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正的硬币:苏格拉底因何而死,真理已死的希腊文明,民主的衰亡

来源:立正的硬币 2018-11-24 15:28:39

文章为小编原创,所有的历史资料均来源相关的历史资料和互联网

我们知道希腊有着三大哲人,他们在西方的历史上就相当于是中国的圣人孔子孟子,大哲学家老子。而这三位智者更是一脉相传的师徒,其中这三位先哲的先驱就是大智者苏格拉底,然而大哲学家苏格拉底却在晚年的时候被宣判,被公民大会投票处死。为什么号称智者一生追求民主政治的苏格拉底自己会被以如此的方式处死呢,就让我们一起揭开苏格拉底的死因真相。

苏格拉底生平与介绍

苏格拉底从小长大在一个非常平淡的家庭,他的父亲是一个工匠,家里并不富有。苏格拉底非常的热爱自己的国家,决心维护雅典的民主,他年轻的时候三次从军为了自己的国家甘愿付出自己的生命。而且他在战场上非常的勇敢,能够冒死解救自己的战友,后来苏格拉底才弃戎从文,潜心于教育事业,他虽然没有创办过学校但是一辈子收了很多的学生,在苏格拉底的眼中,市场、麦田、街道无不是他教育学生的课堂。苏格拉底没有老师,但是他善于学习,靠着自己就学习了大量的知识。

我们知道苏格拉底在传言中是一个长相平平的人,但是他却是有着一位漂亮的妻子,而苏格拉底更是一个怕老婆的人。曾经苏格拉底在教育自己的学生的时候,苏格拉底的妻子和他大吵,而就在这个时候苏格拉底的妻子更是拎了一桶水迎面泼在了苏格拉底的身上,然而苏格拉底却对着自己的学生笑道:“我就知道,打雷之后就要下雨。”不免引得众人大笑,而苏格拉底对老婆的维护可见一斑。而且苏格拉底在有一点上和孔子也很接近那就是为人宽仁,就连自己的敌人也不计较,比如有一次苏格拉底被人打了,他却没有还手,而只是笑笑说:“难道我被驴子踢了,还要踢回去吗?”这一个故事就好像孔子从不计较别人和自己的见解不一样一样。而苏格拉底最伟大的地方就在于追求真理的精神。苏格拉底为人喜欢和人辩论,对于一个问题通常都是不辩论出道理都不会放弃。而且苏格拉底为了追求真理,喜欢和多种多样的人辩论,如果你走在雅典街头和苏格拉底生活在一个年代,那你肯定就可以看见伟大的哲学家苏格拉底在街头与人辩论的身影,于是苏格拉底一直鼓励自己的学生提出不同的意见,引导他们去和人辩论,常常因为自己的学生和自己提出相反的观点而高兴。

同时苏格拉底在思想方面还有突出的贡献,他是西方历史的伟大的早期哲学家,是历史上的第一个唯心主义者,他把人的精神和实质肉体脱离开来,并且主张人们去不断地学习从而让自己的灵魂向善。而且苏格拉底坚信法律,他至死都在维护法律的公正。并且苏格拉底极为的提倡民族政治,但是在另一方面他又反对没有效率的盲目的民主制度,这或许就是他最后死亡的一个原因。

苏格拉底之死

我们知道史料记载中,苏格拉底是被三个雅典公民给告上公民法庭的。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公民门向法庭状告他,理由有两条。第一是说苏格拉底不信仰城邦的神明,而去信仰自己的神,并且引进了城邦外的新神。第二条罪名是他到处散布自己的思想,腐化了当时许多的雅典青年。而当时负责这件事的是由五百多人组建的临时陪审团,这是一种以民主形式组建起来的临时法院,是一种大众法庭。而这次的审判既是关于信仰哪一种神灵,又是一个要不要民主的一种政治上的审判。这次审判的分歧在于,第一在于要不要民主政治的问题,其实实际上应该是怎么样实现民主政治的问题,因为我们知道其实苏格拉底是支持民主制度的。

我们知道伯利克利时期说,希腊之所以是民族政治是因为希腊的权利是直接掌握在所有的公民手中,而不是掌握在少数人的手里。而苏格拉底不这样认为,他认为城邦不应该完全让公民自己治理,而是应该把他交给那些知道如何治理的人,代替大家治理城邦。这个说法有点繁琐,其实简单来说,就是苏格拉底支持的是那种各司其职的贤人政治,而不是盲目的民主。而他的这种思想自然是不被当时的民众所接受,人是社会性的动物,是政治的,而苏格拉底的这种思想必然要直接侵害到他们手中的权利,于是苏格拉底就走在了民主的对立面,被认为是“民主”的敌人。而另一条分歧就是既然参与公共生活是要具备美德的话,那么这种美德是不是可以传授给别人。

而苏格拉底坚持认为,真正的知识是要在通过自己绝对追求中才能获得的,如果一个人不知道绝对的医学知识就不可能治病。而不知道关于善的绝对知识就不可能去实现民主政治,而因此鼓励人们去学习,因为我们知道在他认为人需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去改善自己,从而是灵魂回归美德。而当时的公民陪审团其实很多都是没有文化知识的,于是苏格拉底就用自己的诡辩去和这些人和他们谈话,揭露他们的无知和愚蠢,从而激怒了城邦的所有人。于是苏格拉底的死就成了一种必然。而最终苏格拉底在陪审团的决定下,被投票处决,判处了死刑。而苏格拉底在得知自己的判决结果后,没有逃跑,而是欣然服刑,最终他当着自己弟子的面服下了毒酒自杀。苏格拉底是一个有着大智慧的人,却最终被自己热爱的民主处决。而从苏格拉底的死我们也看见了民主政治的衰亡,雅典城邦的民主政治其实是一种多数人的暴力的本质,而苏格拉底也是雅典城邦的真理之死,预示着城邦民主的消亡。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