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霄带着小青到伏魔宫后山,那里的树上挂满了妖的灵珠

来源:娱系凡馨 2018-11-24 10:49:22

齐霄将发钗送给小青,小青笨手笨脚的不会戴,齐霄边亲自为她戴上发钗,小青队发钗爱不释手,以后每日都要带着这发钗。和尚成器为齐霄送来莲花灯,提醒他如果莲花灯破了,两个人便会纠缠不清,小青听到此话之后,故意将莲花灯弄坏,她就是想要跟齐霄生生世世纠缠不清。小青心里已经相信了话本上的话,她不想跟齐霄两清,即便齐霄是收妖师,日后会上达九重天,小青亦不在乎,齐霄念着佛经定自己心神,小青不明白,心里有着对方为何不肯承认,反而要处处闪躲,小青执着追问,定要齐霄承认对自己的心。齐霄带着小青到伏魔宫后山,那里的树上挂满了妖的灵珠,都是齐霄用收来的妖所炼化,齐霄称自己手上沾满了妖血,金山寺也被妖所屠戮,所以人和妖注定不能在一起,许宣不在乎夭夭是妖,但他会在乎小青是妖,人和妖之间的仇恨永远不能抹去,小青被齐霄得到这些话伤透了心。冷凝失踪之后,药师宫无主,宋师兄和清风日日去许府门口等着,想让许宣重新回去做宫上,但却连许宣的面都见不着,小青在路上撞到二人,气呼呼骂他们两个人傻,许宣现如今很听夭夭的话,想求情找夭夭比找许宣更有效。

七杀格命中带煞,凡是亲近之人,无一不克,而破军格重情重义,一旦动情,便必定死于对方手中,这便是齐霄的劫数,唯有杀了小青,才能破解劫数,这也是齐霄一直不肯承认对小青有情的原因。徐娇容到许宣家里为小青提亲,小青因齐霄正失魂落魄,徐娇容便劝她别在一棵树上吊死,夭夭和许宣也觉得相亲是试探齐霄的方式,如果齐霄心里在乎小青,就一定会阻止相亲,如果他心里没有小青,那小青也不必再伤神。晚上,斩荒在茶楼等着小青,夭夭带小青到茶楼相见,斩荒却失神的一直望着夭夭,斩荒在此自我介绍,夭夭才得知原来之前在桃花林救她的人是斩荒。小灰跑来告知齐霄晚上要剃度的消息,小青要当面去问问齐霄,抛下斩荒跑去金山寺,斩荒自然明白发生什么事情,装出一副大度的样子,跟徐娇容告别。斩荒在桃林一见夭夭便动了情,这情谊来的蹊跷,斩荒自己都不明白为何会对已嫁人的夭夭动心,但只要他想要的人,无论是否嫁人,他都不在乎。小青的血事关昆仑镜和贪狼命格,斩荒也不能放掉小青,所以必须要让小青对齐霄死心,才能为妖帝所用。

此刻许宣就在金山寺内,夭夭强行抵挡着木鱼之声,到金山寺找到了许宣,许宣本来不想尊重齐霄的想法,在夭夭苦苦哀求之下,许宣答应帮齐霄和小青见一面,许宣在殿内设下抵挡木鱼声的结界,让夭夭将小青带到金山寺的大殿。金山寺外,齐霄的剃度大典开始,夭夭原以为齐霄是一时冲动才要剃度,但见了小青之后依旧要剃度,夭夭觉得齐霄是个铁石心肠的寡情之人,但许宣看得出来,这或许是用情过深,才不得已为之。小青失魂落魄的在金山寺门口坐了一夜,第二天早上,齐霄以法海禅师的身份出来见了小青,小青的这份情彻底被齐霄斩断。潇湘醒来之后,将妖帝现世的消息告诉了九重天,妖帝取心头血的目的众所周知,齐霄的安全此刻成为大家最担心的事情。小青日日借酒浇愁,妖帝不让小青作践自己,小青不领情,要将妖帝赶走,妖帝直接迷晕了小青,将她带走,并取走了小青的血。

饕餮称已将鼎炼好,让妖帝前来领取,但事实上他只抓了四十八只小妖,饕餮知道妖帝受伤,所以出手偷袭妖帝,妖帝跟炉鼎关联着,饕餮本不是对手,但不远处的许宣用夭夭的血,找到了炉鼎的位置,并断了妖帝和炉鼎的关联,妖帝伤势复发而吐血,许宣的实力比千年前更加精进,妖帝暗自震惊。饕餮和冷凝窝里斗,打得你死我活,许宣持天乩剑进入妖洞,冷凝看到许宣之后立刻停手,单独一个冷凝饕餮尚且不是对手,现在多了许宣,饕餮自知难逃,便想玉石俱焚,饕餮将自己的血祭入炉鼎,瞬时整个山都颤抖起来,山洞随时可能坍塌,要想封印这个炉鼎,也只有许宣再次祭奠元神。冷凝祭鼎之后,妖力大损,许宣将她带回药师宫养伤。饕餮重伤,妖帝再次救了饕餮,想要将饕餮收归己用,但饕餮身为龙王之子,根本不服妖帝,妖帝现在欲夺去昆仑山,作为对抗九重天的基地,此举需要龙族相助,妖帝以武力降服饕餮相助。

法海在金山寺外派发粮食,斩荒看小青愁眉不展,便拉着小青去了金山寺,法海拒人于千里之外,不给小青留下半点机会,斩荒想要报复法海,用法力打掉了一个老伯刚领取的一袋米,米里不少虫子,老伯吓了一跳,法海看到后不动声色的又将米变回原样,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逆云绑着饕餮到东海见龙王,饕餮记恨当年龙王臣服于九重天,不愿意认这个父亲,龙王见饕餮伤重,自然是护着儿子,但他对九重天的忠心不减,宁愿带着饕餮去九重天领罪,也不肯被妖帝要挟,迫害九重天。

现在白帝四处寻找妖帝踪迹,妖帝决定尽快着手破军命格,许宣那边已经有了防备,妖帝派出去的小妖们根本接近不了法海,妖帝只能利用小青。龙王替子顶罪,青帝让许宣将饕餮从东海押回,夭夭担心饕餮诡计多端,想跟许宣一起去东海,许宣爽快的答应了,夭夭感到非常意外,本来许宣还让夭夭看管药师宫呢,其实许宣根本不舍得和夭夭分开,所以早就托法海照拂药师宫。妖帝蛰伏千年,现在是时候跟天帝宣战,万象令发作起来痛彻筋骨,妖帝在夭夭身上下了万象令,借许宣之口将消息带回九重天,这就是他向九重天发的第一道战书。

小青将麒麟血放进茶水中端去给法海,法海没有防备,喝下后立刻觉察出不对劲,将整杯水都打翻了,小青上前去抓法海的手,法海的手竟然都被烧坏,法海立刻用传音符向外传讯,但金山寺被斩荒设下结界,传音符送不出去。龙王从西海引来玄水,并将自己的一半修为度给饕餮,为他养伤,修补仙根,龙王知道自己护不住饕餮了,只能以自己顶罪,护饕餮周全,让饕餮躲开许宣逃走。千年前四海之战中,龙王重伤,饕餮曾发誓要杀上九重天,为父亲报仇,但龙王竟然跟九重天低头,臣服于九重天,这是饕餮心中的痛,也因此恨上了自己的父亲。龙王佯装被饕餮打伤,去向许宣求救,许宣看出龙王身上少了数千年修为,身上的伤也不像饕餮所为,已经猜测到事情来龙去脉,但妖帝再次启动万象令,夭夭身痛,许宣分神,饕餮趁机逃走。

逆云将冷凝在药师宫之事告诉小青,小青记恨冷凝多时,现在得知冷凝踪迹,立刻冲去药师宫,却不知法海此刻正在药师宫坐镇。妖帝将法海从药师宫引出来,让饕餮作乱药师宫,药师宫弟子死伤无数,小青看到药师宫尸横遍野,还以为是冷凝对药师宫下手,立刻出去寻找。清风看到小青急匆匆的离开,误会是小青杀了药师宫的弟子,忙去禀报给了冷凝,冷凝安排剩余弟子撤退,自己去寻找小青的踪迹。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