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大举进攻科技与银行业,已经成为美国四大银行第一大股东!

来源:大梁不空 2018-11-25 15:15:49

巴菲特最新的持仓已经通过季度报告披露出来了,让人震惊的是,三季度巴菲特大笔加仓了苹果等科技公司和一众银行,最牛的是,美国目前前五大银行中,已经有四个银行的最大股东的名字叫做——巴菲特!(当然名义股东是巴菲特实际控制的投资公司)

这种凶狠的赌博式投资风格,让人觉得很不“巴菲特”,所以今天不空尝试来分析一下,为什么巴菲特会这么做呢?

巴菲特看重苹果账上现金和盈利能力

首先我们先从微观层面看一下巴菲特的持仓,从苹果开始。

虽然进入四季度,苹果的股价开始下滑,但声称不关心股价的巴菲特大量持有苹果股票是有道理的。

如果按130美元一股和苹果目前的每股盈利来算,苹果的“真实PE”仅有11倍,远远低于苹果所在纳斯达克综合指数32倍的平均市盈率,也低于标普500超过20倍的平均市盈率。从这个角度来看,苹果可谓是大大的便宜。

但低市盈率需要建立在稳定的长期盈利预期之上,至少从短期来看苹果的盈利仍在往上走(最新财报显示:苹果截至9月29日的财季营收629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526亿美元增长19.6%;不仅好于市场预期的615.7亿美元或增长17%,也高于苹果官方预期的600-620亿美元区间),而从长期来看,巴菲特也断定苹果产品会像可口可乐和亨氏产品一样,成为人们的“日常必需”:

苹果手机的为几亿人提供了巨大价值,全球数亿人走路吃饭都离不开苹果手机。

另外巴菲特对于苹果保护其高利润的“护城河”也非常有信心:

只有存在竞争的情况下才会抑制涨价(苹果的封闭系统严格意义上来讲没有竞争者)。从苹果为人们提供的价值来衡量,1000美元实在是太便宜了。我的飞机一年成本都要100来万美元,如果我像我周围很多朋友那样用iPhone,我根本没必要养什么飞机。

巴菲特“信”美联储买银行股

巴菲特如今很多银行股持仓始于2008年金融危机。在危机之前,巴菲特只看重富国银行,在金融危机中巴菲特通过纾困美国银行和高盛开始大量持有其他美国银行的股票。(详见:50亿投资六年净赚150亿!巴菲特这算不算大发“国难财”?)

巴菲特金融危机在银行股爆赚在很大程度上是“信”美联储可以有效对应,随后情况好转后,巴菲特充分利用当时给银行纾困的“苛刻条款”,不仅将优先股转成普通股,而且还通过条款约定大量低价买入普通股,这就是目前巴菲特美银和高盛持仓的主要来源。

而美联储一系列“灾后重建”工作,保证了美国银行体系的安全性,(耶伦:终其一生(美国)都不会再爆发另一次金融危机,这主要是由于自2007年至2009年的上一次金融危机以来,美联储已经针对银行体系进行了改革。)并通过渐进加息给美国银行业未来盈利铺好道路后,巴菲特“深信不疑”,在最新持仓中大幅加仓美国银行(29%)和高盛(38%),并新增持仓摩根大通,摩根大通仓位直接晋级持仓前10。

至此,巴菲特已经是美银、高盛、富国和摩根大通这四家美国前五大行的最大单一股东。

由于银行出售的产品主要是“贷款”,随着美联储利率的升高,银行产品价格也将水涨船高,在1971年至1981年美联储加息的时间段内,摩根大通和美银的每股盈利接近翻了三倍。

宏观考量

从微观上来看,苹果和美国银行股都具备巴菲特“护城河”、“安全”和“盈利稳定”的标准,但在经济周期末期巴菲特的向这两类股票集中还有一定程度上的宏观考量。

倾巢之下焉有完卵?在经济周期尾部衰退即将来临之时,巴菲特向苹果集中还看重其在经济衰退中的“防守”属性。苹果产品和封闭的软件生态系统在衰退到来、失业增加时,反而可能会受益——虽然人们可能没有额外资金购买更贵的iPhone,但却会因工作时间减少、现实艰难转而增加使用苹果硬件和软件的时间。苹果已经开始越来越像亨氏这种提供人们每日必需品的公司,不管经济是否衰退,饭总是要吃,手机总是要用。

而在银行股方面,巴菲特的“剧本”跟美联储一拍即合。鲍威尔在最新的讲话中称:

目前面临的挑战包括如何进一步加息,以及加息速度。美联储正严肃看待加息速度过快或过慢的问题,以便渐进式加息。

也就是说渐进式加息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未来仅是节奏问题。换言之,银行未来利润上升也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而在加息只有在通胀不严重的情况下,才不会对银行造成负面冲击,如70年代尽管银行利润受到美联储加息提振,但由于通胀失控,造成美国银行股的PE从1972年13倍降到了1980年的仅5倍!

而在这方面美联储也非常有信心。鲍威尔称:

对经济现状感到满意。通胀处于美联储2%的通胀目标。有相当好的理由认为美国经济出于健康的轨道之上。目标是,延续经济扩张,同时让通胀率处于低位。

鲍威尔的信心并非“空穴来风”,70年代的通胀失控主要来自于油价的失控,而现在随着美国石油产量重回世界第一,其很难想象美国通胀会因油价再次失控。

而除了输入性通胀,由于劳动力市场收紧而造成的通胀风险其实也不大。正如格林斯潘最新的讲话:

我已经开始看到通胀的初步迹象,这一现象首先出现在紧缩的劳动力市场。众所周知,美国劳动力市场现在已经非常紧张了。

我们也终于开始看到平均时薪上涨,非常明显的是,这背后没有生产力的原因。

没有生产力支撑的平均时薪上涨是非常容易控制的,只要增加资本投入替代劳动力即可。正如科恩在《恐惧:特朗普入主白宫》一书中被引述:

现代技术的进步已经给予我们前所未有的,通过机器替代人,来控制通胀的能力。

美国通胀目前的唯一不确定性来自于贸易,鲍威尔:

全球经济存在放缓迹象令人担忧。尽管商界频频表达担忧,但目前美联储并不认为贸易问题的影响很大。预计美国上调关税的结果是通胀更高,经济增速略有下降。

但从鲍威尔的口气也可以看出,美联储并不认为贸易问题会让美国通胀失控。

在加息保障银行利润,通胀没有巨大隐患的情况下,巴菲特坚定地持有和增持美国银行的股票。但需要指出的是,美国五大行中只有花旗被股神嫌弃,主要是因为花旗与股神其他银行股持仓最大的不同在于,其是一家国际化程度非常高的银行,而其他股神看重的银行都是以美国本土业务为主。

在这一点上巴菲特也向美联储投去了“赞成票”。鲍威尔:

并不担心(美国)会爆发十年前那样的金融危机,认为没有看到那样的风险在金融系统累积。下一场危机不会是像2008年那样导致美联储大宽松的那种,会是其他类型,如某种全球性事件。

巴菲特将仓位集中在苹果和美国银行股并非是认为下一轮衰退不会到来,而是认为在下次危机来临时,这两类股票或是最安全的防御(现金流保持相对稳定,而非股价)。毕竟,以巴菲特的持仓体量和商业模式,不可能使用全部卖掉再买回来的方式。实际上,巴菲特在过去数个季度一直在通过“换仓”方式对苹果和银行股进行增持,而非净增持。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