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武门之变结束,李渊脑袋发懵,李世民直接跪倒在地

来源:候金龙讲故事 2018-11-24 15:27:11

玄武门之变结束,李渊脑袋发懵,李世民直接跪倒在地

尉迟恭挥舞着一对镔铁雌雄双鞭,电光火石之间,就与齐王李元吉交战在了一起!二人当真可谓是宿敌,上次太子招揽尉迟恭不成,齐王就勃然大怒道要杀死尉迟恭,今日二人真的沙场相遇了! 而这边秦叔宝也策马冲出接下了薛万钧,薛万钧擅长使用一杆月牙长戟,见此之势,将双锏收回腰间,秦叔宝取下了许久不用的虎头錾金枪。 世人都知道秦叔宝号称‘马踏黄河两岸,锏打三州六府,威震山东半边天’,却少有人知,秦叔宝最厉害的其实是一门绝技,那就是——枪剑双绝!一经使出,绝对如当年的常山赵子龙一般,无敌天下! 可是随着当年的对手一一在乱世中消逝,能再次让自己枪剑齐出之人好久都未见到了!此时若不是形势危急,秦叔宝想要速战速决,根本不会出枪,他有自信单凭借一对熟铜锏就能拿下这个‘人形猛虎’薛家老大! 猛将交锋绝对是凶威不凡,两人战场之旁,一般的兵卒根本靠近不了,两杆长武器被两人使得虎虎生风,简直就是水泼不进!

太子府三百好手,秦王一方人数太过劣势,很快一百亲卫就严重减员,一刻钟不到,就只剩下四十几人了! 程咬金眼见形势危急,对一旁的侯君集吩咐一声,随后一声大喝,手中马槊挥舞如轮,一夹马腹就策马直奔对方首脑李建成而去! 所谓擒贼先擒王,眼看自己一方将要守不住,不如拿下太子才能化解危急!李建成见此却临危不乱,依旧眼神盯着李世民,“二弟,收手吧!莫要做无谓的反抗了!” 这已经是今日李建成第三次劝解自己的弟弟了! 李世民笑了,哈哈大笑,“大哥,未到最后,你怎么就能确定是自己赢了呢?兴许你也会眼花呢?” 只见这时从李世民身后的玄武门处,突然冲出了一队人马,人数越来越多,看那架势,大约有千人之多,为首的正是秦王府大将李绩(原名徐绩,也做徐世绩,字茂公,后因为军功被李渊赐姓李),原来在两方人马交战之中,不知何时玄武门竟然被再次打开了都没人发现! 什么?你!

李建成看着眼前形势陡然急转,一颗心骤然紧绷了起来,怎么会这样?难道常何将军出事了? 他做梦也想不到,常何早已经投靠了自己的二弟,连给自己出谋划策的马周都是通过常何的手安插进太子府的!程咬金大笑着喊道,“哈哈,援军来了,尔等竟敢围杀秦王,快快与我拿命来!” 三百刀斧手交战许久已经损失将近百人,还剩下二百人一看一支千人队冲了过来,一个个仿佛被扎破的气球一般,瞬间失去了交战之心!程咬金趁势杀到了李建成身边,大喊道,“哈哈,太子,纳命来!” 太子李建成仿佛没有听到一般,呆立当场,一双难以置信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弟弟,却原来此时李世民已经是张弓搭箭在手,那箭锋所指,正是自己的亲大哥——李建成! 一旁齐王李元吉见此情况危急,大喝道,“混账,老二你敢?” 李世民充耳不闻,仿佛这一刻所有声音都消失了一样! 看着自己的大哥,双眼之中充满了复杂! 李建成忽然笑了,没错,就是笑!

当他看到自己的亲弟弟举着弓箭瞄准自己的时候,内心充满了吃惊和意外,所以就盯着李世民想看看他到底怎么想的。 随后看到了弟弟眼中闪过的一丝不舍和悔恨,李建成明白了,自己的弟弟并非绝情,而是天下大势所趋,二人只能活一个! 于是李建成坦然的笑了,如果自己的死,能够平息这所有的一切,那么来吧!就让自己这个当大哥的扛起所有的一切吧!残酷的是,自己要死在亲弟弟手里! 当李建成笑着闭上了眼睛的时候,听到耳边叮的一声响,随后自己的身体就飞了出去! 等到李建成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迎面而来的是冲自己急速奔来的一匹黑马! 原来,就在李建成闭眼等死的时候,李世民松开了右手,一箭射出,对准的不是自己大哥的咽喉,而是大哥脑后的那根精钢马槊。 他不是在杀大哥,而是在救大哥?这是李元吉倒地之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李世民眼看程咬金的马槊就要落在大哥的脑袋上,而大哥却还在愣神,那表情似乎是一种解脱! 心中后悔之心更重,一咬牙,松开箭支就朝程咬金的马槊而去,但是程咬金乃是绝世猛将,岂是他一箭之下能够击退的?

仅仅是将这夺命的一击打偏了而已,李建成还是被程咬金一杆打在左臂之上,瞬间就从马上飞了出去,程咬金全力的一击,不仅将他打得重伤吐血,而且一条左臂已经残废,明显的是骨断筋折!在程咬金随后驱马赶到将之拉到马背上作俘虏的时候,李建成已经完全昏迷了过去! 而此时的李元吉也已经被俘,高手过招,岂能有一丝分身,就在李元吉分心关注自己大哥的时候,被尉迟恭一道钢鞭打中后背,从马上摔落下来,重伤吐血,随后就成了尉迟恭的俘虏,尉迟恭上前将之提起扔到自己马背上之时,在李元吉耳边小声说道,这是替老牛还给你的! 今日李世民选择的几人,都是自己绝对的心腹,侯君集有统帅之能,可指挥亲卫,尉迟敬德、秦叔宝最为忠义,而真正能替他将此事办的毫无破绽的,只有粗中有细的老魔头程妖精! 两人配合给所有人演了一出好戏,这本是两人早就商量好了的,程咬金此人最是识时务,所以李世民连威胁带拉拢的,交代好,若是此事办成,保他从龙第一功! 好在大家的演技都是实力派,不单单是李建成相信了,就是一向桀骜不驯的李元吉此时也心生感激,自己的二哥竟然能够救下大哥一命!

但是老魔头程咬金悲剧了,已经被李元吉死死记下了,在他心中,头号敌人已经从尉迟恭换为了程知节!可怜老妖精就此为李世民背了锅! 一刻钟之后,玄武门战事完毕,派出秦叔宝和程咬金二人亲自押送太子和齐王回到太子府,同时拿下薛氏兄弟,剿除太子府齐王府一切护卫兵刃,不服者杀!由秦程二将亲自把手太子府和齐王府,没有自己的秦王令任何人不得进出! 而李世民自己,带着一众浑身染血的士兵,和尉迟敬德、侯君集一起赶往宫内李渊处汇报大事! 命李绩带军回师,坐镇秦王府中央,太子府、齐王府任何一处需要支援,李绩有调兵之权!同时也将玄武门之事散播出去,以激发民众舆论! 这个时候的李渊在哪里?李渊全然不知宫内之变,犹自得意的和几个老臣在宫内海池之上划船呢! 昨日老大来报说老二要反,李渊怎么能信,自己的儿子还没有那么丧心病狂,所以今日召来问话不过是训斥一番,让两人平息些争斗,所以此时李渊还在和裴寂、萧瑀、陈叔达等老臣在画舫之中饮酒! 等到尉迟恭手提染血双鞭冲到画舫之时,李渊大惊,连忙问及何事!

“陛下,今日太子和齐王在玄武门阴谋埋伏要杀害秦王,后来被秦王殿下反杀,如今叛乱已平,请陛下下令!”尉迟敬德大声道。 什么?竟有此事?老大老三要杀老二? 被秦王反杀?那,那不是说,老大死了? 李渊一时间头脑有些发懵,后退一步,老脸瞬间有些发白!尉迟敬德见此再次大声喝道,“请陛下下令!秦王正在东宫主持清缴叛逆,请陛下下令!” 很明显,这是红果果的威逼了! 瑀素来刚直不阿,怒喝道,“大胆,敢对陛下不敬?你是在逼迫陛下吗?” 渊挥手按住了萧瑀,平静开口道:“既如此,玄真(裴寂的字)你去会同黄门侍郎裴矩,一同前往东宫和齐王府宣旨,着令两地护卫军士放下武器,一律听从秦王吩咐!尉迟爱卿,去吩咐秦王过来一趟,朕有话跟他说! 萧卿、陈卿,你们都退下吧!朕想静一静!” 完这番话,几人退出之后,李渊仿佛一瞬老了好几岁一样,一下坐在了画舫内的地上! 而此时的李世民,其实就在外面,并没有在主持平叛!

李世民进来的时候,李渊依然是一脸悲痛的坐在地上,见此李世民直接跪倒在地,一个响头磕在地上,“儿臣不孝!” “呵,呵呵!你,不孝?不不不,你孝的很!现在你满意了?这就是你想要的?” 李世民闻言瞬间变色,随后大哭道,“父皇,儿臣不孝!” 李渊怒喝,“起来!既然你想要坐上这个位子,今日朕就给你,为皇者岂是你这般的?给我起来!” 李世民哭的更厉害了,“父皇,儿臣错了,求父皇切莫动怒!保重身体!” 心中实在是担心自己的父亲经不起打击,万一有个好歹,自己可是万死莫赎了!单看此时就已经是气息紊乱,苍老无比了,怎能不让人担心,于是李世民只知道磕头! 李渊长叹一声,心中无比悲哀!不管怎么说,自己的这个儿子总算还是孝顺的! “二郎啊!你可知为父心中,一直最是中意你做皇帝的?不是因为你的能力和武功,而是因为你的心够狠够硬! 大郎你们两人争斗多时,为父岂能不知,但是自古皇家无亲情,明知道我的两个儿子必须分个你死我活才能结束,为父却是无能为力!只能这样一天天的拖着,盼望着你们能够就这样的多将就一天是一天,因为为父不想失去你们任何一个人! 可是这一天还是来了! 既然如此,答应为父一件事!” “父皇请吩咐,儿臣万死不辞!” “朕明日就册封你为皇太子,朕不盼着你能松手仁慈放过建成和元吉的儿女,只希望你能给他们留下一丝血脉就行,你已经杀了自己的兄弟,给他们留一个后可行?就当我这个做父亲的求你!” 这,这? “父皇,您误会了,儿臣并没有杀大哥和三弟呀!也并不准备要杀他们呀!”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