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车祸男子霸占房产将嫂子侄女赶出,男子:她拔掉氧气管谋杀

来源:君说社会 2018-11-25 00:17:39

哥哥车祸男子霸占房产将嫂子侄女赶出,男子:她拔掉氧气管谋杀

求助人罗江华今年41岁,家住南昌市青山湖区湖坊镇,她非常气愤地对记者说,叔叔一家人就是蛮不讲理,想霸占她父亲4层共360平的房子。他们就是欺负她家没有男人,欺负她和母亲都是女人无依无靠,以农村房产传男不传女的旧观念来霸占她父亲的房子,而更让她气愤的是就在三天前她和母亲还遭受了叔叔一家人无情的殴打,虽然几天过去了她和母亲身上的淤肿依然没有消去,想起这件事罗江华母亲情绪就非常激动:“他们一家人对着我的头乱打,我这么大的年纪哪受得了呀,他们根本就没有人性我是一个长者,他们把我当成一个过路人一样打。”

按照罗江华的讲述不仅是她们母女俩惨遭叔叔一家人的殴打,连她父亲的房子现在也被叔叔一家人霸占。那么光天化日之下叔叔一家为什么会这么欺负她们母女俩呢?罗江华说,这一切的发生都跟一都场意外有关,这个意外都让她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罗江华回忆说在9月26号那天她突然接到堂哥打来的电话,说她爸爸出车祸了,接了电话后她火速赶往医院,当她赶到医院时被眼前的场景吓懵了。父亲躺在病床上深度昏迷,右边面部骨折有很明显的撞击痕迹,脑组织从耳朵里面流出来。

罗江华说医生告诉她,她父亲左右脑都有严重的出血,必须赶紧做开颅手术否则情况非常危险。当时医生先给父亲做了左颅骨开颅手术,但没想到六七个小时的手术刚结束不到十分钟,父亲又再次陷入危险。右颅骨又大出血马上送进手术室进行第二次开颅手术,当时罗江华好紧张担心父亲挺不过去,那天晚上她一晚上都没有合眼心始终都提到嗓子眼,也许是上天感受到了了她的祈祷两次手术都是很成功的。开始的几天都还是很稳定的然而从国庆节开始不停的出状况,到了10月6号中午医生告诉她说让她做好心理准备,她父亲随时有可能停止呼吸,这让罗江华刚刚放下的一颗心又悬了起来。

10月7号中午一点钟的时候医院进行了最后一次抢救,可是到了下午她父亲还是走了。罗江华说,她万万没想到的是父亲的去世却让叔叔一家起了霸占她父亲房产的心思,为了了解事情的真相罗江华带着记者一行来到了村委会,希望村干部能一起参与调解,但没有想到妇妇主任的一番话却让人大吃一惊,她认为,清官难断家务事这是家务事自己不方便插手。之后罗江华没办法只好带着记者和律师前去叔叔家调解,那么罗江华所说的她叔叔一家霸占她父亲房产一事她叔叔又是如何回应的呢?

出人意料的是,一见到记者罗江华的叔叔他就语出惊人,声称是侄女擅自做主把哥哥拉回来,哥哥是被侄女拔掉氧气给害死的。而罗江华说当时她提前一个小时给叔叔打了电话叔叔一直没有到,她怕父亲熬不住在医院就过世所以就回来了。罗江华直言,6号晚上父亲病危的时候她也给叔叔打了电话,说了父亲随时会过世叔叔一样没有到。罗江华说在10月6号的时候医生就告诉她让有个心理准备,10月7号父亲抢救无效之后本来就已经奄奄一息了,当时医生对她说让她必须做个决定是带父亲回家还是进太平间,罗江华知道父亲是个很传统的人所以决定带父亲回家。

在给叔叔打电话近一个小时之后她就带着父亲回家了,但罗江华说带父亲回家的那一幕让她至今难忘,叔叔一家人围着车不让进,当时闹得挺大连110都出动了。罗江华认为叔叔一家不想让父亲回来用意很明显,就是不想父亲死在家里。而罗江华的叔叔告诉记者,他们不想让大哥进门的原因是侄女擅自把大哥拉回来没有跟他们商量,并且拔掉大哥的氧气管有故意谋害大哥的嫌疑。但在罗江华看来这一切都是叔叔一家为自己霸占她父亲房产找的理由和托词,罗江华的叔叔突然告诉记者,他大哥和侄女的关系很不好,所以大哥原本就没想把这个房子留给女儿罗江华,还一直防着她们母女,但是他并拿不出什么证据来证明罗江华的父亲说过这些话。

难道罗江华和父亲真的有什么矛盾吗?面对记者的疑虑罗江华拿出手机让记者看,在手机微信里的确可以看到她和父亲的频繁通信往来,还有他父亲隔三差五给她的转账记录,还有两个外孙女给罗江华父亲过生日的照片。罗江华坦言是父亲看着她带两个小孩不容易会时不时的转账给她一些钱。罗江华还告诉记者,自己从小就和父母住在橡胶厂一个不足45平米的房子里,大学毕业后她们一家到了湖南做生意在那里一呆就是十年,之后父母为了她结婚生子才一起回到江西南昌,但罗江华承认在年轻时自己她经常会跟父亲硬碰硬,但这些年她和父亲的关系有所缓和。

罗江华说自己在2015年的时候得了乳腺癌,这几年不仅做化疗还做过几次手术,2017年还和丈夫离了婚,父亲很体谅她帮助了她很多,时不时的会通过微信转给她钱,在父亲去世的前一天她还和父亲过了中秋节,没想到父亲突发意外撒手人寰,但她和父亲的关系并不像叔叔所说的父亲防着她,罗江华坦言从小她父亲把她当男孩子养给她上各种兴趣班,现在想起来她非常感恩父亲。

父亲在10月13号下葬的那一天当时需要刻墓碑,她突然从堂哥拿的一张纸上看到堂哥的名字却是以儿子的身份,这让她非常吃惊,“我都不知道这件事,怎么都不通知我,我连知情权都没有,他只是侄子不是儿子,他想刻上去是可以但儿子和侄子是两个概念,”根据罗江华的说法她压根不知道这件事,这只能说明叔叔一家想霸占父亲的房子,当时她不同意堂哥以儿子的名义刻到墓碑上,叔叔一家五六个人就动手打了她和她的母亲。

对于此事罗江华的叔叔这样表示,在十多年前他的大儿子已经过继给他大哥了,当时为了此事还摆了酒席,村里的几个长辈都知道这件事,罗江华的叔叔还电话找了一个见证人过来证实了此事。那么如果就像叔叔所说的继子关系事实存在的话那他的大儿子能分得到这套房子吗?记者专门找了律师过来,律师直言从法律上来讲,做为继子没有收养关系的话是不具备继承权的。而罗江华说,她根本就没有听父亲说过堂哥过继的事情,包括她妈妈也不知道。

而叔叔想霸占房产的意图从她父亲入院第三天就表现出来了,第三天她回父亲家看的时候就发现外面被加了新锁,不仅如此父亲的重要证件堂哥也拒不给她,比如家里的钥匙父亲的手机还有户口本都不给她,包括父亲的工资卡,所以直到现在她都无法去整理父亲的遗物。那么为什么当叔叔的罗国荣要这样对待自己的侄女呢?难道真的是为了争这个房子吗?罗国荣告诉了记者一个锁房子的理由,他说大哥的这套房子是最早父母的老房子拆迁补偿过来的,当时哥哥是城市户口有单位按道理是不能分老家房子的,但是因为分了老房子大哥又补偿他们三万块钱,当时他们还签定了一份协议,说将来他们三十万要将这个房子收回来。

最后罗国荣也没有让侄女去到她父亲的老房子里,那么罗国荣到底是怎么想的呢?罗国荣说侄女现在什么事情都不和他商量,车祸肇事者的协商他们没有参与,自己并不是想要霸占这所房子,现在侄女想全部拿走这个房子也是不可能的,必须好好协商才行。罗江华在楼下望着父亲的房子叹气,说我自己的房子不能住就算现在不是自己的也是父亲的,还表示自己一定要争取自己的权利,别人想以长辈的身份和家族的身份来压她她是不会屈服的。最后罗江华又咨询了律师,律师认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在法律上罗江华是唯一合法的房屋继承人,她可以寻求公安机关的帮忙也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