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沙漠中,除了缺水和缺粮,还有这些可怕的东西

来源:徐文聪看书 2018-11-24 14:28:39

几小时后,华生跌跌撞撞地返回基地,他疲惫不堪,只说了一声没有出路就昏过去了。现在出路已明确了,即第四个方向。斯密把华生扶起来,架着他上路。他们摇摇晃晃,一颠一簸艰难地走着。没走多远,华生又昏过去了,他躺在斯密怀里,两眼凹陷,浑身干瘪。

斯密只得背着他走,走了一程,斯密只觉得一阵晕眩,两腿一软,两人一同跌倒在滚烫的沙地上。接触沙地的皮肉立刻烫起泡来。斯密痛苦地呻吟着,背起华生挣扎着站了起来。华生迷迷糊糊地意识到自己不能连累同伴,他发出近似耳语的声音“斯密,扔下我吧!”“不!”斯密斩钉截铁地回答。

强烈的责任感和求生欲望,使斯密力气倍增,又一鼓作气地走完了一段平坦的沙地。前面是一个十几度的大沙坡,斯密咬紧牙关,登上了沙坡。刚走上三分之一的坡路,就滑倒了,他俩一同滚下了沙坡。斯密第二次再登上沙坡,又滑滚下来。这回斯密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了,躺在沙地上大口地喘气。

华生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了,他感到自己是没有可能过这道难关了,还是把生的希望留给同伴。他偷偷地掏出手枪,对准自己的胸膛。斯密一眼就看出了他的企图,迅速地扑过去夺下了手枪他紧紧抱着华生说:“我们同生共死!”斯密解下皮带,一头拴在华生身上,一头拴在自己的腰部,拖着华生在沙坡上爬行。他们的身体被灼热的沙地烧得皮开肉绽,每爬一步都要忍受极大的痛苦。

终于,他俩登上了沙丘的顶端,精疲力竭地昏死过去。一阵凉风吹醒了斯密,这凉风带有塔里木河的湿润,使他精神一振。他睁开眼睛一看,惊讶地发现在沙丘另一面的沙面上露出了零零星星的屋顶和延伸很远的残垣断壁。这分明是他们日夜寻觅的千年古城一一楼兰遗址。斯密想把这个意外的发现告诉华生,可是一张嘴,喉咙给封住了,一个音也发不出来。这是体内严重缺水、生理功能衰竭的征兆。

在这茫茫沙漠中哪儿有水呢?那张羊皮地图启示了斯密:楼兰古城在塔里木河下游处,古城附近的沙土下面就可能有水。斯密拖着华生一同从沙坡上滑到下面的楼兰古城边,先把华生安顿在长有一片沙枣草的土墙边,自己迎着湿润的凉风向城外爬去。他的脸贴在沙地上,鼻子像狗一样地嗅着。离开古城墙半里开外的地方有一个大沙坑,斯密嗅到了水味,他兴奋地用双手像掘土机似的在沙坑里飞快地挖掘,一股清水从泥沙中渗透出来。

斯密一头栽到水里,连沙带水大口大口地喝起来。清凉的水使斯密很快地恢复了体力,又急忙赶回去背华生来喝水。当他走到华生躺着的土墙边时,看到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景象:一个全身长满紫红色圆疙瘩的葡萄人1斯密仔细一看,才认出这串大“葡萄”就是华生。“华生!华生!你听到我的声音么?”

突然,斯密感到脚下一阵奇痒,他低头一看,不禁倒吸一口冷气,地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爬虫。这爬虫像臭虫那样大小,土灰色,薄得像一张纸片,长有许多小脚,飞快地爬动。它们一爬到腿上,就往肉里钻,同时拼命地吸血。那菲薄的身体立即膨胀成一个紫红色的血球。霎时,斯密的双腿变成了葡萄腿。斯密一把抱起华生就往城外跑。不料,那些吸血虫嗅觉灵敏,它们成群结队地跟着人血味紧追不舍。

斯密加快了脚步,迎着塔里木河吹来的风不停地跑着,不知不觉脚下出现了淙淙流水,前方还有成排的胡杨树。斯密这才松了一口气,停住脚回头看,吸血虫已甩到后面去了。他欣慰地笑了起来。斯密把华生送进当地的一个牧民卫生院,医生治好了他们的“葡萄病”。医生还特意带他们到一个牧场上参观,他们看到好些牛的肚子下悬着许多“紫葡萄”,一个牧民挥着鞭子正往牛肚下抽去。医生告诉他们,当地人把这种虫叫草子,它们没有排泄系统,吸足了血,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故事讲完啦,听着都毛骨悚然,这画面我不敢想!我们明天见吧,拜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