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洌起身,将披风披在叶琉璃的肩上

来源:冷之历史笔谈 2018-11-24 17:30:30

东方洌起身,将披风披在叶琉璃的肩上,细心为其系上带子。 “虽然我不懂武功,但之前看一次也觉得挺唬人的,”扭头见向某人,“心肝儿,你也尝尝呀?” 东方洌看见叶琉璃双手抓着鸡翅,啃得满嘴是油的情景,忍着饥饿微微一笑,“我还不饿,你先吃。” “饿不饿也要尝尝,这东西权当零食,来来来。”说着,抓起一只最大的鸡翅塞到东方洌的手中。

貂蝉看向自家不染尘埃的主子,其身上有墨汁,手里捧炸鸡,只觉辣眼睛,“要不然殿下和主子先用膳,属下去厨房帮忙。”实在不忍心见主子的狼狈样。 “去吧去吧,鸡腿炸完了告诉我。”叶琉璃摆了摆手。 嗖地一下,貂蝉脚底抹油的跑了。 貂蝉走了,某人就任人宰割了。 叶琉璃挤了挤眼睛,“心肝儿,都没外人了,你就别端着架子了,尝尝嘛。” “……”东方洌叹了口气,只能认命地低头咬了一口,但当酥脆的面皮和浓香入口时,非但感觉不到的丝毫油腻,反倒是有种解馋痛快之感。

“好吃吧?”叶琉璃笑眯眯地等着。 东方洌,“不错。” “继续啃。” “……” 在叶琉璃的双目咄咄之下,东方洌无奈,只能低头尴尬的啃。 叶琉璃又拿了根鸡翅啃着,“你会不会觉得我很恶趣味呀?你越是不想表现什么,我便越想看什么。” 东方洌失笑,已将一根鸡翅啃完,很自然地伸手去拿第二根,“只要你想看,我便没有不想表现的。” 叶琉璃声音顿了下,“等等!为什么你啃了鸡翅嘴上没油?手上也没多少,你作弊。

东方洌无奈,硬是用鸡翅在嘴上蹭了几下,令薄唇油亮亮,“这样行吗?” 叶琉璃笑意更深,“这才有点意思,不过话说回来,你们这些皇子是不是从小在宫中被教导各种礼仪,严加训练?” 东方洌依旧慢悠悠地啃着,姿态优雅,“他们是。” “他们?”叶琉璃知道指的是太子等人,“那你呢?” “我靠模仿他们。”东方洌道。 叶琉璃心中难受,“可怜的心肝儿,你放心,有我在,以后没人欺负你了。

东方洌失笑,点了点头,“好。” 叶琉璃心疼得要命,如果不是手上满是油,叶琉璃朕想起身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炸鸡的香味儿弥漫,偏殿里忙了整整一天的某人闻着香味跑了出来,当见到树下面两人柔情蜜意的啃鸡翅时,气得半死,狂奔着冲了过来,“我说麦当娜你没良心,小爷我为了你们每天每夜研究灵丹妙药, 你倒好,有好吃也不想着小爷,你知道你们胡国菜很难吃吗?清汤寡水的,小爷都瘦了。” 叶琉璃刚要怼回去,但见那么注重形象的连翘连假发都没带,圆滚滚的头上长出了一层头发,配合其清秀的面庞,倒像生涩的高中男生,噗嗤一笑,“谁说不想着你?就知道你辛苦,特意做夜宵给你。

给我做夜宵?呵呵,那我的夜宵呢?别告诉我,在你肚子里。”连翘盯着叶琉璃和东方洌嘴上的油,更是闹心。 东方洌缓缓道,“连大侠误会了,你的那份应该还在厨房里,很快便会被送到偏殿,而硕珍也是先用一些,毕竟其身子重不能饿坏了肚子。” 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让连翘无话可说,他再没出息,也不能和个孕妇争吃的吧? 一时间,连翘气呼呼的还说不出话来。 叶琉璃噗嗤一笑,打破了僵局,“行了行了,是我的疏忽还不行?这里还有两个鸡翅,来来连翘大人先吃着,”而后扭头喊道,“闪电侠,再去取一些鸡翅,鸡米花和鸡腿。” “……是,殿下。”貂蝉再次运起了内力,几乎是跳过去。

连翘也不客气,坐下拿起来鸡翅就啃,当吃下去两口,马上惊为天人,“好吃好吃,这辈子我吃多了鸡,但这么好吃的鸡还是第一次吃到。” “要我教你做法吗?”叶琉璃问。 “不用,做给我吃就行。”连翘答。 饶是知晓连翘没有红尘之心,犹如孩童未开窍,但东方洌依旧心情不爽,“炸鸡是玉兰和玉珠所做。

你若喜欢就让她们做给你吃,但在宫中尚可,若你出宫怎么办?” 连翘已经风卷残云地把两只鸡翅吃完,“把她们俩掳走,我想什么时候吃,她们就得什么时候做。” “……” 叶琉璃瞪了东方洌一眼——让你逗?连翘他是正常人吗?如果连翘哪天真跑出去顺便把玉兰和玉珠掳走,我饶不了你。 东方洌剑眉微皱——我哪知道会这样? 叶琉璃白了一眼——不管,你要是想不出个办法,今天晚上就等着睡地板吧。

东方洌无奈地叹了口气,垂眼片刻,而后若无其事地抬眼轻笑,“连大侠,你行走江湖来去自如,如果带两名女子不说行动不便,影响也不太好,在下倒有一计,让你既不用亲自动手,又不用带着两人。” “哦?什么好办法?”连翘喜滋滋。 叶琉璃也好奇。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