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正王朝中康熙决定圈禁十三的时候,为什么把帽子摘了又戴上!

来源:当初的那份情 2018-11-11 11:31:50

作为一个皇帝,你不能在官员和人民面前展示你的喜怒哀乐,因为你不仅应该为世界树立一个光荣而开放的形象,还应该避免那些善于观察和判断你内心真实想法的人。康熙这个时候不是这样吗?尽管康熙是个皇帝,但在他脱下龙袍和皇冠后的晚年,他还是一个普通的老人。哪个老人不喜欢看到他身边的儿子听话、友好、团结,他们的孙子们跪着开心、开心、开心?但是康熙之前的场景是什么?这是一个有着相同根源的兄弟姐妹,但是因为你为之奋斗的王冠,你甚至不顾家庭关系杀死了红眼,扰乱了韩国政府。以前,他竭尽全力训练尹仁庚王子,但是王子不得不与他的父亲战斗,这伤了他的心。

从表面上看,八皇子尹是个贤惠的人,但实际上他隐藏了邪恶的心。九弟和十弟既不孝顺,也不愿意分担朝廷的忧虑。他们只想聚敛钱财,然后给国家增添混乱。14岁的人诚实坦率,心胸狭窄,经常让他生气。他唯一寄予厚望的两个儿子,只有老四胤禛和老三印相,是他的希望。尤其是老十三音翔,他可以在阿玛皇帝面前用最高的声音喊出“最无情的皇族”,这表明他是真诚的、光明磊落的。印相从小就擅长鞠躬和骑马,对他人慷慨大方,

对任侠英勇,秉持正义,康熙也非常喜欢这个儿子。但是这一次真的没有出路了,他必须残忍地禁止他的“拼命十三郎”圈。因为印相做错了两件事,第一件是帮助尹仁庚王子杀死郑春华,第二件是派遣部队擅自摧毁江夏镇并夺回“关白兴舒”。但是第一件事是印相被王子使用,但是他在最后时刻很仁慈,没有攻击郑春华。第二件事,尽管与目的不符,却是一种贡献。即使江夏镇的屠杀太残酷,也是年羹尧所为,而不是印相所为。康熙为什么要禁止自己的孩子?因为夺取办公室已经进入关键时刻,洞爷湖派对的狐狸尾巴开始隐藏起来。康熙为四弟胤禛的继位铺平了道路,

为了维持朝鲜政府的稳定,也为了避免印相因为被算计而与四弟发生牵连,或者为了找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来保护他,也为了为胤禛磨练一个稳定而坚定的得力助手,康熙也不得不禁止他。所以康熙的心是痛苦和无助的。在发布命令的那一刻,他皱起眉头,用纠结的眼神闭上眼睛,好像他不想看到印相的遥远身影。他害怕心软,舍不得,不能放手,不想让他的大臣和王子看到他的痛苦,所以他下意识地摘下皇冠,遮住脸,并利用这几秒钟尽快吞下苦果。当他再次戴上王冠时,在人们眼中,他仍然是康熙帝,不妥协,才华横溢,他开始痛斥能够控制六人的执事任伯颜,他的言辞一如既往的强硬。

但是没有人知道当王冠遮住他的脸时,他发生了什么。即使是正常的喜怒哀乐也应该保持安静。即使他最喜欢的儿子没有做错任何事,也不能被宠坏和抚养。这是当国王的悲哀。康熙以“暗杀郑春华+摧毁江夏镇”的名义占领了印相。老十三临走时不自觉地摘下帽子,然后拿在手里一会儿,马上又戴上了。我不认为这一幕是导演故意要求的,但是焦黄对人物的微妙描绘,以及焦黄对康熙的微妙描绘,往往不是一个万人之上的皇帝,而是一个普通的父亲,充分展示了康熙晚年面对儿子时的无助和悲伤。康熙之子老三山曾多次称赞他“仁爱正义”,但这一次他因政治因素而被迫禁止并保护他。

康熙明白,恐怕我一辈子都不会看到这个“最孝顺的儿子”。康熙摘下帽子时闭上了眼睛,这代表了他内心的痛苦。他解释康熙的无助,脱下帽子,挡住官员的视线,并尽快消除心中的“悲伤”。事实上,从胤禛的表情可以看出,他想代表“十三哥”说话。康熙摘掉帽子的举动也直接阻碍了胤禛张开嘴的动机。事实上,焦黄饰演的康熙不仅在法庭上脱帽一次,当郭旺愤怒地谴责康熙第一次废黜太子时,他也脱帽一次。通过对这两种行为的比较,

可以看出摘帽子是焦黄康熙所扮演的“情感”的表达。面对王爱犯下的“不教而自杀”的罪行,康熙心里愤愤不平,但他别无选择,只能脱下帽子,用手摸摸脑袋,这是我们“坐立不安,渴望攻击心脏”时的惯常行为。焦黄的康熙不仅是一个皇帝,也是一个普通人,有着普通人的“小过失”。在雍正朝戏剧中,很少有人会坐以待毙,而大多数时候,你就像普通人一样,有着专横而亲切的姿态。如上所示,康熙是一个严肃的康熙,两条腿也不严肃。我不知道。这些细微差别也是雍正王朝使人们感到非常现实并成为经典作品的一个因素。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