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之算计:老公你且千万莫去啊,去也只怕是白白送死

来源:玉子说娱乐 2018-11-24 16:17:31

查克回到自己住所,坐在沙发上,一脸的无奈。老婆看见便问怎么回事,查克便把原委说了出来,老婆便说道:“老公你且千万莫去啊,我们能力不够,去也只怕是白白送死。”查克说道:“我也知道,只是无奈如果不去的话,那在这底盘怕是就呆不下去了啊,政府随时可以把我们撵走啊。”老婆问道:“那你是一定要去了?”查克说道:“这是肯定的,就是不知道去了该怎么办,真的是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了。”老婆想了一会,便出了一主意说道:“我有一办法,就是怕你不肯。”查克说道:“快说快说,有什么办法,我怎会不肯。”

老婆便说:“你不是有几个手下吗?”查克说道:“那又能怎么样?”老婆说道:“你只管把手下全部带去,然后让他们去送死,多送几个最好,到时候你就回来跟罗德警长说自己是在是没有办法,自己的手下都差点死光了,还是未能伤到对方一根毫毛,让罗德警长去请别的夜魔处理。”查克说道:“可是这样的话,让自己人去白白送死,我怎么忍心啊!而且如果这样的话,以后还有哪个夜魔敢跟着我混啊?”老婆又说道:“老公,若不这样的话,那惨的就是我们自己了,如果老公觉得对不起自己人,可以在他们死后给他们家眷一笔不小的补偿,这样也算是对得起自己手下,而且也不会让别的夜魔认为你不顾手下死活,保全名声的同时又保全了自己。”查克说道:“嗯,这是个不错的主意,我果然娶了一个好老婆。”说完当下便去找自己手下。

“这几天,段傲天你哪都别去,就好好呆在房间里。”残月说道。

“为啥啊?”段傲天问道。

“先前你把警察弄过来,而后你又杀了那个药材商,虽然说药材商的问题是解决了,不过大家也都认得你了,你要是再往什么地方乱跑,被别的人认出来报了警咋办?”残月说道。

“不就是再多几个警察吗?”段傲天说道。

“如果只是几个警察,那就真的是完事大吉了,你怎么不想想夜魔啊?何况要是警察被杀多了你觉得纯种人的政府会善罢甘休吗?到时候引来更多的敌人那才是真的麻烦大了。”残月怒道。

“额,那好吧,我不出去便是。”段傲天说道。

“这几天大家可以四处走走,这个地方毕竟比较偏僻,离市中心比较远,警察也基本没有,不过这种地方夜魔应该比较多吧。”残月说完便找了个地方躺下睡了去。

累了这么几天,其他人也都找了个地睡了。

“报告警长,在一条小巷发现了赵叁人的尸体。”一名警察对着手机说道。

“什么?在哪条小巷?这赵叁人怎么死的?”罗德警长问道。

“在东三街旁边的那条小巷了发现的,脑袋上直接打出一个大窟窿来,周围有被烧焦的痕迹。”警察说道。

“你们在那等着,我现在就过去。”罗德说完立即开车去了。

不一会儿,罗德看到了赵叁人的尸体,罗德自言自语道:“好大胆的似人类,才离出事几天就把人给杀了,报复心真强啊。”一名警察上前说道:“需不需要把这案子通知上级?”罗德说道:“没有必要,只是死个人而已,又不是死的是个市长或者省长的家属。”罗德顿了顿,打了个电话给查克:“喂,查克。”

查克:“干嘛,你的事情我正在办呢。”

罗德:“我是想告诉你,如果能够活抓了那群似人类,那是最好不过,如果不能活抓那就杀了算了,但是尸体要带过来。”

查克问道:“为什么,这种事情一般死活都不管的啊!”心下却想:“真是奇怪了,死的活的不是都一样吗?”

罗德:“你就别问那么多了,平常给你们好处养着你们,现在叫你们做什么去做就是了,几个似人类又不是解决不了。”

查克:“知道了。”心下却想:“哼,真好意思啊,你们给的那点东西难道还要我把命给送了不成,哼,到时候我便说已尽力便是。”

另一名警察上前说道:“警长,为什么要活抓这群似人类啊?他们杀了我们这么多人,直接把他们杀了替兄弟们报仇不多好。”罗德却怒道:“你懂什么,先前只是兰瑞批发市场的一点纠纷,但接着呢却是我们的人死了,然后呢就是这赵叁人死了,性质这么恶劣的案件,倘若夜魔抓到活的,到时候就说是我们抓的,让后将犯人绳之以法,判个死刑不也是一样死?何况这样还更能凸显出我们这一群警察在处理重大案件方面的厉害之处。如果只是抓到个死的,那只能说明我们没有本事抓活的。当然了性质这么恶劣的案件,只要能够把罪犯抓到,那也可以。但总之,这群似人类是肯定得死的。”这名警察说道:“原来如此。”

过了一两日,残月一行五人也都休息的差不多了,残月准备自己出去走走,便说道:“我想自己一个人出去走走,段傲天你一定得在房间里呆着,记得不?”段傲天说道:“知道知道,难道是还怕我跑出去不成?”残月继续说道:“嗯,说实话我是有点怕的。”其余三人笑了笑,段傲天吼了一句:“有什么好笑的?”其余三人便止了笑。残月随即走了去。凌风说道:“既然段傲天不能出去,那不如我们出去怎么样?”谢贤说道:“可以啊,反正我也无所事事。”赵麟说道:“那就出发。”说完自己一个人先走了出去,谢贤和凌风相互望望,也跟了上去。“唉,倒霉,就我一个人不能出去。”段傲天自言自语道。

过得一两个时辰,段傲天在房中听得敲门声,过去开门抬起头来就看到三个尖鼻子、尖耳朵、黑眼皮的夜魔,这段傲天首先开口问道:“有什么事?”其中一个领头的夜魔刘宇息说道:“原来是个似人类啊,温度这么高。”还没等人家说完,这段傲天就开始插话了:“到底有什么事?没事我关门了。”刘宇息说道:“看来你是新来的,不知道这的规矩。”段傲天“哦”了一声问道:“这有什么规矩?” 刘宇息指着周围说道:“凡是在这一个片区居住的人,每户都要交保护费,一个月50金币,一分也不能少。”段傲天说道:“原来是收保护费啊!” 刘宇息说道:“但凡是新来的住户,不管是买的房子还是租的,只要是住在房子里面的,就要在当天交保护费,每一个月收一次。”段傲天说道:“那若是没有呢?”

刘宇息说道:“没有,那便是找死!”段傲天说道:“那我就让你死一次。”说完一个火拳打向对方,这刘宇息反应也不慢,脸上一阵黑雾把自己的脸给裹了起来,这段傲天一拳过去人没伤着,倒是把这刘宇息打出几米之远,其他两个夜魔看到如此情景,惧怕对方,纷纷往回跑,直到站在刘宇息身后。刘宇息看着地上自己的脚划出的痕迹,顿时拿出了法杖一个黑暗之球打了过去,这段傲天一个火盾便把对方的黑暗之球给融化了,刘宇息看到对方反击,便开始使用各种法术打击对方,其他两个夜魔看到老大出手,自然是跟着上前打,顿时只见四周:火箭漫天飞,黑风四处刮;红芒一点飞,黑气三处绕;火焰冲天际,一切归平静。没有几个回合,这刘宇息三人便是被打得伤经动骨,两个手下都断了一条手臂,刘宇息自己断了一根手指头,三人站在段傲天对面气喘吁吁,刘宇息说道:“有本事你就给我呆着别跑。”段傲天说道:“刚才没能拿下你的脑袋,现在老子就一直呆着等你来。”刘宇息自己才说完就化作一道黑雾跑了去,连后面段傲天说了什么话都不知道。

“堂主,不得了了。”刘宇息跑到堂主房间中说道。

赵光转过身来,说道:“怎么不得了了?”刘宇息继续说道:“今天去收一新住户的保护费,非但保护费没有收成,还挨打了一顿,小的们不是对手,我的两个手下被断了胳膊,我挨掉了手指。”说着刘宇息抬起了自己的右手,露出了十指不在的一只手,刘宇息继续说道:“请堂主给我们做主啊!”堂主问道:“是个什么样的人,居然把你们打成这样?”刘宇息便把段傲天的长相描述了一番,然后把和段傲天打斗的经过也详细的说了一下。接着堂主赵光说道:“辛苦了,医药费就都由我们出吧,你们三个就好好养伤就是,剩下的就交给我们去替你们解决就好。”刘宇息说道:“多谢堂主。”

说完走了出去。赵光对着身边的执事红岚说道:“明天中午给我准备好十个黑武士,一齐前去解决。”红岚说道:“不现在就去吗?”赵光说道:“现在天色已晚,去了周围的住户还以为要出什么大事,肯定都紧闭门户,不肯出来,倘若我们明天中午去,阳光明媚,就算不出来也可以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情况,到时候我们把不交保护费的住户打个半死,这样反倒彰显了我们的威严,以后这样的钉子户就会越来越少。”红岚说道:“堂主好计策。” 

傍晚时分,残月、凌风、谢贤、赵麟一行人等陆陆续续回到房中,残月第一个开口问道:“段傲天,你没跑出去吧?”段傲天说道:“这怎么可能呢?相反,我不止没跑出去,还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谢贤好奇道:“什么好事?”段傲天得意道:“你们猜猜。”四人相互望望,都摇了摇头,残月说道:“猜不出来。”段傲天说道:“这个好事就是,在你们出去的时候,我一个人就替你们摆平了来收保护费的人。”紧接着就把自己和那三人的经过说了一番。残月听完后大吼道:“猪头,还好意思说替我们摆平了收保护费的人,这叫摆平啊?”凌风问道:“冰贤侄,此话怎讲?我有点不明白。”残月说道:“还亏你是最有知识文化的人,连这都不知道。”凌风说道:“实是不明白,还请赐教。”

残月说道:“你们也不想想本来我们一路上惹的事就不少,来到这偏僻的地方,也可以说是平民窟吧,自己也不想想这种地方肯定是黑社会成群结党啊,能够在这里生存下去的黑社会都多少有点本事,你们还真的以为来这收保护费的就三个人?”谢贤说道:“你的意思是怕招来更多的人?”残月继续说道:“倘若一开始,你(指着段傲天)把50金币给他,他便会离去,若是警察那边派夜魔过来找我们麻烦,我们说不定就可以靠这50金币消消灾,就算消不了灾,也能减少点麻烦,现在倒好,要和本地黑帮斗了,指不定连其他夜魔也给招来。”谢贤说道:“如果把本地的黑社会铲平了,估计这里也就不会有什么麻烦了。”段傲天说道:“就是,大不了把这里的黑帮给铲平了去,也是一桩好事。”残月说道:“如果对方实力太大,那我们继续跑路。”谢贤说道:“这怕得到时候再说了。”说罢,五人便一齐睡去。

第二天中午,往残月住所送外卖的人到残月住所附近,就看到周围有夜魔的黑武士、还有堂主、执事,吓得连饭都不敢抬过去,抬起手机打了个电话给残月:“你们订的饭已经到你们住所附近了,只是我不敢过去。”残月问道:“为什么不敢过来?”送外卖的说道:“你们自己出来看看就知道了。” 残月没有开门,只是走到窗户旁往外看了看,但见住所周围十个黑衣人团团围住,每个黑武士身上都别了一把亮晃晃的银刀,黑武士的周围还站了很多观众。残月便说道:“这样吧,等这些家伙走了你再把饭给我送过来怎样?”送饭的说道:“好好好,那我先回去了。”残月“嗯”了一声后挂了电话。旁边的四人都听出了不对劲,谢贤开口问道:“怎么了?”残月便把电话上的情况说了一遍,凌风说道:“这黑武士可不是一般的打手啊,而且一来就是十个。”

段傲天问道:“那都是些什么类型的打手?”凌风说道:“这种打手是从最底层的打手提拔上来的,被提拔的都是在平常的战斗中表现卓越的打手,出手快、下手狠、打得准是其最突出的特点。”残月问道:“那这十个黑武士和我们比怎样?”凌风继续说道:“如果是单打独斗,跑是绝对跑得掉,但若是要打赢,自己也会有损失;但若是一齐上,那便是绰绰有余。”段傲天一听凌风这样说,心下高兴:“自己也没惹太大的祸。”于是便说道:“唉,那也不怎样吗,我还以为是什么厉害的人物来了呢。”残月说道:“那么大家就顺便看看这些打手是什么样吧!”说完大伙一齐走了出去。

“站着”赵光说道。

“有什么事?”残月问道。

“昨天我的人来收保护费,却反倒被你们的人给打了一顿”赵光说着指了指段傲天。

“打就打了你们想怎么样?”段傲天大刺刺的说道。

“哼,好大的胆子,给我上。”赵光说完,周围的十个黑武士便一齐上去。

“查哥,查哥,我查到他们在哪啦。”一个查克手下说道。

“哦,在哪?”查克问道。

“他们就在华兴小区。”手下说道。

“可知详细地址?”查克继续问道。

“现在我便可带你亲自前去。”手下说道。

查克说了一声“好”,便让手下带自己前去了。

过了一会儿,便到了华兴小区。“查哥,你看他们就住在那里。”手下指了指残月一行人住的地方,查克说道:“好,把人都调过来,明天就去把他们做掉。”手下立即说道:“是。”

又过了几日,残月一行五人并不见有什么人来惹,段傲天在房中说道:“恩,看来这的黑社会被我们铲平了,也就这么几个人。”谢贤说道:“对于普通民众来说,应该还是算多的了。”五人正互相说话间,从窗子外突地飞进来一个黑暗之球,顿时房子周围外,无数的黑暗之球、暗箭、地刺一齐涌向残月一行五人,段傲天说道:“居然还有后台,而且是偷袭,混账。”说完,召唤出一条火龙,火龙在前人在后跟着冲了出去;残月举了一面冰盾在前火枪在手,也跟着冲了出去;谢贤左手光盾,右手激光剑向外冲去;凌风凭借其敏捷的身形,找一空隙也冲了出去;赵麟看看大家都走了,直接一个次声波把一面墙给轰塌了。

“兄弟们,给我上。”查克大声说道,然而自己却站在较为远的地方放技能。顿时,只见残月一行五人和十几个地层的夜魔打的热火朝天,难解难分,真可谓是:兵器法杖到处打,盾牌刀枪迎风去,黑云星光绕成团,你来我往生死分。查克纵然人多,但却不如残月一行人一般,各个身怀绝技。不多时,残月一行人便是打的周围的夜魔遍体鳞伤,查克在远处看到情形不妙,早就跑的影子都没了。查克的手下看到自己人一个个接着背打倒在地,己方逐渐势微,也纷纷逃跑。段傲天说道:“啊哈,也不过如此嘛。”凌风说道:“这些人身法明显比前几天的人差了好多啊,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残月说道:“不管怎样,还是离开这里的好。”说完,几人回房收拾行李,立即出走。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