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门老祖刚想开口,苍天弃却挥了挥手,毫不客气直接将其打断

来源:狂风景雨 2018-11-11 09:00:54

一剑门老祖刚想开口,苍天弃却挥了挥手,毫不客气直接将其打断。“如果我有实力,今日,你们在场所有三宗修士,包括我炼器门的叛徒,休想有一人成功离开这里,我会拉着你们一起陪葬!”此话,带着强烈的杀机,就连其目光中,都爆出了实质性的杀意,因为这话,是自苍天弃内心的真话,一点都不假。三宗修士以及炼器门的叛徒,一听此话,脸色无一不是一变,哪怕是三宗老祖也不例外。不过,这一次三宗老祖,却没有任何人开口。苍天弃,则是自嘲的笑了笑,笑得有些凄凉,有些无奈。“但是,我没有那个能力,没有到最后关头,师尊不想插手南域之事,按照他的意思,修士之间为了利益,打打杀杀太过平常,他早已习惯,不然,没有争斗,没有厮杀,以修士的寿命,整个修真界早已遍地都是修士。”“作为弟子,我无权去干涉师尊的决定,事已至此,是师尊的最后底线,我奉劝你们,最好不要越过。

我其实真的很希望你们能越过师尊最后的底线,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拉下你们三宗来陪葬,但是,剩下的炼器门弟子中,还有我的朋友,还有我尊敬的长辈,我不想他们死去,所以,也不想你们越过最后的底线。希望你们越过,又不希望你们越过,的确让人很矛盾。”“至于你们所说的火灵体,没错,曾经我炼器门是出了一名身具火灵体的女子,她是我的好友,给予了我很多帮助,但我现在不知道她身处在何方,相信你们同样也不知道,或许早已被转移到了不为人知的安全之地,今日就算你们铲平了整个炼器门,也不一定能找到她,就算能找到,谁要是动她一根汗毛,我会不顾性命与他拼命,这一点,我苍天弃说到做到!”“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你们想做出任何选择,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现在,我只想说,你们执意要继续动手,那就赶紧。害怕了,就立刻给老子滚,老子耐心已经到了极限!”

“不要再来试探老子,老子没有那个心情了,十息之后,凡是没有离开广场的,老子会挨个挨个的杀!并且是从你们弟子开始杀!老子要你们三宗更多的人来陪葬!相信我,老子说到做到!”苍天弃的面部表情,没有了之前的得意,也没有了嚣张,有的,是暴走边缘的愤怒,甚至,连他的面容都变得狰狞了起来。他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拖得越久,越容易露出马脚,与其继续这样拖下去,他选择直接将军!话音落下,三宗修士一阵骚乱,而苍天弃,却并没有给他们任何时间,直接开口数起了数!“一!”一字一息!“二!”“三!”“四!”苍天弃身后,芸萱以及古媚儿同样也是如此,不同的是,芸萱还留下了一记后手,一记自己能够有权自杀的后手!一旦失败,她绝对不允许自己再落入血杀殿老祖的手中,她宁可身死,也不想受到侮辱!三宗弟子,控制着自己法器的同时,不少人将目光落在了自己的老祖身上,而三宗老祖。

这一刻纷纷看向了对方,眉头紧皱,嘴唇微动,相互之间传音了起来。“五!”“六!”当苍天弃数到六时,一剑门老祖目光一凝,对身后的一剑门掌门使了一个颜色,后者会意。“一剑门所有弟子听令,回宗!”随着一剑门掌门的声音落下,一剑门弟子,凡是达到筑基的,身体缓缓升空,未达到筑基的,则是踩上了自己的法器,同样升空离开了广场。当苍天弃数到七时,寒冰谷弟子在老妪的示意下,也离开了广场。当苍天弃数到八的时候,血杀殿老祖一甩衣袖,压制着心里的愤怒,同样让身后的血杀殿弟子升空离开了广场。当苍天弃数到第九的时候,三宗老祖也离开的广场,身体悬空。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之上突然爆出了一阵强光,紧接着,一面巨大的金色令牌,突然从天而降,狠狠的砸在地面,地面龟裂,金色令牌直立。突如其来的一幕,不仅让准备离开的三宗修士心里一惊,同时,也让炼器门的弟子脸色大变。

哪怕是苍天弃,心里也咯噔了一下,但是,他却并没有表现出来半点,因为越是到最后关头,越不能有一点的闪失,既然开始演了,那就要演到最后,不然,会前功尽弃!目光一凝,他朝着着砸在广场上巨大金色令牌看了过去。令牌通体金色,略有宝光散,正面有着一个黑色的“商”字,反面则是凡人世界里的各种珠宝,最大也是最显眼的,是一个金元宝!站在苍天弃的角度,只能看到正面的一个大大的“商”字,至于反面的各种珠宝,他无法看见。不过,令牌虽吸引人,但更吸引人的,还是在令牌之上!因为,在令牌之上还站着一人,此人全身笼罩在金色长袍当中,看不见容貌,同样也无法知道其性别。他的出现,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包括即将离去的三宗修士。“少主有令,炼器门不可灭,三宗好自为之。”女子清脆的声音,从金色长袍之下传出,声音落下,女子朝着下方苍天弃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随后身体消失不见,如同她来时一般,诡异莫测!

原地,只留下了那块巨大的金色令牌!当众修士从震惊当中反应过来时,那直立广场的巨大令牌突然爆出了一阵强光,紧接着,令牌碎裂成四块,化为了四块金色令牌四散而开。一块悬空漂浮在了一剑门老祖生前。一块悬空漂浮在了血杀殿老祖生前。一块悬空漂浮在了寒冰谷老妪的身前。还有一块,则是悬空漂浮在了苍天弃的身前。“这是……”三宗老祖脸色无一不是一变,连忙一把将身前悬空的令牌抓在手心,仔细检查了起来。一检查之下,三人的身体纷纷一震,目光当中带着前所未有的惊骇,而金色的令牌,却在他们的手中化为了点点金光,消散一空!他们三人手中的金色令牌并不是实物,之所以会出现在他们三人的身前,三人心里清楚,那是对方想让他们好好检查一番令牌到底属于哪股势力,也可以直接说,是在对他们出警告。苍天弃,同样一把将身前的悬空的令牌抓在了手中,并且对令牌进行了仔细的检查。

不过,此令牌他并不认得是何物,故而脸上没有露出像三宗长老那样惊骇的表情,有的,仅仅是眉头微微一皱,眼底露出了疑惑。还有一点与三宗老祖不同,苍天弃在仔细检查了手中的令牌之后,令牌依旧是令牌,并未化作灵光消散一空。这一块金色的令牌,居然是实物!这一幕落入三宗老祖眼里,立刻让他们的眼里同时露出了羡慕,这羡慕,明显是冲苍天弃手中的金色令牌去的!但这却不是主要的,三人眼里更多的,竟然是忌惮,对苍天弃的忌惮,而并非之前的顾虑。深深看了苍天弃一眼,这一次,三宗老祖居然没有了丝毫犹豫,带着门人子弟,立刻离开了炼器门,甚至连他们此行的主要目的,有关火灵体李思涵的事情,都丝毫没有再问!片刻间的工夫,三宗老祖身影消失在天际,三宗弟子的度,虽然不及自家老祖,但在疾行之下,也如同一片乌云一般远去。看到这一幕,炼器门所有修士,包括黎述在内,全都松了一口大气,当他们反应过来时,自然第一个想到的。

就是这次炼器门大劫扭转乾坤的苍天弃。而当他们把目光投向苍天弃时,苍天弃的身体却微微一晃,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这一幕,让所有炼器门修士脸色大变,芸萱反应最快,一把将苍天弃搂在了怀中。“怎么回事!!!”所有炼器门修士大急,其中包括黎述在内,立刻以自身最快的度冲了过去!他们的心里,都十分疑惑,为何前一刻还好好的苍天弃,此时怎么会晕过去!“是谁暗中偷袭?”“不要放松警惕!三宗修士走了!外面还有不少散修!”不少修士心里都认为苍天弃被偷袭了,黎述更是下令让剩下所有的炼器门弟子将苍天弃所在的这片区域保护得密不透风!他们并不知道苍天弃因何昏迷,只有此时抱着苍天弃的芸萱,心里多少猜到了一些。因为,她裸露在衣衫下的肌肤,明显感觉到了苍天弃的整个后背都已经被冷汗打湿。她无法想象,要承受多大的心理压力,才会让整个后背都湿透。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