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保安系统会第一时间知道,从而行动起来!

来源:我的世界的你 2018-11-11 09:17:11

整个保安系统会第一时间知道,从而行动起来!当鲁卡西看到叶炫后,便明白,之前少皞祁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感情叶少在自己不知道的情况下,已经潜入了鲁拉菲家族在拉斯维加斯的总部当中,而且,还成功营救了自己的妹妹,至于叶炫控制鲁拉菲家族一事,鲁卡西心中有一丝复杂情绪,当然,对于此时,鲁卡西心中更多的是高兴!说这话也许有人会认为鲁卡西虚伪,其实不然,当拉姆和约翰斯为了得到自己妹妹的血皇之体,不惜对一个小女孩动手的时候,鲁拉菲家族就已经从鲁卡西的心中剔除,不但不再是自己的家族,而且还是自己的仇人!更何况,叶炫是自己的兄弟,更是自己妹妹的救命恩人之一!而在叶炫离开大殿前,叶炫心思转动,最后给拉姆留了十块中品灵石和一枚疗伤丹药归元丹,让其修炼和恢复伤势。毕竟,拉姆现在是自己人,其实力越高越好。叶炫不知道的是,当他把这一切交给拉姆的时候,拉姆差点激动的哭出来!拉姆之所以在听信了约翰斯的教唆之后,把突破实力的目光投向了拥有血皇之体的鲁丽娜,便是因为能祝他突破现在境界的能量或者是天地元气,实在是太少了。

亲王不像公爵一下的血族之人,可以吞噬血食以祝突破修为,亲王级别的血族,仅仅靠血食,是不可能突破修为的,至少需要的太多太多。而拉姆在那十块中品灵石之上,感受到了令他震惊而惊骇的能量波动,心中的狂喜可想而知!“没想到,没想到到头来,我拉姆竟然得到传说中的能源晶石,我相信,亲王巅峰,指日可待!”拉姆双手颤抖的捧着十块散发着浓郁灵气的灵石,老眼湿润的喃喃自语道。当然,对于叶炫的大恩,拉姆不敢相忘。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是死追随少主的脚步!毕竟,能随手扔给自己十块蕴含强大能量的能源晶石,又是神秘的修真者,值得他追随!嘤”一处豪华的房间中,突然传出一声嘤咛声,随即,长有一副犹如羊脂玉一般晶莹剔透俏脸的鲁丽娜缓缓的张开双眸,迷茫的看着四周。“丫头,你醒了?”鲁卡西看到鲁丽娜终于醒来,连忙走到床前,一脸溺爱的拉起鲁丽娜的小手,轻声道。“哥哥?我怎么了?

鲁丽娜眨巴着蓝莹莹的一双美目,有些迷糊的问道。“没事了丫头,你醒来就好”鲁卡西揉了揉鲁丽娜凌乱的金发说道,鲁卡西并不打算告知妹妹之前发生的事情,她这个年龄,应该是活在快乐当中。“哦”鲁丽娜眼中闪过一道异光,点点头没有问什么。叶炫和少皞祁救出鲁丽娜之后,没有等鲁丽娜醒来,便直接离开了鲁拉菲家族城堡。五十三号大道,这里是拉斯维加斯最龙蛇混杂,最为混乱之地,杀人放火,当街强*奸等等之事,频频发生。鲸鲨帮,在五十三号大道这一带,算是一个大帮派,帮众越有两百多人,已死的刀疤,便是鲸鲨帮的一个堂主。“祁少,难道你所说的约定,和这什么鲸鲨帮有关系不成?”叶炫看着眼前奢华大气的大楼,疑惑的问道。“鲸鲨帮仅仅是一个小虾米,它身后真正的实力,就算是我,也并不怎么清楚”少皞祁轻声说了一句后,顿了顿又说道:“不过,要是没有猜错,其中应该和欧洲教皇有关!”教皇?叶炫心中一颤,那可是相当于元婴期的超级高手,是地球上现在为止,最为强大九大高手之一,而且,不久之前,

叶炫还见到过!“此话怎讲?”叶炫剑眉一皱,好奇的问道。少皞祁双眸中闪过一道冰冷的异芒,淡淡的说道:“因为,那个女孩子的灵魂”“灵魂?”叶炫更加疑惑了,怎么又和那个女孩的灵魂有关了?“没错,就是因为灵魂!”少皞祁点点头道:“梵蒂冈教廷,信仰天使,其最重要的便是虔诚度,而决定虔诚度的主要原因,便是灵魂的纯洁度!”“也就是说,我之前遇到的那个女孩,其灵魂最为纯洁,毫无杂质,这种体质,不管是教廷还是黑暗议会,都是最珍贵的存在,因为,他们可以把这种纯净的灵魂收集起来后,以一种玄奥的方式沟通天堂,天使就会降下福泽神恩,或者提升他们的修为!”说到这里,少皞祁眼中闪过道道冰冷的寒芒,让周身空气瞬间变的更冷。“你的意思是说,教廷这种仁慈,博爱的世界性组织,其真正的本质竟然是这么肮脏?剥取无辜之人的灵魂,献祭给所谓的天堂,得到他们想得到的宝物?

”叶炫听了少皞祁的讲述,心中不禁一寒,失声惊呼道。“仁慈?博爱?”少皞祁一脸的讥讽和嘲笑,双眸中闪过一道寒光,摇头道:“那只不过是哄骗无知而愚昧的世人手段而已,其实,最为肮脏的,便是教廷这种标榜着仁爱和平的组织。记住,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平白无故的好,也没有平白无故的坏,凡事,都有它的目的性和阴暗面!”叶炫了然的点点头,突然说道:“所以说,那个女孩吸引了教廷的目光,然后教廷通过一些见不得人的手段,想要得到小女孩纯净的灵魂?”“没错!”少皞祁身上突然闪过一道骇人的寒冷,眼神冰冷的说道:“当时出手之人,便是鲸鲨帮之人,当时,我的实力还很弱小,根本就无法保护住小女孩,在一群神秘的黑衣人联手攻击下,我身受重伤,最后我通过一些渠道得知,那些黑衣人,应该就是教廷的暗势力——仲裁所之人”“仲裁所?”叶炫发现自己此刻的见识是那么的浅薄,

几乎什么都不清楚。“和教廷几乎同等级别的势力,不过教廷在明,而仲裁所在暗,凡是教廷不好出面解决的事情,仲裁所就会出动,仲裁所残忍无情,甚至是杀戮机器,凡是有威胁到教廷之人或者势力,他们都会以各种借口以雷霆手段,残忍毁灭。”叶炫眉头微皱,没想到那个看起来仁慈而平和的教皇,竟然是这样一个势力的头儿。“对了,那个小女孩的灵魂是不是已经被教廷收走了?”叶炫突然心中一动问道。闻言,少皞祁眼中闪过一道骇人的冰冷光芒,其身上猛然爆发出一股惊天杀意,随即一脸漠然的说道:“死了,就死在我的面前,灵魂也被收走!”“这些畜生!”叶炫不禁怒骂一声,对教廷的第一印象,彻底变成灰白,他能感受到少皞祁心底的杀意和愤怒,可想而知,当时情形是多么的残忍。“没错,他们都是畜生!”少皞祁认同的点点头。两人一边走一边交谈着,很快,便来到了豪华大厦前。“鲸鲨帮的总部就在这里面,

我们进去吧”少皞祁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大厦,语气淡淡的说道。叶炫点点头,没有说什么,跟随少皞祁走进了大厦。“站住!”就在两人走进大厦之时,突然从阴暗走出两位大汉,一脸冷淡的说道:“闲杂人等,滚远点!”闲杂人等,滚远点?好嚣张的看门狗!“真的要滚吗?”少皞祁点起一支劣质香烟,享受似的吸了一口,古怪的看了一眼两个嚣张无比的看门狗。“怎么,难道需要我们教你滚吗?”这里可是鲸鲨帮的地盘,谁敢来这里闹事?一脸横肉的保安张开血盆大口横眉冷眼的怒视着少皞祁和叶炫冷喝道。“不用,我教你们吧!”少皞祁屈指一弹,刚点燃的香艳划过一道弧线,快速而精准的弹入刚刚冷喝之人,随即身子一闪,不由分说一脚踹在另外一位大汉的肚皮上,砰的一声,直接被踹飞,砸在不远处的珍贵盆景上,顿时头破血流。“走吧,叶少”少皞祁若无其事的抬起脚,从旋转玻璃门走了进去。“啧啧,帅!”叶炫看了一眼被少皞祁踹飞的两人,啧啧两声,而后也跟着走了进去。鲸鲨帮总部,又岂是泛泛之地?这里到处都是监控摄像头,

一旦发现不对劲,整个保安系统会第一时间知道,从而行动起来。当少皞祁以霸道的姿态,踹飞两人,直接闯进酒店当中的时候,整个大厦的护卫人员,便第一时间得知,随即从四面八方赶过来许多手握电棍或是手枪之人,想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长了雄心豹子胆敢如此放肆,闯入鲸鲨帮的总部当中。“站住,你们两个是什么人?难道不知道这里是私人的地方吗?”就在少皞祁和叶炫踏进大厅当中的时候,最起码有数十个身穿迷彩服,手握电棍火手枪之人,朝着两人围上来。“难道,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客人的?”少皞祁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点燃了一支香烟,一脸戏谑的看着眼前微眯着眼睛,上下打量自己和叶少的男子,开口淡淡的说道。“客人?”那人冷笑一声道:“既然是客人,为什么要踹飞门口的保安?是不是因为拥有一点点实力,便把任何人不放在眼中了?”“这里,是不是开设有赌博之地?”少皞祁猛吸了一口劣质香烟,朝着眼前男子吐去,

随即笑盈盈地问道。“没错!”那人不为所动,淡淡地回答道,眼中却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冷芒。“你他妈的也知道没错啊?老子本来和我兄弟来你们这里想要玩两把,可是,走到门口,却被两个傻逼脑残直接冷喝怒骂,还说什么让我们滚出去?这就是你所说的‘没错’?你们就是这样对待客人的?”少皞祁突然掐灭香烟,指着那人的鼻子,满嘴吐沫乱喷,也不管是否喷满了眼前之人的脸上,犹自怒斥冷喝道。那人眼睛一缩,眼底闪过一道杀机,随即,脸色一变,歉意一笑道:“尊贵的客人,实在是不好意思,倒是我们教导无方,让两位受委屈了!”“靠,仅仅凭一句对不起,不好意思就完事了?那我一把掐死你,让后对你说声对不起,不好意思是不是也没事啊?你他妈的瞪什么瞪?难道老子说错了不成?”看到原本温文尔雅的少皞祁此时粗鲁狂放的怒骂,叶炫心中狠狠的一阵抽搐,暗道自己看走眼了,没想到这货竟然有这样一面啊。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