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自己的喜欢的人,独自一人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

来源:麦田相守望 2018-11-21 13:36:03

林悠赶到的时候,珠宝发布会已经结束,接到总监命令的张旭一看到林悠出现,丝毫没有顾忌她此刻形象有多不雅,便是二话不说将她推上先前珠宝发布会所用的舞台。

和煦的阳光从云层中穿筛下来,街道两旁婆娑的树影在风中轻轻摇曳着,些许调皮零星的光点落在她的睫毛上,如小昆虫般煽动着双翅,上下舞动着,光点也顺势落在地毯上,消失不见。

林悠错愕地看着舞台下兴致盎然的围观群众,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眼眸里闪过瞬间的茫然与无助,但很快又镇定下来。

E·Shine的设计总监顾铭溪,也就是林悠的顶头上司,正是这次珠宝发布会的主持人。林悠还在惴惴不安自己会不会因为迟到而被公司fire的时候,顾铭溪的声音突然在广场响起:“很遗憾没能让我喜欢的人听到诸位对我们的祝福。现在她出现了,我希望台下的朋友可以再帮我一个小忙,为我和喜欢的人献上祝福!”

“台下那位戴棒球帽、穿黑色休闲衣的小伙子,能请你上台来一下吗?”

“好。”

面对此情此景,林悠不明就里,费神地想了好久,才反应过来顾铭溪这是在征集路人的祝福向她告白。原来她昨晚临睡前看到的那条短信是真的,当时她还以为不过是顾铭溪的玩笑话,当不得真。

手肘传来的疼痛感一下子将她飘散的思绪从外太空拉回,林悠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粘稠且温热的液体顺着手臂流下,黑色的短衫外套被浸染了大片,丝丝血腥味漂浮在空气周围。

她轻轻抿着唇,刚想张口说些什么来阻止这场‘闹剧’,但见那被请上台的男子,抬手间顺势摘掉头上的棒球帽,容颜暴露在阳光下,染上层层的光晕,竟泛起淡淡的光泽,这一张脸,俊美无疑。

林悠微眯着双眼,适应这强烈的光线后,虽未能看清男子的正脸,然仅仅是个侧脸却也让她心神一震,呼吸在那一刻变得急促。

苏琛接过顾茗溪手中的话筒,转身面向林悠,嘴角的弧度微微上扬,似笑非笑:“很荣幸被邀请上台,为两位送上祝福。”

世界仿佛静了。

她下意识握手成拳,发白的手指出卖着她强忍的不安,轻轻颤抖着。

他说——

“我祝你们,不得善终。”

顾铭溪自持教养极佳,然听到这样的‘祝福’换作是任何人都会生气的吧,碍于众人在此,他也不好动手,只是怒视着苏琛,眼神恐吓希望他换句吉利的话:“你……”

“嘭!”苏琛似乎不想给顾铭溪任何说话的机会,径直将话筒重重地甩到他手中。

我的视界很小,在这千万束光尘聚集的广袤空间里,周围的一切好像都在模糊淡化,而我只能看见你,看见你面带如沐春风的笑意朝我走来,可为什么,这样耀眼的笑却弥漫着令人无法化解的悲伤。

深沉而浓重。

“林悠,你这模样,真是狼狈。”他漠然一笑,声音里的讥讽竟是让她无处遁形。

逃离。

现在的她只想逃离这里。

行动先思维作出了决定,林悠往后退了一步,慌忙转头去找阶梯,却寻不到。她轻轻地眨了眨眼,不敢太过用力,生怕眼泪不要钱的往下掉,涩涩的眼眶里氤氲了雾气和水珠,却倔强地在眼眶里打转。

曾几何时,苏琛告诉过她,“林小悠,只有弱者才会哭泣。”

她不想流泪,她也不能流泪。已经如此狼狈的自己,若是在他面前流泪,那真是可笑至极啊。左手紧紧抓着包,林悠深吸一口气,目测一下舞台的高度,容不得她多作半分思考,转身愣是从舞台上跳了下去。

落地时身形虽然踉跄了几步,险些与大地亲密接触,但她还是极力稳住身子,强忍住手臂传来的一阵阵痛意,拼命地往前跑,身后的一切都与她无关,与音与人,一同消失。

不知不觉间,跑进了广场西北方向的一个洗手间,双手撑在洗手台上,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狂跳的心脏渐渐平复下来。

抬头,望着镜中的自己。

面色苍白,发丝凌乱,衣服肮脏。

她不禁低头苦笑。

林悠,他说得没错。

你这模样,还真是狼狈不堪!

手臂上的疼痛感再次袭来,让她浑噩的大脑瞬间清醒了些许,小心翼翼将外套脱下放在一旁,不经意间摩擦了伤口,浓浓的血腥味萦绕在鼻间,令人作呕。

正欲从包里拿出纸巾来擦拭血迹,却意外发现背包的拉链大方地敞开着,她心一紧,翻来覆去也找不到陪伴她五年的东西,将整个包倒拎起来,里头的东西尽数散落在洗手池台上。

药、纸巾、钥匙、镜子、唇膏、护手霜……却唯独没有那件对她来说最是珍贵的东西。

宽大的镜子里印出她焦急失落的神色,手臂上的伤口再次裂开,顺着皮肤的纹路一朵一朵地渲染开来,发出无声的悲鸣。

林悠深深地吸了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回想今天所做的事到底是把东西掉在哪了。

是了,那个街口。

思及此,林悠拔腿就往外冲,平日里一向对跑步敬而远之的她,此刻好像跑神附体,跑得飞快。视线里急速掠过一抹黑影,认真看时已然消失不见,许是幻觉罢了。

淡淡的黑色剪影从转角处散漫开来,悄无声息的与明黄色的灯光相互交织,空气中细小的粉尘似乎在鼓舞着,然而那剪影却不曾挣扎过,它贪婪得享受光的温暖,即便是被禁锢其中,失去自我。

苏琛渐渐从暗处走出,行至林悠先前所站定的位置,将池台边的小东西一一收入包里,余光却瞥见池台边缘半挂的血色外套,脸上再一次露出不悦,俊眉微蹙。

广场上,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牵着七八岁的男孩,一遍又一遍不耐烦地问着行人是否见过照片上的女孩,然,都没有人识得她。

“妈妈,那个人好像照片里的大哥哥……”

女人顺着男孩食指所指的方向望去,认真打量了男子几秒,再看看手中的相片,再三确认后才跑上前去问道:“先生打扰一下!请问你认识照片中的这个女孩吗?”

苏琛一怔:“什么?”

“这个女孩你认识吗?”女人再次指了指照片中的人,然而手心却将照片上的另外一人遮住:“刚才她救了我儿子,胳膊还因此受伤了,本想送她去医院的,可那孩子却坚持说自己还有事情,要先走。这不,我们发现她掉了东西,一张很久以前的照片,到现在还保存的很好,我想她一定很宝贝这张照片,所以就想着给送过来了……”

原来,她刚才的失望焦急是因为这张照片。到底是什么照片让她如此在意?

修长白皙的手指在阳光下泛着柔和的光泽,男子全身好像被镶了光边一样,在地面上投射出一道长长的影子,调皮的光束从他手臂缠绕一圈后才恋恋不舍的倾泻而下,落到地面上。

“我认识她,我替你把照片给她。”苏琛握着相片的手一段,好半晌才开口出声。

“那就麻烦你了,替我向那孩子道谢啊,要不是她,我的孩子就……”女人说到这,突然叹息道:“现在这个社会,像她这么善良的姑娘真是少见啊!”

苏琛低着头,望着照片上两个笑靥如花的人儿,竟觉得恍若昨日。

正打算将照片收起,却于不经意间瞥到照片背面那久违熟悉的字迹,清秀娟丽。

他犹豫良久,终究抵不过心中的那抹执念,还是将照片的背面暴露在阳光下,黑色的字迹闪耀着属于它自己的光芒,零零星星却极致微妙。

我一直在黑暗中孤勇前行,摔倒、爬起,再摔倒、再爬起,如此周而复始,却不曾见过一丝光亮。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一个像天使般的少年,他教会我笑,教会我哭,教会我爱,却唯独没有教会我如何去遗忘。

他的心,恍然崩塌了一块。

回到先前救男孩的地方,林悠看着空荡荡的街道,整个视界里仅有人与车交织着,她想要的、所思的,却无迹可寻。

那一刻,她竟像个孩童般蹲在地上,哭得不能自己。

十八岁的林悠,违背家人的意愿报了Z大,只因那所大学里有她深爱的少年。

2008年10月初,她独自背着行囊在母亲冷淡的目光中离开家,前往F城去Z大报到。踏上动车的那一刻,林悠曾问过自己,后悔吗?

动车门关上的那一刻,她听到了来自心底深处那声诚挚的回答,宛如天籁。

是的,她不后悔。

不管是长达三年无果的暗恋,还是放弃自己最喜欢的名校而选择Z大追随苏琛,她都甘之如饴。

Z大坐落在这座城市最南边的文化城中心,被国人誉为‘爱与信仰’的美好城市,其风景也是美得不像话,虽不似帝都那般繁华,却有一种别致的宁远悠长。

林悠来此之前特地上网查过资料,Z大布局独特,仅仅站在校门口便可以看到校园内的景象,一览无余。

华丽而宏大的教学楼前,矗立着姿态优美的喷泉,在阳光下折射出耀阳的光芒。道路两旁的林荫在风中发出飒飒的响声,满眼浓郁的绿色,让人心情也变得愉悦。穿着精致校服的师兄师姐们,在恣意的谈笑风生。

林悠拖着行李箱向前走去,没走几步突然停在原地,脑袋一懵!

中文系新生报到处在哪儿!

“同学,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远处走来两男一女,其中一个戴着眼镜的女生冲她笑了笑,目光温柔,态度友好地问道。

“师姐好,请问中文系新生报到处在哪里?”林悠回报她一个淡淡的微笑,原本就不喜与人交往的她,此刻面对着三个素不相识的陌生学长学姐,最多也只能做到礼貌有度,至于热情从来不是她的强项。

“中文系就在前方不远处。”戴眼镜的师姐为林悠指了一个方向,随后发觉少女独自提着一只硕大的箱子,颇有些费力,善解人意地开口问道:“需要我们帮你提一下行李吗?。”

林悠抿唇微笑,摇头道声‘谢谢不用’后便飞快跑开,险些惊掉身后三人的眼珠子:“箱子那么大!那小师妹的爆发力还真是惊人!”

一路冲着中文系报名处跑去,突然脚步一顿猛地刹住车,林悠往后倒退几步,停在新生录取名单的公告栏前。只一眼,视线便被第一行第一个名字吸引住,苏琛。她望着那两个熟悉的字发呆愣神,殊不知身后有人正在慢慢靠近自己。

感觉到右肩被人重重一拍之后,林悠才从魂游太空的思绪中回过神,下意识扭头望去,视线里出现一个笑容灿烂的女生,惊诧之色在眸中浸染开来:“黄洞洞!你怎么会在Z大?”

女生本名黄依倩,身长一六八,是林悠高中三年的死党,留着一头干净利索的短发,英气而柔美的五官一点也不违和,看起来反倒是有种莫名的和谐。

“你为了苏琛,不顾家里人反对跑到Z大来。而我呢,是被父母威逼利诱过来的。总之一言难尽啊,你也别多想了,反正以后咱们又可以一起愉快地玩耍了!”看着依倩脸上变化不定的神色,林悠有些忍俊不禁,想笑又不敢笑,她绝对有理由相信自己狂笑之后的会被揍死的下场,所以只能憋着,静静听她把话说完。

“话说我刚才闲来无事去看了一下宿舍安排表,我们被安排在同一寝室哦!”某人感叹道:“真是缘分来了挡也挡不住啊。”随后把目光投向一旁憋笑憋出内伤的林悠,道:“为了你这路痴,本小爷勉强把Z大的地形都熟悉过一遍,现在……跟小爷去宿舍吧。”

林悠失笑,极配合地回了一句:“多谢公子厚爱,有劳公子前方带路!”

“小娘子莫要与小爷客气!”言辞中调戏之意,旁人暗含深意的目光都让林悠忍不住出声阻止黄洞洞进入疯化状态:“拜托你这样别人准把咱们当疯子看,低调点!”

黄依倩拍拍胸口,一副‘你放心’的模样,“有小爷陪你,小娘子你怕啥子嘞!”

林悠扶额奔走:我不认识这货!

两人走后没多久,公告栏前便驻足了两个人。一个身材挺拔俊逸的少年,黑色如墨的发丝,脸部线条柔和却又带着一丝清冷,唇角总是有意无意地微微牵起,浅笑似清风,素白的衬衣前襟敞开,精美细致的锁骨和白皙的肌肤清晰可见,如此美色让人不可不提防。

男生看着公告栏上并排在自己名字右侧的两个大字,眸光微沉,似是暗流轻涌。

“林悠。”他轻声低喃,温柔地好似这个名字是世间最宝贵的东西。记忆中,那个娇小的女生总是在课间操,等所有人都离开教室的时候,会偷偷爬窗进到他的班级,蹑手蹑脚,小心翼翼地将每天准备好的牛奶和糖放在自己桌上。

若不是那天他突然折身返回教室取外套,或许永远也不会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在默默地关心自己。

低血糖,谁会去在意这么一个无关痛痒的小病。想来,一个天天吃糖的男生也是寥寥无几的吧。思及此,男生忍不住微微牵动嘴角,一抹笑意跃然脸上。

而与男生同行的眼镜男,回头望见男生失神的模样,第一反应用胳膊肘顶着他的手臂:出声唤道:“苏琛,该走了!”

“嗯。”苏琛低沉冷冽的声音在耳侧响起,沈翰书眉梢微挑,见苏琛这般心不在焉的模样,忍不住问出心里的疑惑:“刚才在想什么?”

他顿了顿,淡淡道:“没什么!走吧,不是要回宿舍么。”

沈翰书嗯了一声,随后进入一脸悲痛模式,喋喋不休道:“我期待已久的军训啊,为什么没有了!为什么!我还想着到时候有妹子中暑,我就可以扮演一个温柔的大哥哥,扶着她们去休息,联络联络感情!这样想来,我很快就可以脱单了!说好的军训呢!这不是欺骗我们小老百姓感情吗!”

“……学校不是发了短信吗,因为某些原因推迟到下个学期开学。”苏琛淡淡扫了他一眼,语气里有些无奈:“是你自己不想脱单,别找借口了。”

“你知道的太多了!”沈翰书愤愤地瞪了苏琛一眼,小媳妇般哀怨的眼神好像苏琛对他做了什么不道德的事,结果对方理不都不理他,完全把他当空气,抬步就走。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