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身患重病,几番险度“鬼门关”,请求家人放弃自己

来源:亿哥社会君 2018-11-11 11:24:51

少年身患重病,几番险度“鬼门关”,请求家人放弃自己

朱晨昊今年16岁,来自于山东省东明县郭庄村,家境贫寒,父母均是以务农为生,除了他,家中还有一位88岁的奶奶和一个10岁的妹妹,一家人的日子过得紧紧巴巴,生活起居全部都要精打细算。

朱晨昊一家人住的房子已经老旧不堪,几十年的风雨摧残使得房体上裂缝遍生,风雨飘摇。在这一家人还没有遭受磨难的时候,他们最大的愿望就是靠着自己省吃俭用攒下来的钱去盖一个新房子,所有人都能住在温暖舒适的环境里。

2014年,朱晨昊被确诊患有限制性心肌病和缩窄性心包炎,这个噩耗击溃了这贫苦的一家人,但是看着眼前虚弱的孩子,父母亲说什么也不忍心置之不理。在刚被确诊的时候,医生建议家人尽早给孩子做心脏移植手术,治疗费用保守估计需要50万。而年收入仅有3万元左右的家庭,又如何能负担得起如此高额的费用。

为了省去住院时多余的开销,无奈之下,朱晨昊的父母只得把他接回到了家中进行保守治疗。在4年期间里,朱晨昊就一直在家与医院之间来回奔波着,一直持续到了2017年的9月份,朱晨昊又因为剧烈头疼被送进了医院。医生的检查结果显示,朱晨昊的脑组织已经大面积的死亡,心肌病引发出了脑梗。在经过20多天的治疗之后,病情才几近痊愈,但是这一次的治疗也让这个本就拮据的家庭花光了所有的积蓄,看到父母亲为自己操劳奔波的样子,朱晨昊在充满愧疚的同时也对自己的身体状况产生了排斥心理,他不想要再继续治疗下去,想让爸爸妈妈放弃自己,把剩下的钱拿去照顾妹妹。但是父母却只是沉默着摇头,让他不容拒绝。

在2018年的5月份,朱晨昊因为心脏纵膈内淋巴结肿大去到医院做检查,再次花光了好不容易借来的2万块钱。正在为钱发愁的父母偶然一次听说药物临床试验,只要参加就会有补助,于是他们不顾朱晨昊的阻拦,一起前去参加了这个实验。

事后的朱晨昊回想起来说,在那一刻,他感觉自己是最无助的人,害怕父母会发生意外,但又因为钱而没办法把他们拦住。这一幕深深的烙印在了少年的心里,从这时起,他心里就只有一个念头:“如果自己能够痊愈,长大后一定努力赚钱孝敬父母”。为了补贴家用,病情好转后的朱晨昊偷偷的去到了理发店做起了学徒,但是令他没想到的是,在上班的时候直接发烧晕倒在了店里。这让他更加厌恶自己的身体,他又想放弃了。

在今年的8月份,朱晨昊再次来到了医院,剧烈的咳嗽使他张嘴说话都费劲:“我感觉到这一次我病得更严重了。”朱晨昊其实很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他知道这样下去自己活不久,但是害怕自己死去之后没办法给父母还有奶奶尽孝,于是在出发来医院之前,他强忍着身体的不适给年迈的奶奶洗了一次脚,还承诺自己一定去医院接受治疗,也会常给奶奶打电话,保持联络。

只是上天并没有打算给这个孩子一次机会,去到医院后,医生拿着朱晨昊的病情检测结果告诉他的父母说:“如果想让孩子活命,要马上进行心脏移植。”于是,几经周折,他们还是要拿出50万去给孩子治疗 “妈,我知道咱们家没有那么多钱,要不然就别治了,好不好?”朱晨昊已经不知道自己重复了多少遍这句话,但是得到的只有父母的沉默。痛苦的折磨经常让这个少年感觉到浑身乏力、呼吸困难,但是他却从来不会在父母面前说自己难受,甚至当20多公分长的导管插进他的颈静脉的时候,妈妈早已在旁边泪流满面,他也只是捏了捏妈妈的手,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医生说,朱晨昊的病情到了如今这个地步,随时都有可能猝死。于是,妈妈孙秋丽和自己的丈夫从此再也没敢睡一个安稳觉,时不时从梦中惊醒,然后赶紧去探一探躺在病床上的儿子“我特别害怕他在我睡着的时候就离我而去了”孙秋丽的丈夫难以入睡,每天晚上都在翻看着一张张的账单,连连叹气。他心里明白,自己现如今债台高筑,已经没有人愿意再把钱借给他了。但是如果没有钱,那么他的孩子势必会走向死亡。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