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商也不再废话,他没有带春娇,身边没一个依仗,一切只能靠自己

来源:好的诗桃讲旅游 2018-11-11 11:30:43

朱万元又是一愣,随即大小起来:“哈哈哈哈!不愧是首座大人!” 说话间,朱万元从腰间掏出都察院独有的腰牌来,上面留有猪头纹样,并有“三”字。 督造司三号! 果然! 之前春葵说过,十二司中,春坊司和督造司在扬州有势力,今日终于撞上了! 夏商心底一沉,负手偷偷掐算,不觉间已进入大凶之局! 对方明知自己身份,话语中不带丝毫敬意,必然是不会对自己客气的。 既如此, 夏商也不再废话,他没有带春娇,身边没一个依仗,一切只能靠自己。 一瞬间,夏商眼神一寒,从未离身的两支手弩从衣袖内滑出,“嘭嘭”两箭只直射朱万元眉心和心窝。 夏商出手之快,决心之坚让朱万元也始料未及,本能退后,却也是来不及了,眼看两支暗弩就要命中,窗外忽然飞出一个黑影,又是“当当”两声,暗弩似乎被铁器给挡了下来。 夏商自知失去了绝佳时机,此时也不再进攻,转身便跑。 对方是有备而来,夏商又不会武功,哪能拼着狠劲硬来? 此刻所作之决定已是死局中的唯一曙光,然而朱万元设下此局对付的不是一个商人,而是唐唐都察院首座!

尽管这位首座大人不会武功,但他也不敢丝毫放松! “嘭!” 一声巨响传来,放内四扇窗户同时窜出人来,数道银光闪现,到处都是生死肃杀的气息。 夏商头皮都麻了,此刻危急毫无准备,迎面又来一个持剑之人满带杀意朝自己攻来。 对方一剑当前,速度奇快,好在夏商在危机中越发冷静,闪过了一剑,却又被对方一脚揣在胸口,瞬时倒飞而起,落在先前放着案本的方桌之上,将方桌撞得粉碎。 这下夏商摔个实在,差点喷出一口血来,一口冷气抽到嗓子眼儿,又险些晕了过去。 事情发展已经超出了夏商的预料,小小的房间内都是欲置之死地的敌人,且个个都是高手! 这如何能活? 夏商混乱之际,只听耳边朱万元喊道:“杀了他!” 一时间,有四人同时出手,朝夏商的左右前后四个方向攻来,各个持剑,杀机森然。 距离死亡只有一秒,夏商茫然无措。 想着那些曾经保护过自己的人…… 怀柔、浮生、仙儿、春娇…… 他们都不在…… 然场间三人还在争论,关于谁是曹雪芹的问题,没有一人肯退让。 此时,朱万元挺着肚皮挪步至夏商跟前,眯成缝的小眼睛里闪着意味深长的精光:“夏公子,这世上的曹雪芹不少啊。

听此言,夏商明了,回以微笑:“是啊,不少。” 从容语气让朱万元一愣,很快也明白了夏商的意思。 “既如此,那便换个地方说话吧。” “请。” 夏商从容侧身,示意对方带路。 身后三人见朱万元要走,吵嚷着追出门来,不知口中所言,只被门前家丁拦下。 夏商随之到了另一间厅堂,其内装饰简单,唯有几张藤椅,一张方桌,桌上堆叠纸薄数几,也有墨宝一套。 不见朱万元停留,进屋便在桌前提笔书写:“都是明白人,就不说客套话了。犬子跟你之间的合作已有些时候。我帮你们算过一笔账,从你们合作开始,你就独占九成收益,且不出分文本钱。从开始到现在,犬子给你谋利足足五十万白银有余。而犬子却只赚了一万两银钱不到。 本来以我之身份,是不便插手你们小辈之间的交易中的。不过,你们的合作方式和分红比率让我无法视若不见,老夫经商多年,从未听说两人之间能以一比九合作。夏小子,老夫可以把你的行为理解为坑人吗?” 言罢,朱万元已在纸上写下了朱家书坊近期来的每一笔账目明细。

“我朱家书坊为了这本《红楼梦》,前前后后花了七万两,近百号人为你忙前忙后,你却坐收渔翁之利。这是为商之道?看看这些账目,可有哪一条是老夫胡乱添上去的?” “朱老爷,你想说的说完了吗?” “你不看看这上面的账目?” 夏商摇头:“不用了,账本真假我不在意,我在意的是朱老爷铺垫这许多,最终目的是什么?大家都是明白人,只说吧。” 十八少年,沉稳如斯,竟让他这位经商几十年的老狐狸也感觉有些棘手。朱万元细缝的眼睛又有变化,感觉得到那飞闪中的思绪。 朱万元不说,夏商继续道:“朱老爷,您不必顾虑太多,不管是你想说的,不想说的,在我面前都是藏不住的。或许你认为你经商多年很有经验,但在我面前真的没什么。 或许您事先了解过我,但我知道您一定了解得不够。如果您真的足够了解我,那就不应该做哪些多此一举的事情。那份请柬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不是出自朱金斗之手,所以见到您出现我一点不诧异。 先前安排的三个曹雪芹,我知道他们真的叫曹雪芹,同名同姓不是什么稀罕事。兴许他们还很有文采,写得出好文章,能接着红楼梦的发展继续写下去。您这么做,就是想告诉我,就算没有我,《红楼梦》一样可以继续写下去。

你不用说我也知道。今日的目的便是要我重新考虑一下该如何分红,因为你也明白,《红楼梦》没了我是不行的。” 一番话,朱万元的表情已然冷到了极点,先前伪善的表情也已没了,剩下的只有对夏商的敌意。 “小鬼头,你很有能耐,竟分析地分毫不差。既然你心知肚明,那我倒要听听你的想法是什么?” “从先前的做法来看,好似是有点威胁的味道。我很好奇,如果我不配合你将采取什么动作?对了,我刚发现一个问题。刚开始的时候,我还有些疑惑,我这样的小商人在朱老爷这样的大富豪面前用得着兴师动众吗?为什么我跟朱金斗合作了这么久,偏偏在这个时候找上我?现在,我明白了。” 朱万元冷冷一笑:“哦?说来听听。” “朱老爷现在的眼神可不像个简单的商人。我可以看看您的腰牌吗?” 朱万元又是一愣,随即大小起来:“哈哈哈哈!不愧是首座大人!” 说话间,朱万元从腰间掏出都察院独有的腰牌来,上面留有猪头纹样,并有“三”字。

督造司三号! 果然! 之前春葵说过,十二司中,春坊司和督造司在扬州有势力,今日终于撞上了! 夏商心底一沉,负手偷偷掐算,不觉间已进入大凶之局! 对方明知自己身份,话语中不带丝毫敬意,必然是不会对自己客气的。 既如此。 一瞬间,夏商眼神一寒,从未离身的两支手弩从衣袖内滑出,“嘭嘭”两箭只直射朱万元眉心和心窝。 夏商出手之快,决心之坚让朱万元也始料未及,本能退后,却也是来不及了,眼看两支暗弩就要命中,窗外忽然飞出一个黑影,又是“当当”两声,暗弩似乎被铁器给挡了下来。 夏商自知失去了绝佳时机,此时也不再进攻,转身便跑。 对方是有备而来,夏商又不会武功,哪能拼着狠劲硬来? 此刻所作之决定已是死局中的唯一曙光,然而朱万元设下此局对付的不是一个商人,而是唐唐都察院首座!尽管这位首座大人不会武功,但他也不敢丝毫放松! “嘭!” 一声巨响传来,放内四扇窗户同时窜出人来,数道银光闪现,到处都是生死肃杀的气息。

夏商头皮都麻了,此刻危急毫无准备,迎面又来一个持剑之人满带杀意朝自己攻来。 对方一剑当前,速度奇快,好在夏商在危机中越发冷静,闪过了一剑,却又被对方一脚揣在胸口,瞬时倒飞而起,落在先前放着案本的方桌之上,将方桌撞得粉碎。 这下夏商摔个实在,差点喷出一口血来,一口冷气抽到嗓子眼儿,又险些晕了过去。 事情发展已经超出了夏商的预料,小小的房间内都是欲置之死地的敌人,且个个都是高手! 这如何能活? 夏商混乱之际,只听耳边朱万元喊道:“杀了他!” 一时间,有四人同时出手,朝夏商的左右前后四个方向攻来,各个持剑,杀机森然。 距离死亡只有一秒,夏商茫然无措。 想着那些曾经保护过自己的人…… 怀柔、浮生、仙儿、春娇…… 他们都不在…… 然场间三人还在争论,关于谁是曹雪芹的问题,没有一人肯退让。 此时,朱万元挺着肚皮挪步至夏商跟前,眯成缝的小眼睛里闪着意味深长的精光:“夏公子,这世上的曹雪芹不少啊!” 听此言,夏商明了,回以微笑:“是啊,不少。” 从容语气让朱万元一愣,很快也明白了夏商的意思。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