫战斗住过猫耳洞才知道什么是度日如年。老山官兵的人生尤为惨烈,人生包容了酸甜苦辣诸多味道,唯有苦一项被列为参加老山保卫战斗官兵的主课,苦这个词从参加老山保卫战斗住过猫耳洞的官兵生活形式及内容才有一个恰当的比喻,说它是人生的苦胆恐怕并不为过。

从将军到士兵都说:在老山一年,把一辈子的苦都吃完了。 死为苦之极。上老山伊始,便意味着每秒钟都可能是你的人生画上句号。曾经参加老山保卫战斗的原陆军第11军32师96团三营机枪连副指导员、现在贵州安顺市关岭县政府交通局公务员余永华说;我们在老山战斗了半年多,不要说别的,单单就是那个提心吊胆也让人受不了,尤其在夜晚更是如此,刮风下雨打雷的天气是越南特工偷袭的最佳天气,借着闪电看见了我们的射击孔,在一个闪电来临就是一梭子子弹打进来了,在洞里的战友往往就这样牺牲了。还有的顺着电话线摸了洞,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递进来一颗吃吃冒烟的手雷、一束手榴弹、一根爆破筒,因此老山的猫耳洞成了迎接死神的洞口,从老山生还归来的官兵坦然的告诉在后方的人们说:“人,一生能够活二次!”

曾经参加老山保卫战斗的原陆军第11军32师96团二营机枪连副连长、现在贵州安顺市关岭县人民法院公务员韦光学说;在老山猫耳洞里面泡汤也是猫耳洞的普遍景观,有很多猫耳洞口朝天地势低,一下雨就灌水泡汤,蹲在水里掏也掏不出来,不论上洞或者石洞,几乎没有不漏雨不灌水的,有的水只有几十公分深,有的水灌到淹了脖子,很多时候水在十多小时后会退去,但是遇到连阴雨则要连须在洞里跑个几天甚至十几天,有水也不能离开洞,必须坚守,老山猫耳洞人就蹲在水里跪在水里,把枪绑在肩膀上,电台顶在头上。实在顶不住就在水里睡着了,头塌拉在水里又猛的被激醒。等水退了浑身上下又白又渲满了大皱褶,肤四肢好像不是自己的。尤为难于忍受的是臭味、汗酸味、霉味、嗖味、老鼠味、煤油味、硝烟味,最为凄惨的景观是靠左边一排排的空罐头盒子,里面全是大便,距离敌人远的洞囤积一日便可以处理了,距离敌人近的洞则要长期积累,待军工送上罐头再运下一部分这样的罐头出去,来不及运下的就随同弹药移交给接受阵地的友军,不少洞中都有相当数量的代代相传的陈年罐头。这些罐头成了老鼠们的美餐,它们不光吃还带的到处都是,一下雨灌水,大便满洞漂流,水退之后它们便供现在被子、米袋上。一根管子迈向洞外,管子这头固定了一个敲去底底的酒瓶子,这是小便处,小便时须摆放一个侧卧的造型,弄不好让玻璃碴子花了就得发炎。

古往今来多少人悲叹时间飞逝人生苦短,多少人呼唤珍惜时间热爱生命,但是在老山,老山人却憎恨时光之舟太慢,已经没有什么法子来挥霍时间。战斗之余,都得找点事情干,指甲一天可以剪十遍,每次剪的越少越好,枪一天可以分解开来擦拭十遍,十个弹药箱子每天摆放一个造型30天不重复。人多的洞可以打扑克,猫耳洞人的扑克水平普遍得到提高,一副扑克牌打成了5寸厚,烂了一张拿膏药贴上画上花点继续打,象棋更为简单,用32颗去痛片再拆一个烟壳子用红蓝圆珠笔写上就可以了,必要的时刻可以用老帅、车、马、炮应付头痛感冒。 消磨时间最有效的一个基本方法就是吹牛侃大山,牛皮大王是老山人最受欢迎的人,年轻人谁没有几件得意的事情谁没有幻想过一些东西?开始是回忆性的吹,越吹越没有边缘了,荤的素的一勺烩,有老婆的开始介绍经过与甜蜜,没有结婚的也在体验着瞎遍来满足,没有恋爱过的在一边幻想自己的美满。

老山人的孤寂有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它让你忍无可忍又无能为力还必须忍之受之。人的精神需求与欲望在老山的猫耳洞里面成为孤寂与烦躁的感受源,它跟着你的灵魂,这种灵魂的长久折磨让你欲生不能欲死不能,压抑的战士们的一腔热血恨不得冲出去厮杀一场,死也死个痛快的冲动。如不是战场纪律,大概没有一个人会向冬眠的动物一样,卷缩在黑暗肮脏潮湿窄小的洞中与老鼠、毒蛇、蚊虫为伍那么长时间。

老山是一个生理机能极限和神经系统强度的破坏性试验场。

而今,钢筋混凝土的永久性工事取代了昔日硝烟弥漫的猫耳洞,成为老山幸存官兵刻骨铭心的回忆!

(来源网络)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