猥琐的 中年男人

来源:中原清风 2018-11-11 08:36:15

猥琐的中年男人,是“油腻”中的老油条,“狗日”年龄的骚公狗。

昨天,转发了姜文“狗日的中年”。

联想到冯唐笔下中年男人的“油腻”,在“油腻”与“狗日”之外,还影影绰绰潜藏着“猥琐”。

今天,我们就聊聊“猥琐的中年男人”。

我说的“猥琐的中年男人”,不是一竿子抡倒一大片,只是男人中的个别与“特例”,顶多只是“一些人”的猥琐,是“油腻”中的老油条,“狗日”年龄的骚公狗。

猥琐的中年男人,老辣,率性,尴尬,无奈,装逼,颓废,油腻,圆滑,世故,骚情。他们有贼心无贼胆,有贼胆无贼本事,有贼本事又不敢赌下半辈子,走一步摸摸裤裆,就担心那玩意儿掉了,绝对绝对不会对谁谁谁负责!

猥琐的中年男人最突出的“猥琐”是嘴贱,嘴像猪八戒的猪唇,能贱得见到白菜和狗屎都想拱,看见美女或半老徐娘拱得更来劲儿。他总是想占点口头便宜,给“大叔”形象找点乐子。特别是有点“身份”的老帅锅,一看到异性就忍不住扬起猪唇哼哼几声。

猥琐的中年男人跟朋友或是其他同龄人相处,最典型的场景就是饭局,饭局是他们的吹牛装逼的表演舞台。

这种饭局,让女性反胃,让年轻人鄙夷。

饭局上,猥琐的中年男人一件破事儿吹半辈子,逮着服务员的小错就不会罢休,跟人争执起来唾沫四溅,绝对是“猥琐大赛”国字号选手。

如果,整个饭桌都是这样的猥琐中年男人也就罢了,好歹算是臭味相投、没影响别人,但大家都深有感触的是,这样的局一旦有女性出现,甜辣卤酸涩荤段子张口就来,一股脑摆上吹牛的台面,他的荤段子比他身上的脂肪还要多,一个接一个,每次都有新段子,快赶上古时候的逼良为娼了。

猥琐的中年男人的另一个拿手好戏是劝酒,这项被无数人奉为圣旨的“酒桌文化”,他们能够玩得花样百出。

家庭聚餐时,猥琐的中年男人会劝亲戚小孩儿喝一杯,教孩子学着大人说祝酒词,“以后走上社会有用”,小孩子一呛酒,他能兴奋得像孙子;

朋友聚会时,他们以多年友情相挟持,“感情深一口闷、感情浅舔一舔”,倒满一杯又一杯,完全不考虑对方的胃;

同事吃饭时,他们又逼着小姑娘果汁儿换啤酒,啤酒换白酒,“不喝就是看不起我”,还要代表部门去给领导敬酒,陪着领导去给客户敬酒,实在不行再自罚几杯,直把自己灌得烂醉如泥;

猥琐的中年男人,酒局里一看到女人就变成了戏精,酒和酒杯是猥琐的道具,在女人身上摸一把蹭一下,还想涎皮赖脸喝个交杯酒,不揩点油腥死不罢休。

这种猥琐男,往往有点小钱,有点小权,有点经验,脸皮也厚了点,会聊,会装,会哄,会忽悠。这里就不点名了,如在某某圈大名鼎鼎的某甲某乙某丙某丁,台前人模人样,幕后狗模狗样,扒掉一层包装,立马猥琐毕露,明明伸出过咸猪手,还非要表演一出“贼喊捉贼”。

猥琐的中年男人也有“型”,肥胖型猥琐男,和猪八戒有一拼,照屁股上打一巴掌,脸蛋子都会发擅,肚子大得眼看不见脚尖;瘦肉型猥琐男,活脱脱难死画匠,一身骨头架子硌死人,十足的狼风狐骨,还非要装仙风道骨。

猥琐的中年男人不分地位,有的有权有势,有的有名有利,草根如郑州某中年男,年纪半百,竟然每天追一初中女孩,连追一个星期,结果挨了打赔了钱丢了脸。

……这样的场景还有很多很多,这种中年男人不是蠢,而是百分之千的猥琐。

猥琐的中年男人,年轻时社会远不如现在开放,男男女女多数包裹得严严实实,就是把眼珠子瞪烂,隔着豆皮也看不到豆子。哪像今天,街头到处是衣着暴露的美女,别说白花花的大腿,就连酥胸也呼之欲出。

所以,窥视,成了中年大叔最猥琐的表现。也许正应了一句话:没有什么想看什么。

也难怪呀,猥琐的中年男人一晃过了荷尔蒙旺季,只剩恍惚着度着余生。对于男女关系,说得头头是道,段子一个接一个,是人们口中的老司机,尽管这司机这一辈子开车有限,但还是老司机中的战斗机,一点也改变不了他见多识广的事实,各种圈子里,男女妙论永远是拿手话题。

他们好像常年饥渴,一副吃不饱的样子。恰恰相反,他根本吃不下。好多猥琐中年男人的可悲之处在于,想吃,但身体不允许。

猥琐的中年男人,还特别能“装”,在单位同事中装大爷,在上司面前装孙子,在社会上充大尾巴狼,在年轻人面前装成功人士,在大街上横着膀子走,关起门来挖鼻孔抠脚丫子......

其实,正统也好,油腻也好,猥琐也罢,中年男人也很可怜。他们就像一部西游记:悟空的压力,八戒的身材,沙和尚的发型,唐僧一样的絮絮叨叨,还TM离西天越来越近了。

所以,一些中年男人选择了坚持,一些中年男人选择散淡,一些中年男人选择去拽青春的尾巴,一些中年男人选择随波逐流,一些中年男人选择了猥琐......

我想,男人们到了中年,该正经时一定要正经,避免不了油腻时适当油腻,偶尔来一点小小“猥琐”,也算是为生活调味。

坦率地说,我到了狗日的中年之后,也装正经,也油腻,也偶尔猥琐。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