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警部队标兵教练员王国斌:真情在左忠诚在右

来源:法制网 2018-11-21 17:08:19

法制网记者 周宵鹏 法制网通讯员 高达 张丹

平凡,亦有高度。

入伍19年,他如一滴水,融入部队的海洋,他像一棵树,拥抱部队的森林,他以坚韧的意志和坚定的信仰,一砖一瓦堆砌着忠诚的壁垒。他是敢于争先、勇立潮头的铁血男儿,在武警部队举行的首届“武教头”教练员(导调员)大比武中,他一路过关斩将,成为“武警部队标兵教练员”。入伍多年来,多次被评为先进个人、优秀党员,荣立个人三等功3次,荣立集体三等功3次。先后参与奥运会安保、缉毒、处突、维稳、处置山林大火等大项任务20余次。他就是武警河北总队秦皇岛支队机动一大队大队长——王国斌。

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支撑着这样优秀的军人?又是一种什么样的经历让他获得如此骄人的成绩?记者带着钦佩与好奇,走近这位“冠军教头”,探寻他矢志强军的“忠诚密码”。

破茧成蝶,淬火锻造始炼成钢

初冬的秦皇岛地区气温骤降,武警河北总队秦皇岛支队教导队训练场上,一名武警少校据枪伏地,正在对枪支进行校对:据枪、瞄准、击发,一连串动作一气呵成,那锐利的眼神、沉稳的姿态、自信的笑容,都会告诉你,什么才是一个真正军人该有的样子。记者正看得出神,他起身笑呵呵的冲我走来。黑黑的脸庞,厚实的肩膀,人还没走近,爽朗的笑声变飞了过来。

身边的一名战士偷偷告诉记者:“别看俺们大队长整天看着乐呵呵的,但是这些年的辛酸苦楚,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入伍之初,看到新训干部骨干一身的武艺和本领,王国斌羡慕极了,内心深受触动。“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他们能做到的我也一定行!”从那时起,精武强能、争当尖兵的梦想在他心里生根发芽。

梦想容易,实现难。第一次体能摸底,王国斌就频繁遇到“拦路虎”;耐力差,三公里没跑半程就掉队了;力量不足,单双杠一练习都无法完成;身体不协调,打个擒敌拳常常是左右不分、手忙脚乱……一系列问题接踵而至,考验着这个年轻人的意志。

“一定要练好本领,当兵就要当能打仗的兵。”王国斌暗暗狠下决心,一定要战胜自己。为了练就过硬的军事本领,他付出了比其他人更多的努力。练器械,手掌几次磨掉了老茧磨破了皮,一趟训练下来,满手鲜血钻心地疼,为了不落下训练,找卫生员缠上几层纱布继续跟大家一起训练;练习射击,双肘被地面磕得青肿,但他坚持一趴就是半天;下到连队以后,每次5公里越野他都穿着自己的沙背心,每次400米越野障碍赛他都要比别人多跑个两三趟……常年的军事训练在他的膝盖和胳膊等部位留下了一块又一块的伤疤,但他从来没有叫过一声苦,喊过一声累。功夫不负有心人。新兵结业考核,王国斌不仅成绩全优,还成为那届新兵里的“黑马”。下队后,他始终没有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优秀”两个字也一直如影随形:第二年破格当了班长,2002年考入石家庄指挥学校,如今已提任为大队长。荣誉当然也是源源不断,如“优秀党员”“军事训练标兵”“标兵教练员”……

在王国斌的心里,精武强能是他不变的信念,挑战极限是他不懈的追求。他抓住一切能够提升自身能力素质的机会,坚持学习新的训法练法,为自己“充电”“补钙”。

华丽转身,冠军教头砺剑沙场

2014年1月,由于个人素质突出,王国斌调任武警河北总队秦皇岛市支队教导队教员,当踌躇满志的他以教员的身份出现在训练场上,却经历了一场让他愕然的“滑铁卢”。

“教员,您这堂课讲得太过书面化,您说的知识书本上都上能找到,缺乏实践论证”“您还没有从‘练’中跳出来,‘教’的成分太小,整体一堂课下来,与其说是教学,倒不如说是组训......”课后,几名士官教员纷纷说出了自己对王国斌讲课的评价和认识。

只有把理论与实践“无缝”对接,才能凸显其中的精髓。

这次“滑铁卢”给王国斌的心灵以极大震撼,也让他对自己有了全新定位。那天晚上,王国斌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经历了这次失败,王国斌认真反思,痛定思痛,打那以后,他多了一份气沉丹田、攻必求克的淡定与坚决。

他将一切归零,从一招一式练起,从最基础的学起,把一切时间和精力都用在“教”上。王国斌首先想到的是教案选题的问题。如何使课题不落俗套又不脱离实际呢?无数个不眠之夜,王国斌在一盏孤灯下,与书籍和电脑相伴,苦苦钻研破题之法。经过10多次的调查论证,他最终把目光锁定在新《大纲》上。听说有战友参加了《军事训练指导法》的编修,他就缠着问个不休;听说兄弟单位对课目演示见解独到,他又成了兄弟单位的常客,反复琢磨,反复推敲,一本新《大纲》被他翻阅得“面目全非”,经过一遍一遍地推演,一遍一遍地摸索,一遍一遍地论证,两个月后,一个全新的紧贴新大纲的教案终于浮出水面。

那段时间,王国斌和他的示范兵形影不离,有时为了演练好一个细节,他们在训练场一练就是几个小时,即使声音哑了,嗓子破了,手上挂着点滴,他还是拒绝了战友们“不行先休息”的提议,继续讲解动作要领。他把训练编排为小游戏,把要点编成“顺口溜”,让示范兵通过喜闻乐见、形式新颖的方式,加深对课目的认同理解,备受官兵喜爱。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敕勒川,阴山下,武警部队首届“武教头”教练员(导调员)大比武在草原深处拉开帷幕,呼号声此起彼伏。“突入站位很重要,危险区域规避掉,临危处置运用妙,分散火力很重要……”考核场上,王国斌组织的一场“小组战术突入房间技能应用示教作业”以组训科学、详细讲解、标准示范等优势,赢得了在场裁判的频频点头与观摩官兵的阵阵掌声。凭借着多年积累下的丰富经验,王国斌在比武中一路过关斩将,拿到了“武警部队标兵教练员”的桂冠,成了武警河北总队名副其实的“冠军教头”。

“一个人快不算快,整体快才是真的快。”比武归来,王国斌将全部荣誉归零,一头钻进热火朝天的练兵场。

大城小爱,铁汉柔情浇筑忠诚

作为大队主官,王国斌与其他人一样,常常遇到家庭与工作之间的矛盾。在大家和小家的天平上,王国斌的砝码始终倾向部队这一头。

2017年的某一天,夜静得像一潭水,一切是那么安静。医院的走廊里,王国斌的妻子林佳坐在手术室外焦急地等待着,“手术中”的指示灯在此刻显得是那么的刺眼。身畔11岁的女儿在熟睡,她又急又怕,父亲的身体突然垮掉,她怎么办?她不禁偷偷哭起来,委屈地给丈夫发短信说“跟你结婚,感觉有你没你一个样,你就知道天天带兵,顾得了一切却不顾家......”然而要发送时,她又想通了,把字都删除了,他在外面带队比武,万一发出去让他分心,她担心影响王国斌的工作。医院昏暗的灯光下,她娇小的身影在长长的走廊里显得那么渺小……这是王国斌岳父做手术的情形,虽然他与家人同在一个城市,但却是一城两地,一个在城的西北角,一个城的东南角,相隔40公里的直线距离,但是让两人常年处于咫尺天涯的状态。

在采访中,王国斌的爱人林佳告诉记者,“都说有了孩子以后,男人都会顾家,我们都结婚10多年了,我们家老王眼中还是只有他的战士们,有时候我和女儿都挺羡慕他的战士们。”2018年,王国斌岳父的身体还未痊愈,他的岳母也因病住进了医院,此时的他,正在备战武警部队首届“武教头”教练员大比武,面临家里的情况,他进退两难,不知所措。总队、支队领导知道这一消息后,也做工作让他回去照顾老人,当王国斌准备放弃比武回家照顾照顾老人的时候,妻子的一通电话让他改变了主意。

“我回去吧,家里需要我。”

“家里是需要你,可是部队更需要你,你放心地去比武,家里的一切有我!”

挂掉电话,王国斌再也忍不住心中的疼惜的感动,眼泪顺着脸颊滑落,一个血性男儿此时是那么的无力。他洗了把脸,整了整衣襟,又阔步向训练场走去。

王国斌知道,此时的他并非一个人在战斗,他背负着战友的嘱托,更背负着家人的希望,他必须全力以赴。功夫不负有心人,他亮剑草原,载誉而归,欢迎会结束后,他匆匆给爱人拨去了视频。

“回来了,咱没丢人,拿奖了。”

“回来了就好,家里一切都好。”

此时,隔着屏幕两个人安静地看着彼此,他们看着,笑着,眼里噙满泪花。虽然们同在一个城市,却各忙各的,王国斌带兵训练比武,林佳边工作边照顾孩子老人,虽是咫尺却是天涯;但是他们相亲相爱,虽不能朝朝暮暮却是心连心,心靠心,虽是天涯也是咫尺。

当记者采访完,再次注视这张黑里透红的脸颊时,似乎感到从他眼神和皮肤中散发着血和泪的味道,却又不曾有泪趟过的痕迹。

深秋,层林浸染,一片金黄,南飞的雁群在夕阳下滑出优美的弧线,落在地平线上。

一片片黄叶轻舞飞扬又缓缓落下,投向大地母亲的怀抱,王国斌转身离去,在傍晚余晖中阔步走向训练场,他知道,那里有片忠诚的热土,有他一生的信仰。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