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林歼灭战,嘲笑国民党军队的英军,遇到日本兵也是一触即溃

来源:大雨里的胡同 2018-11-25 00:00:11

太平战争开始之后,在东南亚方向,日军岛田丰作少佐的指挥下,15辆中型坦克和3辆轻型坦克不断发动进攻,终于突破了宋溪南部、打拉和仕林之间约50公里的纵深阵地。1月6日深夜11点30分,从打拉北方约6公里处出发的日军坦克部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镇守在打拉的印军第十二旅(1斯图尔特准将)阵地发动了偷袭。对于日军来说,夜间偷袭是其尤为擅长的一种战斗方式。但坦克部队发动夜袭较一般步兵有其特殊性,为了扫清道路上的障碍物,确保坦克畅通无阻,坦克部队加配了80名步兵和20名工兵。

步兵们在背后打上了白色的十字结,以显示做好了必死的心理准备。坦克兵大多数是年轻小伙,他们精力异常充沛,跃跃欲试。当天晚上明月高悬,大地一片银光,坦克部队排成条直线,每辆坦克之间相隔八米,一路前行,发动机和履带的轰鸣声震得道路两侧的小丛林和橡胶林瑟瑟发抖。就这样,日军岛田坦克队装载着57毫米的坦克炮弹以时速四公里的速度畅通无阻地顺利驶进了敌军防地。日军坦克的凌厉攻势很快攻破了第419海得拉巴营和第5/2旁遮普营防御的阵地。坦克列队向敌方阵地猛烈开炮,炸得敌军炮塔左右摇晃。

日军前排坦克的火力一旦没命中目标,后面一排坦克立即进行补射,形成了一道密密实(实的火力同,今酸方目标插现难选,组克部队的5毫米大地其成力比预想的要厉害得多,一发炮弹就能炸断一棵很粗的橡胶树,速射炮更是成猛,发炮弹就能将一群敌军士兵炸得血肉横飞根据岛田少佐的判断,在橡胶林里应该隐藏着印军土兵的营房,因就,一看到密集的橡胶林他就下令开炮。副准、1点钟方向、橡胶林中央前线、200、开火!”不出所料,橡胶林中弹后燃起了大火,火光映出敌军的帐篷、慌乱跑动的土兵、堆积起来的弹药和一排排的大炮。

日军坦克钢板的厚度对于步枪子弹甚至机关枪子弹都可以说是铜墙铁壁,坚不可摧,但对于大炮的炮弹来说却毫无抵御能力,因此,岛田少佐迅速下令:“务必尽快摧毁大炮!赶快近距离向敌军的大炮开火!”于是,所有坦克集中火力一齐对准了印军的大炮,阵狂射后,少佐命令四辆坦克冲击大炮群,进行碾压。为了防止伤及坦克自身的火炮,日军四辆坦克迅速把坦克炮旋转到后面,然后,在巨大的轰隆声中,坦克开足马力冲进橡胶林,推倒橡胶树,碾压碎了敌军的炮身,后面的日军坦克也接踵而至,自重16吨的日军坦克像发狂一般,在丛林里胡冲乱撞,肆意碾压。

印军的装甲车和卡车被压瘪了,被坦克履带碾过的印军士兵发出了痛苦的惨叫,悲号声响彻了橡胶林间。随着坦克部队一同进入橡胶林的日本步兵们也被这凄惨的声音震惊得几乎室息。天色大亮,岛田少佐指挥的日本坦克部队已经完全摧毁了驻扎在打拉的印度军队的有生力量,不仅如此,又乘胜追击,对前来增援的敌军部队进行了攻击,相继摧毁了印军增援部队的卡车。此时的日军坦克,犹如一只钢铁猛兽,疯狂地碾着印军士兵的尸体,如入无人之境,没有遭到任何抵抗。

年轻的坦克兵们精神极度亢奋,两眼放光,不断发出赞叹“这可比演习有趣多了”!他们在没有任何敌军的丛林里开足马力呼啸穿过,遇到怀疑藏有敌军营帐的橡胶林时则减下速度,用火炮滥射一气太阳升起来了,炙热的阳光和坦克发动机散发出来的热气,令坦克舱内如蒸笼一般,非常闷热,年轻的坦克兵们一个个大汗淋滴,军服都湿透了。此时,岛田的坦克部队已经挺进了仕林河镇。负责防守此地的是印军塞尔比准将麾下的第二十八旅第22廓尔喀营和第29廓尔喀营。

他们做梦也没想到日军的坦克会从天而降,他们完全不相信眼前看到的切,即使岛田坦克部队已经轰隆隆开进城区,摆开了战斗的阵势,他们也只是站在远处茫然地观望着,仿佛事态与他们无关一般,只有营中的军犬闻到了战斗的气氛,开始狂吠起来。听到狗突然喧闹起来,不少军人还好奇地从大楼窗户探出头来张望。此时,日军的坦克已经占据了有利地势,排好了战斗队形,随着指挥官的一声令下,火炮齐发,摧枯拉朽,坦克炮弹炸飞了印军大楼的窗户,接着,日军用77毫米的机枪对准从窗户跳出来的印军士兵进行狂射。

目睹这个场面,与其说是两军之间的战斗,不如说是单方面的屠杀更为合适—对方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任凭日军杀戮。直到上午10点,这场屠杀才随着岛田少佐喊出的“停止射击”的命令而停了下来。此时,城中的大街小巷印军士兵尸体横陈、鲜血流成了河。顷刻间变成断垣残壁、瓦砾遍布的城镇,在飘荡的硝烟中逐渐恢复平静,显得格外阴森。偶尔能够看见几个廓尔咯士兵惊慌失措地沿着铁路线逃窜,有人甚至慌不择路地跳进了河里,很快就被湍急的河水冲走了。

这场“什林歼灭战”以日军坦克部队大获全胜而告终。日军甚至保护好了跨越仕林河南北的铁桥,以确保后来的安藤联队能够顺利通过。岛田的部队虽然损失了三分之一的兵力,但此战役的战果非常可观,影响巨大。驻扎在丹结马林和吉隆坡的英国军队全都望风而逃,全面放弃了抵抗,士气丧失殆尽。《伦敦时报》的莫里森记者记录了当时英军溃败的情景。数不尽的车辆排着队不分昼夜地朝南方撤退。拥挤的道路上全是消防车、弹药车、急救车,以及载着疲惫不堪、昏昏欲睡的英军士兵的军车、蒸汽滚筒、奥斯汀、罗尔斯罗伊斯小汽车等。

而这些各式各样的车里都挤满了人,塞满了东西沿途的村庄和城镇,不少马来人、中国人、印度人等三三两两地聚集在一起,观望着汽车洪流的通过。从他们的表情中可以看出或是高兴、或是同情。对这些平民百姓而言,战争则是另外一码等,他们只是在这里目送“白人长官”垂头丧气地离去而已。在这群“白人长官”的身后,一群“新长官”本军人正追了过来他们是一群皮肤晒得黝黑、胡子蓄得很长、只有牙齿露出白色的土兵,骑着自行车,十几人结成一群,正顺着道路的两边急匆匆地向南方赶去。

这群新长官们蓬头垢面、衣冠不整有人穿着肮脏的半袖军服,有人穿着途中抢来的印着花里胡哨图案的T恤,有人头上还着缠着头巾。他们的自行车两边还挂着鸡仔,有的士兵的自行车后居然拉着装满了食品的婴儿车。在自行车流的后面,跟着满载士兵的卡车、大炮和坦克,这是一群疲惫不堪,甚至题钝的人,但是,他们充满活力,已完全适应了战争。1月11日日军就拿下了吉隆坡,比原计划提前了六天。第二十五军派遭第五师团驻守城市的主要街道,派遣近卫师团驻守西面的海岸线,并且,紧张地开始了攻打新加坡的备战。

在东海岸作战的佗美支队也于12月31日占领了关丹,并与接踵而至的第五十五联队(木庭大大佐)一起,横穿马来半岛朝吉隆坡进发。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