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武将后宫的宫女训练成军纪严明的军队,吴王拜孙武为将军

来源:霞霞呀霞 2018-11-11 09:17:49

伍子胥乘车来到孙武住处,见面之后,恭恭敬敬地作了长揖,带着亲切的微笑问候他的起居饮食,然后取出礼物送给孙武。见孙武高兴的样子,伍子胥又转达了吴王准备聘请他为将军的意思,激励他说:“先生饱学,满腹韬略,弃之乡野,岂不太可惜了吗?”

孙武淡然一笑:“我研究兵法只是一种爱好,并非想借此荣登官场,享受荣华富贵。而且就我个人而言,我是一个拙于辞令的人,怎能担当大王的重任呢?”他委婉地拒绝了伍子胥的好意。

不料伍子胥完全掌握了他的心态,并不想强求,以更温和的口气说:“先生的清廉我向来钦敏,您不愿出仕为官也在我的意料之中。不过吴王思贤若渴,一心礼聘先生,如果我将先生的话转达吴王,他也未必相信,反会认为我办事不力。还是先生辛苦一趟,如果您要辞谢,请当大王之面察告。希望先生体谅我的苦衷。”

孙武同意和伍子胥一起前往吴都。一日早晨,孙武正在客馆等候召见,没料到吴王亲自来登门拜访。

见面以后,吴王赞赏地说:“先生的兵法,寡人已经逐篇拜读,实是耳目新,受益匪浅。”

孙武谦谢道:“草野之民,学疏才浅。承蒙大王错爱,实不敢当。”

吴王说:“先生不必过谦,你的兵法确是前所未见,博大精深,但不知实行起来如何,可否为孤王小规模地演练一番,让我们见识见识?”

“可以。”孙武回答。

“先生打算用什么样的人去演练?”昊王问。

“随君王的意愿,用什么样的人都可以。不管是高贵的还是低贱的,也不论是男的还是女的,都行。”孙武自信地回答。

吴王问孙武:“用宫女可以吗?”

可以。”孙武坚定地回答。

吴王大笑道:“先生是在和寡人开玩笑吧?天下岂有妇人女子,可使其操戈习战的?笑话,笑话!”

孙武激动起来,站起来斩钉截铁地说道:“大王如果信得过臣,请将后宫的宫女交给臣,如果不能训练成军队,臣愿受欺君之罪!

吴王即将后宫美女180人交与孙武,把王宫变成了训练场,自己和群臣饶有兴致地坐在望云台上观看。

孙武征得吴王同意后,将吴王的两个宠姬左姬和右姬充作队长,然后要求说:“军旅之事,必须号令严明,赏罚得当。虽然是训练,也是应该有的。请立一人为执法官,二人为军吏,负责传达命令;二人负责击鼓;力士数人,充作牙将,拿上各种兵器,列于坛上,以壮军威!”吴王传令立即在王宫卫队中选用。孙式更换戎装,头戴兜,将宫女分为两队,右姬统领右队,左姬统领左队,全部换上戎装,右手操剑,左手握盾,倒也十分整齐。

准备完毕,孙武宣布命令:“一不许混乱队伍;二不许笑语喧哗;三不许故意违反军令。”然后亲自在场地画好绳墨,布成阵势。命令传令官授予二队长每人一面黄旗,执之为队伍前导,众宫女跟随队长之后,五人为一伍,十人为一总,步伐要整齐,距离要适当。听从军鼓来决定进退,左转右转,寸步不乱。孙武把命令讲完之后,问众官女:“听明白没有?”众宫女们嘻嘻哈哈,参差不齐地回答:“明白了。”

紧跟着,孙武下令说:“听到第一遍鼓时,两队要一齐前进;听到第二遍鼓时,左队要右转,右队要左转;听到第三遍鼓时,所有将士都要挺剑持盾作出争战之势;听到锣声,左队和右队即回复原地。”宫女们觉得新鲜而又好玩,皆掩口嘻笑。

鼓吏禀报:“鸣鼓一通。”

宫女或起或坐,参差不齐。

孙武站起来严肃地说:“约束不明,贯彻得不力,这是将领之过,是我的不对。”遂命令军吏再一次地宣布军法、军令,强调说,如果再有不听从命令的,就要斩首示众。

鼓吏再次击豉。

宫女们倒是都站起来了,但东倒西歪,嬉笑如故。

孙武亲自拿起鼓槌,再次重申军法和军令,并用力击鼓。

左姬、右姬和宫女们看见孙武那副认真的样子,觉得甚是好玩,倚仗吴王对自己的宠爱,更加大笑不止,甚而索性爬在地上不动。

孙武见此情景,心想,如果再不来真的,眼下的局面将难以收拾,我也将贻笑天下。于是两目圆张,大怒道:“执法官安在?”

执法官立刻走上前来,跪下听候命令。

孙武厉声说道:“约束不明,将之过也,既已再三约束,土兵不听从命令那就是士兵的罪过了。军法上是怎样规定的?”

当斩!”执法官回答说。

孙武说:“士兵难以尽诛,可将二位队长斩首示众。”

执法官见孙武发怒之状,不敢违令,便将左、右二姬绑上,准备行刑。两位宠妃见孙武要杀她们,刹时间魂飞天外,号啕大哭,众美女全都大惊失色惶恐不安。

哭声惊动了吴王阖庐,他见孙武真的要斩自己的两位宠妃,忙派人急驰校场,命令孙武道:“寡人已经知道将军用兵的能力了,但左右二姬甚合寡人之意,如果二姬有所不测,寡人将食不甘味,请将军赦之!”

孙武坚定地回答说:“军中无戏言。臣已授命为将,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如果我徇私而释放有罪者,何以服众?”命令左右:“速斩二姬!”然后将二姬之首示众。

孙武另选二位宫女担任队长,继续鸣鼓操练。宫女们个个打起精神,再不像刚才那样嘻嘻哈哈,嬉闹无常。全场肃穆异常,一鼓起立,二鼓转侧,三鼓合战,鸣金收兵。左右进退,回旋往来,皆合规矩,毫发不差,自始至终,并然有序,寂然无声。

孙武派遣一位军吏,向望云台上的吴王报告说:“训练已经完毕,请大王亲临检阅,这群女兵已可以听命于大王,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由于宠妃被杀,吴王的心中甚是不快,但又不便发作,只好强忍怨气,对军士说:“你去告诉孙武,他很辛苦,回去休息吧,我也不想去检阅了。”

坐在一旁的伍子胥连忙躬身说道:“臣曾听说过,军中最重要的是军律,军律不严明,兵法就无法执行。戏而起兵,没有不失败的。希望大王前去检阅,成大业的人不能偏执于儿女私情,请大王明察。”

吴王听了伍子胥的一番谏诤后,顿然醒悟,于是率领群臣前去检阅。宫女们娇艳的面庞,此时却变得十分严肃,君王驾临,仍然目不斜视,全神贯注地听着孙武的号令,动作协调一致,丝毫不敢苟且,真的变成了一群军纪严明,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的勇士了。

检阅完毕后,吴王带着孙武和伍子胥来到王宫,连声夸赞道:“孙先生今天看到您优异的表现,真是钦佩之至,不愧为难得的将才啊!”

孙武先是向吴王谢罪,接着便申述杀姬的理由。他说:“令行禁止,赏罚分明,这是兵家最基本之法,为将治军之通则。用众以威,责吏从严,只有三军遵纪守法,听从号令,才能克敌制胜。”听了孙武的一番解释,吴王怨气消散,便丢掉杀姬之恨,拜孙武为将军。在孙武的严格教导下,吴军很快便成为一支纪律严明,训练有素的部队。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