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高炽守住北平,向父王证明,自己没上过战场,但不是一个书呆子

来源:特爱影评 2018-11-25 15:28:22

话说正杀得起劲的南军,突然听到了前面清脆的喊叫声,这让他们相当好奇,这种声音,他们已经久违多日了,即使是吼叫,在他们听起来,也是那么的悦耳。对,没错!这是女人的声音。有些人,就听着这悦耳的声音,水远的倒下了。另外一些人,被这美妙的声音催了眠,丧失了战斗力。因为这帮人,不是来欢迎他们的,是来收拾他们的!

一队妇女提着武器冲了上来,把正高兴的南军搞得一愣神。只见那个领头的,身形俏丽,身手不凡,气势逼人,挥动宝剑,三下五除二,就砍倒了好几个南军,其他人被逼得连连后退!她就是燕王朱棣的王妃,朱高炽的母亲徐王妃。要知道,她可是明初第一大将徐达之女,武功还真不是吹的。北平那可是昔日元大都,民风强悍女性之中多有豪杰,和江南的小鸟依人型弱女子,那是相当不一样的女人们操家伙就砍,把好不容易爬上城楼的南军吓住了,这帮人平时只见到女人伺候男人,哪见过女人收拾男人啊。

几个回合下来就直往后退。留在城上的燕军,这时候也来了精神,在徐王妃的指挥和鼓励下,向着敌人发起了反击。双方在城楼上展开了一场混战。太阳渐渐落山了,城楼上留下了近百具南军的尸体,燕军士兵发出了强烈的欢呼声,大家都知道,这次对他们意味着什么。负责守城的朱高炽看到徐王妃亲自上战场,感动之余,也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他不希望再让母亲以身犯险,他希望今天的危局不再重现。但是,自己又有什么招呢?

想着想着,他突然心生一计,于是立刻让人去请道衍。当天晚上,乌云满天,没有月亮。南军大营里一片寂静,大部分人都休息了,只有两个巡逻的转来转去,将近半个月的拼杀,这些人已经相当劳累了,这时候,大都进入了沉沉的梦乡。突然,营中传出武器碰撞的声音,接着就有人大喊:“不好了,有人劫营……着火了……”局面越来越混乱,很多士兵来不及穿好衣服,提着兵器就冲了出去。南军做梦也没想到,苦苦支撑的燕军,白天还刚刚失守丽正门,大晚上的居然有心情也有胆量来劫营!

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的南军,慌乱总是难免的。这帮燕军个个杀红了眼,见人就砍,见东西就砸,还四处放火,把李景隆大营搞得乱七八糟。南军不知道底细,不清楚对方有多少人,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等他们缓过神想要反攻时,燕军带着抢夺的武器已经撤退,不跟你玩了。天很快亮了,面对一片狼藉的大营,李景隆不免有些后怕,他不惭愧有败家子的威名,这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稳妥之策。

后退十里扎营,离城太近了危险。这样敌人再来偷袭,就能做好准备了。负责攻打张掖门的老将能听了李景隆的安排,差点没气得昏过去。他根据自己多年的战争经验,知道这是燕军崩溃的前兆。只有在快支撑不下去的情况下,才会这样冒险,如果后退扎营,是给对方难得的喘息之机,如果朱棣的援军赶到,这些天的努力就会前功尽弃。就在这一天,瞿能没有理会李景隆的命令,自己带领几千精兵,先饱餐了一顿,向城门展开了疯狂进攻。

瞿能不顾年老体弱,在亲兵盾牌掩护下,从云梯上登上城楼,他挥舞大刀,佛挡杀佛,人挡杀人,士兵们士气高涨,把这么多天的怨气全撒在了对手身上,燕军终于招架不住了,纷纷溃逃。这个时候,就能看出当初堵死城门的决策是多么正确,多么有前瞻性了。如果能这时候打开城门,放南军骑兵进来,那么,拿下北平可以说是相当容易的事情。但是,老谋深算的道衍早就让朱高炽把九个城门全部牢牢封死,瞿能又没有重炮能轰击开城门。他正琢磨着,我怎么能把城门搞开,把人都放进来呢。

就在能还在思考问题的时候,朱高炽派出的救援队伍赶到,跟他们交上了火。能一边抵抗,一边向李景隆报信。但是,李景隆的命令,差点把翟能气得当场吐血。冒着生命危险跑来的卫兵,带来了李景隆的手信,要求能立即撤军,防止中了敌人的奸计。瞿能真是欲哭无泪,碰上这么个坏事的主,有什么招呢。他心里明得跟镜一样,李景隆是不想让自己抢了占领北平的头功,但自己也是在李景隆的领导之下啊!哪有主帅跟部将抢功的道理他一定想把头功留给自己的亲信。看来光埋头打仗,不注意处理人际关系,也是职场的大忌!

瞿能依依不舍地告别了他已经占领的张掖门,将战将退,又有不少来不及跑的人做了冤鬼。李景隆因为劫营的事心有余悸,几天没有攻打北平。而他的对手,却加紧完成了一项大工程。眼看到了十一月,已经是北方的冬天,天气越来越冷,滴水成冰。对于来自江南水乡的士兵,越发得不适应。很多人的手脚都冻伤了,非战斗减员不断增加。李景隆再蠢,也知道如果再等下去,就是腊月,再不结束战斗,很多人非给冻成腊肠不可,根本无法打仗了。

于是李景隆下令,继续围攻北平。这是一个晴天,太阳懒洋洋地挂在半空,却根本带不来一丝温暖。南军还没开到北平城下,就觉得前面一大片东西非常刺眼—天上有个太阳,地上难道也有个太阳吗?李景隆立即派人前去调查,不一会儿探报来报,说是北平城墙全部给冻住了。什么意思?就是整个城墙四周全浇上了水,冻上了冰。偌大的北平城,在阳光的照耀之下显得分外刺眼,就像一个大冰雕。

李景隆并不死心,立即安排敢死队扛上云梯前去试探,结果无论怎么整,云梯根本在冰墙上架不住,城上的弓箭手射下来,敢死队就成了赶死队了。在丢下了上百具尸体之后,李景隆承认,已经错过了攻城的好时机。他抬头看着太阳,太阳也看着他,李景隆愤怒地说,你怎么就不能把冰给晒化呢?

太阳回答他:你真没文化,不知道冬天冷啊,早干什么吃去了?李景隆吩咐,抬出二十门火炮,对着城墙一通轰炸。遗憾的是,十四世纪初的火炮太不给力,只在厚厚的冰墙上留下了一些痕迹,根本无法将冰完全轰开。李景隆认栽了,他挥起马鞭,做了一个非常潇洒的手势。南军撤了,十万人的大军,就这样被冰城搞得无可奈何。城墙上远眺的朱高炽,一颗提到嗓子眼的心,算是暂时放下了。他已经可以向父王证明,自己没上过战场,但不是一个书呆子。

他明知自己兵力不足,照样敢派人坠绳下城,对南军发动突然袭击通迫他们后退十里;他在张掖门失守后,没有乱阵脚,立即组织兵力反攻,惊险地保住了这座城门;他利用李景隆部修整之机,连夜加班加点,在各处城墙上浇水,把北平城墙变成了一座巨大的冰城。天气站在了朱高炽这一边,但李景隆自己握了一手好牌,却打成了这样,怪谁呢?但是,李景隆的梦,仅仅刚刚开始。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