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天时间才到关下,徒步进城,栓马关虽名为关,其实是一座大城

来源:历史的乐闻 2018-11-11 09:19:22

五天时间才到关下,徒步进城,栓马关虽名为关,其实是一座大城,城中常住人口十数万,加上南来北往的商贾旅人,人口至少在二十万以上,极为热闹,城中果然有一家四海客栈,老店了,规模极大,于异便包了一个单独的小院子,自己和彭越各住一间,给白道明六个留了三间。但白道明一直没出现,头几天,于异还呆得住,过得十几天,于异可就有些不耐烦了,等到二十天上头,他便如热锅上的蚂蚁,无一刻安歇,心中更是疑神疑鬼:“这白老儿不会不来了吧,难道什么七鬼面就是个挂羊头卖狗肉沽名钓誉的,可也不对啊,这么半途子甩了,没钓到誉,反是会砸了牌子啊,应该不会这样,可怎么还不来呢?”想把这个疑惑跟彭越说,却又开不了口,说起来他是白道明的师侄,同门呢,关系比彭越可近得多,他这么怀疑白道明,不是给自己脸上抹黑吗?不过彭越似乎比他有信心得多,等了几天,便卖了几本书来读,竟是不急不燥,这就是修养啊,可于异就算想学也绝对学不来的。

白道明不来,而算算行程,使团却应该是快到了,于异便每天出关去看,这天飞得远了一点,飞出有两百来里,只见前面来了一支军队,队伍拉得极长,怕不有两三千人,中间还有马车,于异眼光一亮,想:“听说北蛮的使团是有禁军护送的,看这些军兵,盔明甲亮的,全不似边军那种破破烂烂的穷酸象,莫非便是那话儿来了?”他不敢直接飞过去看,即是护送使团的,内中必有高手,他有风翅,到是不怕,可也不想打草惊蛇,便落下地来,运起咒影术,将自己咒成了一只大黄狗,伸个懒腰,便在路边树荫下趴下了,那模样,真如一只躲荫的狗儿。这支军队虽然全是骑兵,走的却并不快,好一会儿才到近前,于异装出受惊的样子,跳起来躲到一边,果然就没人注意他——谁会注意路边的一条野狗啊。禁军都是从良家子弟中精挑出来的,个个身材高大,面相端正,再配着高头大马,崭新的盔甲武器,一路开过来,极为威风,至少看起来是这样,于异冷眼瞟着,却只是撇嘴。

他曾听人说过,朝庭真正能打的,不是花大价钱养着的禁军,而是穷得叮当响的边军,边军打禁军,一个可以打三个,甚至可以打五个,他先还有些不信,这会儿亲眼看见,再不怀疑,这些家伙看起来威风打眼,却是没有半分杀气,就一堆绣花枕头。前面五百禁军打头,中间十余辆马车,围在马车前后的,却是一伙蛮兵,约有四五十人,蛮兵极好认,都剃一个半光头,只留着顶心一撮头发,却又不结髻,而是织成小指粗的辫子,多的数十根,少的十数根,有的还在辫子上系上几个野兽的骨头牙齿做装饰,这些蛮兵应该也是挑出来的,个个牛高马大膀粗腰圆,配着那一脸凶悍之气,到比旁边的禁军更吓人。于异看了,心下暗暗点头:“都说蛮夷凶悍好斗,果然如此,这些禁军若跟他们打,四五个只怕真未必打得过一个。”又去看那些蛮兵背的弓,蛮夷几乎人人能射,这些蛮兵也自人人背弓,有的背上背了一壶箭,有的却背了两壶甚至三壶。“据说魔界巫灵箭威力不在雷箭之下,却不知这些人背着的,是不是巫灵箭。”

于异心下凝思,只是隔得远了,感应不到灵力。妖魔鬼怪,是人类的大害,其实对蛮夷来说,也是一样,无论北蛮还是西夷,都深受妖魔之苦,苦处甚至还远在九州人类之上,因为他们僻处偏远,人越少,妖魔鬼怪也就越多,而佛道不倡,除妖捉怪的也少,虽有巫门,到底远不如佛道倡盛,区区几个巫师,相对于庞大的魔怪群,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象西夷有十三魔窟,北蛮有九天十地十大魔境,这都是魔怪扎堆的地方啊,在九州人界,哪会容得妖怪如此猖厥,但蛮夷之地没办法,大股的魔怪只好纳贡称臣,但荒野山泽之中还有单个的呢,蛮夷也向九州之人学习,请巫师画了巫灵箭,以对付单个或小股为祸的妖魔精怪,巫灵箭功效不在雷箭之下,而蛮夷善射,效果更好,反到是较为有效的压制了妖魔的壮大,不过妖魔祸害减弱,蛮夷势力便反过来增长,以前的神魔大战,几乎都是神魔裹胁着蛮夷各族入侵九州,但上一次神魔大战,却是蛮夷当先,魔怪胁从,几乎是反过来了。

所以就九州之人来说,对妖魔之类是又爱又恨,在九州之类为祸的,当然是恨了,但若是为祸蛮夷的,却反是喜欢,只恨不得各大魔境魔怪越多越好,最好是把所有蛮夷全都吃光,便吃不光,全抓做奴隶也行,便就不会入侵了,只不过这种想法其实也有偏颇之处,妖怪若真是强大到能把蛮夷一扫而光了,岂不是又要入侵了,再来一次神魔大战?可真正受害最重的,还是人类啊。不过于异最大的兴趣不在巫灵箭,而在蛮兵围着的那十几辆马车,可以肯定,北蛮使臣忽牙喇必然就在其中的一辆马车上,而那份让彭越白道明几个暴跳如雷的卖国和约则肯定就在忽牙喇身上。于异心中忽地起念:“白老儿挂羊头卖狗肉,放几句大话甩手不来了,如其等他,不如我自己动手,悄悄摸进去,杀了忽牙喇,夺了和约?”于异这一起念,便不可抑制,他又是个胆大包天的,全不知一个怕字怎么写,不过到也不至于莽撞到直接就这么冲上去,护送的禁军中必有高手,这么硬冲,只除非是柳道元复生,便换了白道明也没这个本事,至于他就算了,绝对冲不到忽牙喇车前,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且待天黑。”

于异心中打定主意,便懒洋洋趴在地下,看着大队过去,又随后跟着,一只狗跟着,他又把灵力尽数收敛,自然不会有人注意。不到天黑,大队便在一个小镇外停了下来,忽牙喇住进镇中,禁军分成三股,两股前后围住小镇,另一股在忽牙喇所住客栈周围又围了个圈子,护卫得水泄不通,便是小镇居民进出,也要检查,忽牙喇所住客栈周围更是全部清空,不许人靠近。于异趁个空子溜进镇中,到忽牙喇所住客栈边上一看,一圈儿禁军围着,大圈之内有小圈,一个个禁军持枪跨剑,站得笔挺,忍不住暗骂:“便你爹也没护得这么精心吧。”围着客栈转了一圈,找着了一个狗洞,且不进去,在旁边屋后呆了一阵,一直到三鼓过后,人声渐稀,这才爬起来,悄悄从狗洞里钻进去,才一露头,便觉一股灵力扫上身来,随后便闻倏的一声,竟是一箭当头射来。

而且是雷箭,其声呜呜,隐带雷音,快得异乎寻常。于异钻进来时,全身罡气收敛,手脚放轻,自信不可能露出破绽,巡守的禁军即便看见了他,应该也只当他是一条狗,可这样还是当头一箭,只说明巡守禁军的谨慎——鸡犬禁入,更莫说人。于异脑中电闪,这时无论进退,都会露馅,真正的狗,绝躲不开这一枝雷箭,能躲开的,那就不是狗,而是狗妖了,禁军自然会追杀到底,当然,他若就此收手,展翅远遁,自信也没人追得上他,可这一跑算怎么回事,这一天功夫岂非白耽搁了,他绝不甘心,即不能偷偷进去,那就硬闯一下喽,一时豪气上扬,爪一抬,随手拨开雷箭,身子同时前纵,爪随身起,一爪抓向那禁军。那禁军有点儿功夫,较之于异却还是远远不如,而且正如于异猜测的,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