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时期,“两次”向澳军投降的日本第二大队

来源:幽默的阿苗 2018-11-24 19:48:10

1945年5月3日,冲绳战役已经到了最后的紧要关头,此时在太平洋的另一头,日本第18军第41师第239联队第2大队却在竹永雅晴中佐的带领下集体投降。由于感到耻辱,日本军第十八军军长官安达二十三痛骂第41师竹永雅晴,真挚地向日本天皇谢罪,一直持续到这次战争落幕。

在日本天皇下达投降命令之前,纵观整个日本,整建制日军投降非常罕见,虽说比较少见,但细细想来,其实也是合乎逻辑的。在新几内亚战役中,由于澳军沉重地打击了竹永雅晴中佐所率领的第二大队,第二大队所属的第四十一军团,遭受重创,人员总数从15000人锐减至1000人左右,元气大伤,竹永雅晴的亲信部下残余五十余人。他们早已被打得元气大伤,后勤补给已经被切断,弹药也所剩无几,所有人的子弹加起来也就750发,境况十分悲惨。孤立无援的他们在桑道恩省的巍巍大山里东躲西藏,艰难逃生。在这样的绝境下,他们决定抢劫村庄,以改善他们目前艰难处境。他们选了一座只有几户村民的小村庄,戏剧性的是,即便是对付这样的小村庄,他们也失败了,被村长用原始的长矛和几颗手榴弹予以还击,最终虽说是以竹永雅晴胜利赶跑村民结局,但却也不是不损一兵一将的完全胜利,以牺牲两名士兵性命为代价,换来了这次和村民之间争夺战的胜利,可见,此时日本皇军的战斗力可见一斑。

这些被竹永他们打跑的村民一窝蜂地逃了出去,他们刚逃出去,立刻就去了澳军的驻地,澳军只派出了一个排的兵力,去围剿这股已经日落西山的日军残余势力。不出所料,双方刚第一次交火后,就又有两名日本兵被击毙,其实竹永雅晴本可以逃脱,但他决定投降,安排一名士兵高举白旗缓缓走出树林,澳军确认后,整建制放下了武器。在投降之前,竹永召集仅剩不多的士兵进行意见表决,队伍里人员意见相左,最开始一部分人沉默不语,另一些人强烈反对投降。竹永态度很坚决,对那些不同意的人说,我会发给你们每人一颗手榴弹,让你们殉国,其他人跟我走。此话一出,大家面面相觑,都沉默了。

投降当天,本来前一天说好的46人却只剩下了42人。澳军问少的4人去了哪里?竹永说他也不知道,或许是逃跑了。澳大利亚士兵当然知道投降的这些日本人和那些散兵游勇不一样,虽然他们的身体由于长时间战争也很虚弱,但状况远比那些人要好得多。据战后被遣返回日本的战俘透露,竹永部队投降的真正原因,其实由于食物的严重短缺,战友之间已经发生了严重的相食事件,失踪的那4个人,很有可能已经被吃掉了。倘若竹永不投降,他的部下将会互相残杀。

第二次世界大战是残酷的,日军视人命如草芥,践踏无数无辜的生命,不光对敌方的老百姓和战俘是这样,而且对他们自己的士兵也是残忍的刽子手。1944年英帕尔战役到了尾声,日军粮草枯竭,弹药缺乏之际,第15司令牟田口廉发了一封电报,内容如下:“大和民族自古以来就是食草民族!你们守着茂密的山林,竟然好意思说缺少粮食!”正如他一贯的风格,这次第18军惨败后,他就是下达了“誓死不能投降”的命令后,再无其他。

投降后,竹永和他的部下被关押在澳大利亚战俘营中,日本第18军无法忍受这样的奇耻大辱,愤然重建第2大队。可笑的是,三个月后,竹永在澳大利亚战俘营遇到了熟人——新第2大队再次向澳大利亚军队投降。战后第二大队的竹永和他的部下回到日本后,他们被拒绝参加“战友会”,并且也很少接受采访,他在世时饱受诟病,这种情况一直到一九六七年,他因病逝世。但令人觉得可笑的是,在他的葬礼上,许多他的陆军学校的同学却都出席了,他们私下对竹永的家人说:“他是对的,他比我们都更有智慧和勇气。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