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来源:西湖之声 2018-11-22 01:30:23

富春江有一种名贵的鱼,叫鲥鱼。鲥鱼的鱼鳞味道鲜美、营养价值很高,而鲥鱼也十分爱惜自己的鳞,渔夫用丝网捕鱼,一丝挂鳞,这种鱼就不动了,被捕后也不再像其他的鱼那样活蹦乱跳地挣扎,为的就是保护自己美丽的鳞片不致掉落,所以它是宁可丧生而不肯失鳞,苏东坡称之为“惜鳞鱼”。

富春江鲥鱼

鲥鱼以爱鳞惜鳞著称,而鲥鱼的出名也跟一位同样爱惜羽毛的名人有关。他就是东汉初年的著名隐士严光严子陵。

位于桐庐富春江畔的东汉严子陵钓台,两崖秀壁对峙,景色瑰丽奇绝。千百年来,历代名流在此留下了无数咏叹的诗篇和记事的碑亭石刻。北宋名臣范仲淹特别敬仰严子陵的高风亮节,在钓台下为严子陵建起祠堂,并写下了著名的《严先生祠堂记》这篇文章,文章的篇末有一句千古流传、脍炙人口的名句:“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这也成了历代对严子陵的最高评价。

严光是浙江余姚人,据说他原本并不姓严,而是姓庄,别 是著名道家代表人物庄周的后裔。为避汉明帝刘庄名讳,而改了姓。

严光自幼好学,在当地颇负盛名。他有一位老师,叫梅福,是当时研究《尚书》和《谷梁春秋》的大学问家。梅福很喜欢严光,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严光。

梅福是严光的老师,也是他的岳父,还是影响严光成为隐士的启蒙人。梅福任南昌县尉时,经常上书言政。汉成帝永始三年,梅福以一县尉之微官上书朝廷,提醒皇帝应广纳贤士,虚心纳谏,但皇帝根本没有采纳,梅福还被朝廷斥为“边部小吏,妄议朝政”,险遭杀身之祸。于是梅福挂冠而去,隐于南昌城郊,后又隐姓埋名,云游四方,隐居四明山。岳父的归隐在严光心中埋下了一粒种子,在他心中慢慢生根发芽。

《后汉书·严光传》较为完整地记载了严光的生平事迹。其中有一句:“与光武同游学。”意思是他曾经跟东汉的开国皇帝、光武帝刘秀是同学。严光学识渊博又年长于刘秀,二人的关系亦师亦友。当时王莽掌权,刘秀看到王莽心术不正,而严子陵却让刘秀放开眼界,不管当权的是谁,都要以天下为己任,以老百姓利害为准则。严光的这番话让刘秀肃然起敬,日后成为皇帝的刘秀在急需人才的时候想到的第一人就是严光。

光武帝多次力邀这位老同学到朝廷做官。按照常理,凭着与刘秀的关系,严光的仕途是一路光明。但严光却选择了隐姓埋名,隐居不仕。因为严光经历了对王莽政权从赞赏到失望的心路历程,深知朝廷内部斗争的复杂性和险恶性。他希望做一个保持独立人格和思想自由、不委曲求全、不依附权势的隐士。

但刘秀非常想得到严光,口述其容貌,命画师画像,再派人在全国查访。建武五年,齐地有人奏报,看见有一男子披着羊裘垂钓江河,跟画像中的严子陵很像,光武帝立刻命人备下延聘的礼品,派使者前去邀请。前两次均被严光直接拒绝。到第三次去请时,光武帝让使者带去了一封亲笔信,信中写道:

“古之大有为之君,必有不召之臣。朕何敢臣子陵哉。唯此鸿业,若涉春冰,辟至疮瘠,须杖而行。”

意思是东汉皇朝正在初创阶段,形势在初春解冻时的河面上走,事业前途艰难曲折,希望严子陵出山相助,充当“手杖”一般的角色,扶持自己。

相比前两次的直接拒绝,这一次,严光内心闪过一丝犹豫,他答应前去见见光武帝。来到京城,严光拒绝与任何达官显贵来往,他要静心观察考虑,为自己下一步作出选择。但在京中发生的一些事情彻底坚定了严光隐退之心。第一件事是刘秀的大司徒侯霸派人送信给严光,信中言辞狂妄,要严光晚上去府上相见。严光当即语带讥讽地说:“天子请了我三次,我才答应来到京城。天子还未见面,难道要我先拜见司徒吗?”第二件事是光武帝把严光请进宫,论故道旧,一直谈至深夜,光武帝让严光留宿宫中,同榻而眠。

睡梦中,严光将脚搁在了光武帝的肚子上。光武帝倒是好脾气,怕吵醒了老同学,还一直不吭声。但第二天却有太史官来报,说有“客星犯帝座”,意思是冲犯了皇帝的尊严。如果说严光之前还在犹豫要不要出仕,经过一系列的试探,特别是“客星犯帝座”一事给了他一个警告,让他作出了归隐的最终决定。

在民间的传说中,不是严光进京面圣,而是光武帝求贤若渴,亲自赶到桐庐来劝说他出山。而严子陵呢,晚上睡觉的时候照样把大腿直接搁在了皇帝的胸口上。他还向刘秀描述了自己在富春江上垂钓鲥鱼、清蒸下酒的闲适洒脱生活,皇帝连声称好,而严子陵却不失时机地接过刘秀的话头说:“既然如此,我现在过得这样闲适洒脱,你怎么忍心让我得而复失这种美好的享受呢?”刘秀顿时无语,终于拗不过严子陵以鲥鱼味美为托词,只好让他继续归隐富春江畔,消受那种无拘无束的游钓隐逸生活了。

在中国人的价值评判中,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一直是理想的两种境界,所以,历代对严子陵这种洁身自好的隐士也都是采取仰慕、推崇的态度。

拒绝了光武帝后,严光最终选定隐居桐庐境内的富春山,这里是富春江最美丽的一段。两岸山色青翠秀丽,泱泱江水,宛若明镜。这正是严光晚年选择在此修身养性和垂钓观景的绝佳之处。直到80岁,严光离开桐庐回到老家余姚,当年便病逝了。

而桐庐的严子陵钓台,因为严光的高风亮节而闻名遐迩。一座小小的钓台,在七里滩富春江澄澈的波浪之中,显得如此高古静穆,而有如此熠熠夺目,投向我们的心灵深处。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