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唐代著名诗人,他和王涯、令狐楚合称“三舍人”

来源:婷婷家梦 2018-11-24 15:28:47

张仲素(约770-819),字绘之,河间(今河间市)人,中唐著名诗人。贞元十四年(798)登进士第,与李翱(韩愈提倡的古文运动的积极参加者)、吕温(诗文在当时均有名)同年。因朝中无援,很久未能授官。后又中博学宏辞科,始任武康军从事,这是地方官的佐吏,品级很低。贞元二十年迁司勋员外郎,又调任翰林学士,不久被宰相韦贯之排挤去职。当时宪宗寻求卢纶诗文遗草,敕仲素编集进之。后被任为中书舍人,当时与王涯、令狐楚俱以文学著称,合称“三舍人”。以文学才能而论,王涯、令狐楚都不如张仲素,但后来王涯与令狐楚都当到宰相,张仲素却没有这样幸运,只做到中书舍人这样七品以下的小官,也就算到头了。

据《唐才子传》说:“仲素能属文,法度严确。”还认为他的诗文完全符合曹丕在《典论·论文》里提出的要求:“文以意为主,以气为辅,以词为卫。”还称赞他“善诗,多警句,尤精乐府,往往和叶宫商,古人有未能及者。”如《秋闺思》中的“梦里分明见关塞,不知何路向金微”、“欲寄征衣问消息,居延城外又移军”和《秋夜曲》中的“秋逼暗虫通夕响,征衣未寄莫飞霜”等等,都是历来为人赞赏的名句。

张仲素生长的中唐,当时,大唐帝国刚经历了安史之乱(756763),这场历时八年的战乱,使唐代的“升平盛世”已一去不返,代之而来的是内乱不断、外患频繁。但封建统治者皇族、勋贵仍然过着腐朽糜烂的生活;而各节度使割据一方,俨然是小廷,也过着穷奢极欲的生活。繁重的徭役,种种苛捐杂税,压得人民喘不过气来;腐败的朝政,也让人见不到光明,看不到出路生活在这样的社会里,人人感到十分压抑。因此,在当时的文坛上,李白式的豪情浩气,已荡然无存;杜甫式的忧国忧民、一心盼望社会能由乱转治的热情,也不复存在。

在中唐前期(这里说的是唐诗分期,不是历史分期,一般认为杜甫逝世之年772年是盛唐诗与中唐诗的分界),出现了两种不正常的现象,一种是感情颓唐,气势衰飒;另一种是逃避现实,粉饰太平。在积极方面,这时闪烁着现实主义光芒的“为时而著”、“为事而作”的“新乐府运动”正在酝酿之中,张籍已开其先河,到元和年间(806820)主将白居易终于擎旗登场,“新乐府运动”蓬勃兴起。张仲素在当时却别树一帜,一直把目光瞄准边塞诗,虽说他的五、七言绝句“以善写闺情见称”,但他诗里的闺中人魂牵梦萦的多数是戍边战士,把闺情融进了边塞诗中,而且富有浪漫主义色彩。这在中唐诗中是比较少见的。

边塞诗兴起于初唐,成熟于盛唐,并出现了写边塞诗热。当时的著名诗人大多写过边塞诗(包括从军诗),其中高适、岑参更以善写边塞诗著称,成为盛唐最有代表性的边塞诗人。盛唐绝句能手王昌龄曾运用绝句形式写下了不少优秀的边塞诗、从军诗,享誉千古。但到了中唐,这股边塞诗热慢慢冷下去了。主要原因是在抵御外族入侵的边境战争中,唐军屡屡失利,再也没有盛唐时那种胜利的喜悦与威武的气概;同时,外族入侵者常常深入内地已不存在原先的边塞了。

著名的诗人白居易、元稹、韩愈、刘禹锡、李贺等,很少写边塞诗,“大历十才子”中写边塞诗的也不多其他较有名的诗人如张籍、姚合、武元衡、王涯、令狐楚,鮑蓉等人,虽写过少量边塞诗,一般每人只有两三首,内容大多是写乡思与边愁,反映边地荒凉与边塞不宁等,绝无豪迈的气概。当时只有李益的边塞诗不仅数量多,而且质量也高,颇负盛名,但他的诗“悲壮宛转”,不免有“令人凄断”(胡震亨:《唐音癸签》)之感,不再有盛唐诗人那种乐观、豪放的气概。

然而,张仲素则不然,在他现存的39首诗中,与边塞有关的诗有17首,几乎占百分之四十五,其中《塞下曲五首》,抒发了立功边陲、收复失地的豪情壮志。请看其第三首(据《全唐诗》引录):“朔雪飘飘开雁门,平沙历乱卷蓬根。功名耻计擒生数,直斩楼兰报国恩。”

读了这首诗,不禁令人想起王昌龄的《从军行七首》其三:“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两诗有异曲同工之妙。因此,胡应麟在《诗薮》中说:“江宁之后,张仲素得其遗响,《秋闺》、《塞下》诸曲俱工。”管世铭在《读雪山房唐诗钞·凡例》中也说:“张仲素《塞下》、《秋闺》诸曲,升王江宁之堂。”他们都把张仲素看成是王昌龄当之无愧的继承人。王昌龄在盛唐诗人的绝句创作中,是最有权威的个,有“诗家天子”的美称,而说张仲素“得其遗响”、“升王江宁之堂”,可见对张仲素评价之高。另外,张仲素的《春闺思》也是一首脍炙人口的佳作:“袅袅城边柳,青青陌上桑。提笼忘采叶,昨夜梦渔阳。”

李锳在《诗法简易录》中说:“……妙在前二句皆说眼前景,而末句忽掉转,说到昨日之梦,便令当日无限深情,不着一字而已跃跃言下。……笔法之妙,最耐寻味。”俞陛云在《诗境浅谈续编》中更是说:“五言绝句中,忆远之诗,此作最为传神。”张仲素的事迹在新、旧《唐书》中,都附在其孙子《张濬传》中。《全唐诗》存其诗39首,《全唐文》存其文27篇。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