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坑鹰猎:张大军之死暗藏阴谋,杨晔追凶险些丧命

来源:空城如也是我 2018-11-24 21:51:38

奶奶看着家的方向,仿佛看到父亲马殿臣来接她回家,在一片期待之中,奶奶泪眼婆娑,离开了人世,她这一生都在想办法回家,可是却始终找不到门路,到死也只能看这家的方向,菜瓜哭着说一定要带奶奶回家。

顺德奶奶的葬礼上,菜瓜异常冷静,让大家都觉得她没事就好,但张保庆却觉得,菜瓜越冷静就代表越有问题,还不如痛快哭一场来的好。

陆教授回到地质局之后,便追问密文破解成果,简川和杨晔没有透露进程,只说目前什么也看不懂。

简川调查了祁昊十年前的状况,当年祁昊娘得了胃癌,祁昊的经济条件完全不足以支付医疗费用,但是在事故发生的第二天,就有人去帮祁昊娘交了医药费,但因为时间太久,医院已经查不到是谁交的医疗费用,不过这些巧合,足以证明十年前,张大军的死根本不是意外。

杨晔又去找了祁昊,杨晔一提起十年前的事情,就开始情绪激动,祁昊是为了自己的娘,那张大军也是别人的父亲和儿子,杨晔站在道德制高点逼问祁昊,但祁昊内心本就纠葛,被他这样逼问简直要崩溃了,商雪榕赶紧劝说杨晔缓缓,杨晔留下自己的电话,让祁昊想通了打给他。

当年收买祁昊的人是阿飞,杨晔刚从祁昊家离开,阿飞便化妆成工人去祁昊家,正好跟心神不宁的杨晔撞了头,杨晔当下连连道歉,没有多加怀疑。

阿飞让祁昊去外地躲躲,祁昊正在收拾行李,阿飞却拿起锤子准备杀他,祁昊警惕心重,察觉了阿飞的企图,猛然反击打退了阿飞,然后赶紧跳窗逃走,幸而祁昊对北京的胡同巷子熟悉,惊险地躲过了阿飞。

杨晔想起在鹿云镇见过阿飞,跟刚刚的工人很像,立刻折返到祁昊家,家里一片狼籍,窗台上的脚印说明祁昊已经逃走。祁昊现在的状况,一定会找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然后筹钱跑路,而杨晔便是他筹钱的最好人选。

张保庆大闹日升公司地下仓库之后,警察便查封了日升公司,并抓捕了大部分的员工,首领亚瑟和一些骨干分子仍然在逃。张保庆和地质队去警察局录口供,警察将从日升保险柜找到不少万金之国的照片之类,还有李铁柱的腰带,还有一些地质队和张保庆、菜瓜姐弟他们的详细资料和近期行动动向,显然这伙人调查他们很久了,但却没有商雪榕的资料。

杨晔还没有回来,祁昊打电话到地质局,负责接电话的小钟将来电转接到杨晔办公室,正好被路过的陆教授接到这通电话,祁昊表明需要钱,晚上八点在公园废弃工厂见面,就将当年真相告诉杨晔,陆教授装作杨晔的声调,满口承当会赴约。

杨晔赶回地质局,刚好看到陆教授从他办公室出来,杨晔察觉不对劲,赶紧找小钟问今天电话接听记录,小钟表示确实有个叫祁昊的打电话来找杨晔。这时简川的电话也打了过来,简川查到祁昊最近在倒卖钢铁,常常去公园旁的废弃工厂弄钢铁,杨晔立刻赶去废弃工厂。

晚上阿飞出现在废弃工厂,祁昊看到后赶紧躲了起来,阿飞见工厂没人便离开了,不一会儿杨晔便赶到工厂,杨晔找到了祁昊,但祁昊以为他跟阿飞是一伙的,便偷袭杨晔,杨晔百般解释,如果他真的有心害祁昊,就会跟阿飞一起出现了,且现在祁昊的前妻和女儿还惦记着他,杨晔劝说祁昊去派出所说出当年事情的真相,不要背一辈子的污名。

祁昊佯装答应去派出所说明真相,但他并不想去派出所,趁杨晔不注意拿石头砸了杨晔的头,之后撒腿就跑,却被开着大卡车驶来的阿飞撞死,阿飞调转车头又撞向杨晔。

杨晔醒来的时候是在自己床上,他受了重伤却没死,商雪榕找到他时,地上满是血,是商雪榕背着他回来的。杨晔醒来后,便一心去找凶手,商雪榕劝他在床上修养,并给他端饭,杨晔却烦躁地将饭碗都打碎,还推到了商雪榕,商雪榕摔倒在碎碗片上,扎破了手,杨晔又心疼的拿药帮她包扎。

商雪榕知道杨晔难受,她不怪杨晔冲她发脾气,但是看到杨晔难受,她只会更加难受,商雪榕心疼的靠在杨晔肩头,劝他冷静下来一起想办法。

日升保险柜里的万金之国照片,跟地质队留存的照片是一样的,说明是地质队出了内鬼,将照片复制了一份出去,张保庆的怀疑对象是商雪榕,因为其他人的资料都非常详细,就算亚瑟派人24小时蹲守在地质队门口,都不一定那么详细的,所以队内一定有人监视,而商雪榕的资料却完全没有。

菜瓜为奶奶守灵,好几天不肯吃饭,饿得昏倒了,张保庆劝不动她,表示要陪着菜瓜一起饿,菜瓜才肯慢慢服软。

简川在此研究张大军的调研报告,张大军提到从千百山回来的时候,给儿子买了个地球仪,之后又多次反复提到地球仪和千百山,简川觉得地球仪另有文章。

杨晔根本没在张保庆家见过什么地球仪,于是打电话到地质队,但是电话一直没人接,杨晔觉得地质队一定出事了,否则不会没人值班,杨晔烦躁得恨不得立刻到鹰屯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