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十三年五月十三巳时,坤宁宫内殿,痛苦的惨叫声越来越低

来源:会过生活的大叔 2018-11-21 18:55:03

康熙十三年五月十三巳时,坤宁宫内殿,痛苦的惨叫声越来越低,一盆盆血水不断倒出,热水端进,年轻的康熙帝脸上越发的不安,再也坐不住刚想站起身来,太皇太后孝庄瞥了他一眼,清了清嗓子:“皇帝,耐心点,现在还早。”    “是,老祖宗!”康熙脸上闪过赧色,坐了椅子,刚想喝口茶冷静一下,    帘子掀开,接生嬷嬷慌慌张张的冲了出来,跪在地上,满脸惊慌:“皇上,太皇太后,皇后娘娘难产了,只能保住一个!”    “什么!”康熙大惊,手一抖,茶盏摔落在地:“朕命令你们,无论如何,两个都得保住,否则你们一个也别想好!”  

“嗻。”接生嬷嬷心里发颤,皇上登基十几年,虽然还很年轻,威严日重,气势凌人,不敢多劝,诺诺应着。    此刻早已力竭的皇后赫舍里氏,清秀的脸上汗水淋漓,秀发散乱粘在脸上,意识渐渐飘远,听到皇上在外声色俱厉的斥责,勉强睁开眼,用尽全力嘶声喊着:“保孩子,一定要保孩子!”    因皇后难产的消息而彻底安静下来的产房内外,就算声嘶力竭音量也不高,也让众人听了个清清楚楚。    康熙眼底湿意上涌,想到两年前,爱子承祜夭折,皇后病重,他飞骑进宫陪她一整天,说到承祜俩人更是恸哭,皇后腹中孩子是他们好不容易盼来的嫡子,难道他要为此失去详和聪慧、温婉孝顺的爱妻吗?    孝庄也坐不住了,听得里面的动静叹了口气,身后几个年轻美丽的妃嫔眸光闪了闪,一脸的担忧。    冰凝从没这样痛过,比她洗髓时痛,在外历练时受再严重的伤也没这么痛,下腹坠落撕扯的痛楚让她忍不住握紧双手,怎么?愕然睁眼,瞳孔一缩,这里,竟然是凡人界的产房,外面似乎有男人的大喊声?!    “唔”的一声痛叫,瞠大眼看向下面,顾不得多想,她已经感觉到生命力的流失,求生的本能,让她紧紧拽着床头上方的巾环,身下用力,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只要把肚子里的硬块挤出去就好。    “娘娘,娘娘醒了,快……”    “娘娘,用力!”    “快,再切一块参片让娘娘含着!”    “热水不够了……”    乱糟糟的声音传入耳朵,根本无法分神去想,密集的阵痛中,□□撕裂、鼓胀好像要碎裂开的痛楚,浑身僵硬而又麻木的一次次用力,身边一个紧张的女人声音不断说着:“吸气,用力,吸气,用力……”    圆圆隆起的腹部剧烈动作着,“啊——”控制不住的尖叫一声,冰凝上身拼命抬起,双脚后跟踩着床褥,下腹剧烈的撕痛之后,突觉一阵轻松,那个折磨自己的硬块终于滑了出去。  

“哇——”婴儿响亮的哭声响起。    “是个小阿哥,快去禀告皇上!”欢喜的女声远去,冰凝身子一软陷入了黑暗之中……    焦急等待的康熙早就听到了惊喜的叫声,绷紧的心弦一松,袖子里紧握的双手放松开来,忙吩咐太医进去诊脉。    “恭喜皇上,是个阿哥!”接生嬷嬷将明黄色的襁褓递到康熙面前。    康熙抑制不住的喜悦,襁褓中那个红通通,肉嘟嘟,皮肤略略发皱的小肉团让他心底柔软,小心翼翼接了过来抱在怀里,满脸慈爱欢喜。    嫔妃都上来庆贺,眼睛瞟向康熙怀里的小人儿,庶妃纳喇氏眼神微暗,满人抱孙不抱子,自己三岁的儿子保清还从没被皇上抱过呢!    康熙动作轻柔,将孩子凑到孝庄跟前:“是阿哥,老祖宗,您看!”    孝庄靠近前,就见婴儿眼睛慢慢睁了开来,莹润水亮,眼珠四下转着,嘴里咿唔一声,康熙笑呵呵道:“老祖宗,他在看您呢!”    “这么小,哪里看得见?”嘴里这么说着,孝庄心里却很高兴,对于皇帝抱孩子的举动,也不奇怪,当初承祜出生也抱过的,转头问:“皇后怎么样?”

  接生嬷嬷恭声回禀:“娘娘晕了过去,太医已经在诊脉。”    话音刚落,门帘掀开,走出来的太医一脸惶恐,康熙心一突,顿生不祥。    “启禀太皇太后,皇上,皇后娘娘素体气血虚弱,加之产程过长,失血过多,气随血脱,如今已是神志昏迷,脉微欲绝……”太医哭丧着脸,深深埋下头去。    殿内静寂一片,只看太医这样,就知道皇后救不回来了,康熙手上的肉团“哇”一声哭了起来,拉回众人的神志,    康熙低头一看,就见他小脑袋软趴趴的还极力左右摇摆,似在寻找着什么,声音先是断断续续,然后越来越响,小脸也涨得红紫,将怀里的孩子轻轻抱紧摇晃着,心里越发慌乱,都说母子连心,难道……    孝庄暗暗叹气:“快开药方吧,一定要尽力救回皇后!”  

太医慌忙退下,孝庄伸手拍了拍小襁褓,肉团呜呜咽咽着,乌黑的大眼满是泪水,说不出的可怜。孝庄叹息道:“皇帝,生死由命,就看皇后能不能熬过这一劫了。”    参附汤、大补元煎不停的灌下,只是皇后的气息却越发的微弱,生命在一点点流逝,到下午申时,康熙顾不得避讳,进了产房,握着皇后冰凉的手,不停的祈求上天诸佛……    也许真是龙气护佑,皇后赫舍里氏虽然呼吸一直微弱,却一直吊着口气,这让幸灾乐祸的妃嫔暗暗咬牙,没人知道的是,真正的赫舍里氏早在生产时就已神魂离体,现在内里早已变成了那个化神修士冰凝了。    冰凝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感觉自己在昏暗中沉浮,什么也听不见,也走不出去,就像被装在一个黑屋子里。    “师父,师姐——”空荡荡的只有自己的声音在呼唤着,不停的来回走着,好像忘记了什么,是什么呢?  

冰凝极力回想着,却越发的迷糊,神智开始飘散,有种懒洋洋的舒适感,蓦然惊醒睁开眼,不对,她是修士,怎么会沉醉在这样的疲懒中,有点不对劲?    这是哪儿?    冰凝四处查看,黑暗中什么也看不见,甚至看不见她自己的手脚,这是不可能的,从她筑基开始就能视黑夜如白昼,那这里会是哪儿?    不得已伸手往前探索着,前面空空的,什么也没摸到,再往前几步,好像碰到了一层柔软的弹性薄膜,戳了戳,手指戳了进去,收回手来,再一摸,还是那层膜。    冰凝四处探索,再没有任何发现,这似乎就是个球形薄膜,对她也没有恶意,思索一阵没有结果,索性盘膝坐下开始修炼,  

很快的,她发现自己竟然是元神,她神魂凝练,怎么无故元神离体,还受伤了?冰凝情感缺失,几乎是无欲无求,除了对修炼比较执着,其他基本不会有什么引起她的兴趣,对于目前的处境很快适应,专注于休养元神……    修真无岁月,等冰凝发现自己能听见外界的声音时,睁眼一看,却发现身处在一个光亮的圆团内,站起身来,试探着摸向前壁,身子一倾,整个身体都被吸了进去,跌进了一个温暖硬实的……    这是人?    冰凝一时反应不过来,盯着眼前明黄色的布料,抬手想要摸一下,却发现身体绵软无力,慢慢抬起头来。    光洁的下巴,笔挺的鼻梁,然后对上一双幽深如墨看不出情绪的双眸,好像见过?  

康熙经常会来坤宁宫看一看皇后,大都会避开其他人,今天进来刚要走近床边,就见床上的女子一个翻身摔下床来,唬得他箭步向前一把接住,不过,看了看面无表情,像看陌生人一样看着他的皇后,她是不是吓傻了,不谢恩也就算了,怎么也不说话?    两人愣愣对视着,门口突然传来惊叫声:“娘娘,皇后娘娘醒了?”    康熙突然回神,下意识的手一紧,眼睛瞪得老大:“皇后,你,你醒了?”    冰凝脸上表情不变,眼中快速闪过一丝困惑,这声音,好像听过?    康熙匆匆将人放在床上,朝外面大喊一声:“快,快宣太医,皇后醒了!”    沉寂许久的坤宁宫顿时热闹起来,宫中消息传得飞快,紫禁城也都震动了,皇后在康熙十三年五月初三产下嫡子,难产陷入昏迷长达两三个月,朝堂内外对她苏醒都不抱希望,甚至内务府开始准备皇后葬仪。  

可因为一直有脉搏,太医院救治一直持续,宫内传言说皇后难产离魂,康熙也招高僧玉林国师求教,只道是此乃皇后大劫,若能渡过则日后富贵不可限量。    此时正值三藩叛乱形势严峻,吴三桂自去年十一月由云、贵起兵,伪托“朱三太子”蛊惑人心,煽动叛乱,转眼占领了半个大清的领土,朝臣纷纷奏请册立太子,而赫舍里氏一族协助皇帝智擒鳌拜,索额图更是为平三藩不断出谋划策;    康熙心中隐有打算,只是保成才几个月大,虽然健康活泼,也不能这么早就册立,怎么也得过了周岁,他和赫舍里氏少年夫妻,婚后恩爱和谐,更是患难与共,相互扶持,如今皇后昏迷在床,册立她拼命生下的孩子,也有冲喜的念头!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