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化网络化云化自然化 是智能制造的总体方向

来源:大众网 2018-11-23 03:22:08

钟山院士

曾经在重庆大学求学的钟山,这次回到重庆参加“2018智慧产业高峰论坛”,即便已是87岁的高龄,仍然坚持上午一场演讲,下午一场演讲,中间还接受采访。他告诉重庆晨报记者,重庆发展很快,“我还不太了解重庆的智能制造,但坚持数字化、网络化、云化、自然化这个发展智能制造的总体方向,可以大力地提升智能制造水平。”

求学路:17岁来重大学数学

出生在成都的钟山,17岁时来到重庆大学求学。“我还记得,那时候‘坐’了两三天才到重庆。”对于70年前的求学之路,钟山记得很清楚。

在重庆大学学了一年半的数学,18岁的钟山从重庆大学数学系弃笔从戎,投身解放军。1958年3月,以优等生身份毕业的钟山被选调到新组建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二分院工作。

说起自己在重庆的求学经历,钟山称,“影响很大,我还记得那时候我们几位数学老师都很有名,其中一位还是从伦敦回来的。教授们都是很厉害的。”

“最近回来得比较多,重庆的变化非常大。现在对重庆大学、重庆邮电大学都很熟悉。”钟山告诉记者。

搞科研:就是穷光蛋,也要拼命干

70年前,从成都到重庆,钟山要“坐”两三天的火车,如今坐高铁,只需要一个多小时。“整个社会变化都很大。”

1958年3月,被选调到新组建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二分院工作后,钟山开始了毕生从事的导弹事业,并逐渐将研究重点转入地空导弹。

那时候为了让导弹上天,钟山和同事们,白天搞试验,晚上只睡两三个小时。“能够把导弹搞上天是那时候唯一的想法。”钟山说。

也正是如此,在上世纪80年代,钟山所在的研究院流行几句顺口溜,“跟着钟山干,都是穷光蛋;就是穷光蛋,也要拼命干。”

那时候,钟山确实是“穷光蛋”。刚刚改革开放,“我们同学当中不少人下海去了。当时的确是搞导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卖茶叶蛋一个月能挣100元左右,而我们的工资才60多元。但是我们‘就是穷光蛋,也要拼命干’,大家对这个事业非常认同。我们当时很乐观,大家一心想的就是怎么把导弹搞出来。”钟山说,正是因为这样的思想,“让我们取得了重大成功。”

说创新:要实现不同领域的深度融合

在一些科研领域,我国都是从仿制起步,到最后实现自主知识创新。钟山说仿制之后的关键是创新。“对于工程设计来说,在创新中要强调两点,一是理论创新,二是重视实践,搞工程的不重视实践不行。”除此之外,钟山称以前发展的是单线技术,现在强调的是跨域,跨领域、跨理论、跨单位,要综合集成,实现不同学科、不同领域的深度融合。“这些对于我国走好自主创新之路来说都是很重要的。”

在昨日的演讲中,钟山院士也非常强调创新。他说,在提升智慧治理当中,“我们要统筹协调三元空间,综合运用空天地网电一体化,创新发展感传知用的深度融合,强化新一轮智能的深化创新应用,强调以人为本,充分发挥人、知识、机器汇总融合的应用平台。”

对于重庆的智能制造,钟山坦言,自己不太熟悉,但“总的来说,数字化、网络化、云化、自然化发展是智能制造的总体方向。重庆发展很快,朝着这个方向发展,可以大力提升智能制造”。

大咖档案

钟山,1931年出生于四川成都。后在重庆大学求学。1957年毕业于军事工程学院。

我国防空导弹专家、低空防空导弹武器的开拓者和技术带头人、中国工程院院士、国际宇航科学院通讯院士。

先后两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领衔研制的武器已装备于我国陆、海、空三军,其中两种武器参加国庆五十周年阅兵式。

新闻面对面

重庆晨报:您曾经在重庆大学学过一年半的数学,这对您今后的研究有怎样的帮助呢?

钟山:应该说数学是基础,这既是我的爱好,也可以运用到我们的工程上。

重庆晨报:对于奥数教育,现在也有很多分歧,对此您怎么看?

钟山:我支持数学、奥数。我们要发展,总要创新,只有不断地创新才能提高,自然界也是只有创新才能发展。创新自主是重点。

当然,奥数可以根据个人需要来学习,要根据孩子自身的情况,让孩子自主、自然发展。

重庆晨报:这次来重庆,除了参加峰会,还有其他的安排吗?比如在重庆建院士工作站,有没有计划?

钟山:我们也在联系当中,需要条件成熟。

重庆晨报:今年,由零壹空间自主研发的商业火箭OS-X型“重庆两江之星”点火升空,实现了中国首枚民营自研商用亚轨道火箭首飞。您怎么看?

钟山:总的来说,还是支持的。我们干了几十年航天,当然希望航天发展能快一些。

本报记者罗薛梅李晟王淳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