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后主:要论败家的势力,谁能够比我牛逼

来源:笔下好说历史 2018-11-11 11:29:21

陈后主:要论败家的势力,谁能够比我牛逼

当历史的斑斓星辉流转过我们的眉间,我们会一起醉看那些瑰丽的山河岁月,他们的年华至今还在我们的嘴边萦绕,他们的故事依旧流淌在我们的周遭,而我们会携一壶美酒卧躺在浪沙拍岸的江边,去观望那些跳动在历史星河的故事,他们或是在黄沙浩荡的战场上厮杀拼命,又或是在佳人环侧的官庭寻欢,漫漫的历史洪流徒留下一抹残羹,让的我们这些后来人一起翘首咏叹,那个属于纸醉金迷的时代,那些醉眼朦胧的忘归人。当南陈的陈武帝利用强权建立起庞大的政权时,此时的东魏兼并着西魏两国早已是被取而代之,随后历史继续在时光游走的罅隙里向前推进,只见当时的东魏大佬高欢之子权势滔天,并直接是建立起了自己的王朝北齐。

西魏的见此情景也是开始跟风起来,随后便见到宇文觉直接建立起北周势力,自此两大势力进行了血风腥雨的拼抖,都各自妄想着能够将对方干掉,并且取而代之,最终使得自己的势力能够犹如蛟龙盘踞在北方。这场惨烈的斗争厮杀最终以北齐不敌北周,只能够落下个惨烈退场的局面。而北周最后也是雄踞北方实现了大一统的态势。北周能够在乱世中脱颖而出自然是有着自己的优势,而北周的皇帝武帝则是一个颇具笔墨的王,但是令他从没想到的是自己的继承人周宣帝却是一个误国之主,周宣帝一辈子沉迷于金迷纸醉的生活里,而当周宣帝辞世之后,北周这艘航行在海巨滔天的海天终于是摇摇欲坠地崩塌了,而此时周宣帝的岳父杨坚则是没安好心,随即趁机将大权握在手心,随后抵挡不住皇权的诱惑,也是建立起了独属于自己的王朝,也就是之后的隋朝。

而杨坚也被最后称之为隋文帝。尽管北方的局势看起来动荡不安,然而在南方的陈国王朝却是显得一副国泰民安的样子,就在这场景下经济优势逐渐复苏起来,但这看起来一副兴兴向荣的画面,却是被着南陈的一位皇帝彻底打破了良性的态势,那就是在历史也是颇有流传的陈后主,不过他所流传下来的名声则都是骂名而已。陈后主在国事上充分显示出了自己傻逼的潜质,整天过的是纸醉金迷的酒肉生活,而且他一点都不懂得体恤百姓,时不时地大兴修建工程,在他的手下所林立起的豪华楼阁都不下三座有余。而他整日醉卧在这些大兴的楼阁之中与自己的妃子厮混,而他的那些大臣也尽皆都是些贪官污吏之徒,他们整日在官庭里大摆宴席吃喝玩乐,却是全然枉顾此时依旧挨饿的百姓,吃喝玩乐吟诗作赋的酒肉生活早已经将他们的灵魂麻木。

皇权至上,平头百姓则为浩荡而过的水流,水能够自行载舟但同时也是能够覆舟,而像陈后主这番对百姓的搜刮,使得百姓居无定所,只能够犹如风雨中的浮萍随风飘摇,而百姓也是怨声不止,此时的国家也已经面临覆灭的边缘,就差一个能够起着导火索的事情或人,而朝堂之上的有志之士见到帝王如此荒淫无度,心中早已是悲愤不堪。因此他们尽皆上书陈后主,希望他能自省,然而面对此时早已经被酒色冲昏了头脑的陈后主,却犹如是对牛抚琴,最后陈后主一纸令下将上书大臣尽皆斩杀。就是在这种荒唐的生活中,陈后主一直是苟延残喘地活着,而在这时北方早已建立的隋朝也已经是日益强大起来,并且有着虎狼之势。

想要一口将南方摇摇欲坠的南陈一口吞掉,隋文帝是一个乱世之枭雄,他一心听取手下人所言,经过了多次的预谋,终于是将自己大批部队向着南方转移。而南陈本来就是国势甚微,再加上农业生产更是受到了大肆的破坏,面对强大的隋朝纵使有心,但可悲的是力量尚且不足,隋文帝最后见到时机成熟,就亲自下令讨伐昏庸无能的南陈王朝,即使是隋朝铁骑已然冲到了南陈的都城里,而陈后主却还是和妃子醉卧在酒席上不能苏醒,如此昏庸无能的君主,国怎么可能不亡,最终隋朝如愿灭掉了残喘的南陈,而陈后主也在我们传承的历史中徒留漫天的骂名,我们回望历史总是希望在那段星河里能够有着自己的见解体悟,通过历史的遗训照亮我们未来的路。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