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其中一些人或许在作战时勇敢

来源:小澳历史说 2018-11-11 09:16:16

昭叹息道:“本来约你去乘坐火车,那可多好,为何偏偏来这风月之所?”心下却琢磨,这袁月仙,不会被红娘收买成高级间谍吧?她的消息来源怕就海了去了,虽然现在看情形不像,但只怕迟早的事儿。带自己来这儿,反倒令自己不能动她了不是?小丫头片子,整天跟自己动心思,难道自己在她眼里,现在成了恶人?想想也是,自己斩杀了多少太平军?在一些人眼里,自己的顶子自然是太平军鲜血染红。可太平军,终究代表不了先进的生产力,对社会起到的是阻碍破坏的作用,他们其中一些人或许在作战时勇敢,

可歌可泣,却也仅此而已,若被其得了势,对中华文明之危害只怕史无前例。就算蛮族入关,还知道学习中原文化,可太平军,却是一种利用西方宗教畸形的神权制度,甚至有人将与太平军之战称为中西宗教战争,此说虽然过火,却也不是很荒唐,有一定意义上的道理。只是这些话,却也不必跟红娘讲,她就算对自己有了芥蒂,也只是因为自己行事云里雾里,令她摸不着头绪,至于太平军,她从来就没有抱好感。品了口茶,叶昭摇头叹气,好像很无奈的样子:“这全天下,唯一一个能令我头疼的,就是你了,打不得骂不得,哄着疼着怕被别人欺负,可转头,就是要跟你唱反调。”苏红娘扑哧一笑,虽然他是在装模作样,可好像还真是这么回子事儿,白了他一眼,道:“你大可抓了我就是。”叶昭心里一荡,

笑道:“等被你逼急了真抓不得你吗?”苏红娘拿起茶杯品茶。叶昭摇摇头道:“本来预备第一次坐火车,可偏偏你就不去,现今广东一地发展,日新月异,你说如此下去,民众安居乐业,有何不好?”苏红娘却指了指窗外隐隐约约的灯红酒绿,道:“这与以前又有何不同?”叶昭心中一晒,果然,不跟自己去坐火车就是为了揭露自己治下的“黑暗面”。笑道:“事情总要一点点来,最起码在广东,谁都有吃口安乐茶饭的希望。你以前造反为什么?还不是为了手下弟兄们都有口饭吃?人人有饭吃,好似是你的理想,但说句不好听的,又何其渺小?将来你自然会知道,你我谁错谁对。”苏红娘默然了一会儿,

突然道:“我现在,有些怕你。”叶昭刚端起茶杯送到嘴边,一口茶水就喷了出来,一脸无辜的抬头看着红娘。苏红娘笑了笑,却缓缓道:“是真的,我时常在想,你同我最初认识的叶昭是同一个人吗?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你?你到底想要的是什么?越想越是糊涂,越想越想不明白。”叶昭慢慢放下了茶杯,道:“想不通就不要想,有时候,作人应该简单些。就好比你我,我只知道,你就算一辈子做女反贼,我也会保护你、疼惜你,我是好人也好,是恶人也罢,你终究是我的老婆。”苏红娘默默不语。琴声渐渐止歇,袁月仙眨着眼看着二人情形,也不待红娘说话,就十指轻抚,天籁般的琴声又起,却如高山流水,欢快了许多,令人心境也为之一松。叶昭微微一怔,这月仙姑娘,倒是有几分慧根。琢磨了一会儿,叶昭道:“今早些休息,不要乱想,明日跟我一起去佛山,仅仅图示怕有失偏颇,你总要给他们讲解一番。”

门外,有人轻轻叩门,是巴克什的声音:“公子,香港急电。”“进来吧!”叶昭微微蹙眉,知道,定然不是什么好消息。巴克什很快捧着电报纸进来,目不斜视,将电文呈给叶昭,又退了出去。红娘见叶昭看电文眉头却越蹙越紧,关切的问道:“怎么了?”叶昭没吱声,电报是霍尔律师发来的,言道运送造船机械的船队在新嘉坡与人起了争执,几名船长被关押,船队也被扣留不许离港。这事儿,怕不是表面看起来这般简单。叶昭琢磨着,将电文递给红娘看。第五十六章压马路也中枪?第五十六章压马路也中枪?

“算啦。”叶昭低声说了句。立时就有侍卫走过去,在正欲给那中年汉子上手铐的黑衣巡捕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又亮证件给那巡捕看,小伙子巡捕马上态度恭谨起来,讪讪收了手铐,又回了自己的座位。“谢兄台!在下梁坤。”中年汉子遥遥对叶昭拱手,他目光倒是犀利,早注意到了叶昭是话事人。叶昭对他笑了笑,转头对红娘道:“我话还没说完,杀过人也不见得是坏人,就算坏人吧,她还是我老婆啊。”更笑道:“老婆,我的话什么时候在你心里这般有分量了?”被识破吧,他还偏偏要说出来,苏红娘瞪了他一眼,自不理他。……此时新嘉坡一座豪宅内,时大官正哼唧唧斜躺在西洋沙发椅上,

茶几对面是一位瘦长脸目光阴阴的中年人,正是时大官的二叔。时大官从广州回来后就落了病根,怕光怕水怕女人,整日躲在房里哼唧。时老二没有子嗣,视他如已出,比时老爷更溺爱时大官,看着侄子惨兮兮的模样,时老二阴声道:“你就放心吧,两广总督若不治那周京山狗官的罪,若不把那小娘们吞咱的财物吐出来,再治得她服服帖帖的,这造船厂他就别想起来!这事儿没完!”时大官无神的双眼突然就有了神采,猛地坐起来:“二叔,你,你说的是真的?”时老二阴着脸道:“不错,那小娘们叫金凤是吧?个把月,你等着她进门!”时大官目光炙热,想起那小女人的小媚态,咽了口口水,突然又有些畏缩的说:“可是爹爹他……”“你不用管他,越老越怕事。”时老二见侄子有了生气,心里一叹,看来,是相思病啊!“谢谢二叔!”时大官坐正身子,突然就好像充了电,来了食欲,对外面喊时老二捻须微笑,阴阴的眼神里多了一丝祥和。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