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逊的手掌攥得紧紧的,冷有容也紧盯着那墓碑,暗暗捏汗!

来源:残雪压枝 2018-11-30 08:48:36

叶逊的手掌攥得紧紧的,冷有容也紧盯着那墓碑,暗暗捏汗!以白夜当前力量,持死龙挥出三剑不是难事,拼尽全力,更可出四剑。但此人以绝强实力,竟是硬接一记死龙,让白夜震撼无比。他这回才想起,前面几层的万象门先辈之言。死龙虽强,却并非无敌之剑,一开始白夜还不明白,现在恍然,原来这小虚幻境里,就存在死龙剑的克星。只是,纵然死龙剑被克制,白夜也不惧怕。他知道,他走到这里,依仗的不仅仅是死龙剑,死龙败了,不代表他就认输。白夜大势再度散开,携带着魂皇之力,朝火人压去。但火人纹丝不动,毫不理会。他提剑冲来,无涯剑卷动血风,好似一只凶猛的洪荒猛兽,朝之吞噬。但看火人抬起手来,面前迅速凝出一道火墙,剑撞在火墙上,发生剧烈爆炸,白夜直接被弹飞。“你败了!”火人身形爆动,冲向白夜。白夜咬着牙,竭尽全力,将另一只手的死龙剑狠狠挥出。哗啦。

摧枯拉朽的剑力再度绽放开来。但。火人身上的龙炎血似被刺激到了,也跟着爆发,化为大口,吞向那剑力,与之前的如出一辙。能够毁灭一切的死龙剑力就像是打在棉花上一样,可怖的力量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白夜迅速将剑收入剑鞘,左手掌再度被烫伤,白骨累累。他紧扣着无涯剑,支撑着身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汗水刚落下来,就被蒸发,而自身的‘破月玉’气息,也闪烁起来。这一刻,白夜终于明白这第十一层的可怕之处了。首先,此人是不可能战胜的,其次,挑战者也有时间限制,‘破月玉’并不能一直存在,而‘破月玉’一旦消失,他是不可能支撑得了对方释放出来的恐怖高温。第十一层...太难了。火人淡漠而望,那跳跃着火苗的瞳仁闪过一丝疑惑,白夜喘气之际,他已经站在了白夜的面前,手凌空一抓,一把完全由火焰凝聚而成的剑出现,抵在了白夜的肩膀上。

白夜深吸了口气,将无涯剑也放入剑鞘中。“我输了。”火人将手中的剑散掉,双手后负,转过身来。“我之前问你,你说你修魂是为了自己,那你明知道不可能战胜我,为何还要继续与我交手?你若真是为了你自己,你就不怕我杀了你吗?”白夜一听,淡淡一笑:“一个连死龙剑都能接下来的人,我实在无法想象这样的存在究竟是何等修为,或许,就是传说中的大帝了,你与之前那些前辈截然不同,如此高手,难得一遇,与你交手,本身就是机缘,我怎能错过?再者,你是万象门的前辈,能够迈入第十一层的,历史上怕是少有,所以你不会轻易杀我。我之前的确说了我修魂是为了我自己,但我没有说我是为了我自己的利益,我修魂的目的,是为了我的一切。”“一切?”“譬如我身边的朋友、亲人、爱人、同门等等,这些都是,当然,还有我的初心。”

他看向火海那一头的大门,摇了摇头:“死龙剑虽不能败你,但并不代表我不能败你,若因为死龙剑的失败而让我就此放弃,那我白夜走到今天这一步,岂不是完全因为死龙剑?我的付出,又有什么意义?所以我需战,必须要战,即便输了也要战,因为我知道,我的强大,不是因为死龙剑,而是因为我的修为,我的天魂,我的心境,我的努力,我的血汗,还有我的原则!!”他铿锵说道,掷地有声。这一席话,荡漾在十一层的区域内。火人背对着他,完全沉默了。白夜脸上毫无惧色,话音落下,抱了抱拳,转身便要离开。“恭喜你,你可以进入第十二层了。”就在白夜即将踏出小虚幻境时,火人突然开腔。白夜微微一愣,扭头奇怪的看着他。“我已经输了。”“我知道。”“那你为何算我赢?”“我没算你赢,我只是算你通过了我的考验。”

火人转过身,淡淡一笑。“这话是什么意思?”白夜满头雾水。“你战胜不了我的,莫说是你,就算真正的大帝,也难以轻易胜我。”火人坐了下来,随手一挥,白夜面前的火海立刻裂开,一条康庄大道显现。连大帝都不能轻易战胜他?此人如此强大?“我的考验,本就不是考你的武力,而是你的心境,这最后一层,是考验人的心志,考验魂者在绝对的武力面前,究竟是如何抉择!是选择主动投降,还是选择战败?如果主动投降,那自然是输了,需离开小虚幻境,如果是战败,那原因又是什么?倘若回答的不符合我的心意,也得离开。”火人扭过头,淡淡看着白夜:“但你小子的话,让我颇为触动,我准许你的那机缘!第十二层的机缘,非同小可,心智不坚者,定无法传承,所以,这一层考验的是你的心志。”白夜闻声,若有所思。心志?十二层的机缘到底是什么?

难道说这小虚幻境一层层的考验过来,都是为了十二层的机缘?那第十二层的机缘,到底是什么?“原来如此,受教了。”“小子,快上去。”火人挥手道。白夜深吸了口气,踏步行去。走到一半时,人突然停了下来,开口问。“敢问前辈...当下究竟是什么境界?”火人淡淡一笑:“上去,你便知道了。”白夜闻声,不再迟疑,朝那大门走去。............太极城外,万众瞩目,一双双眼睛锁定在了那石碑之上,所有人的眼睛都挪不开了。叶逊站在墓碑前,呼吸急促起来,旁人与他说话,他也听不见。“除了这位红大人外,还有谁在上头,究竟是谁在上头?”朱项神色焦急,冲着两旁的人急问。“回家主,听那位出来的红大人说...上头...还在上头的是...是白宗师!”旁边一侍卫紧张说道。“白宗师?白...白夜?”朱项声音发抖。“是的...”侍卫应道。旁边的朱燕与朱天明顿时身躯一颤,脸上挂着难以置信。

尤其是朱天明,差点从马背上摔下来。“白大哥...”朱燕苦涩一笑,神情满是凄苦。“十一层啊!!白宗师踏入了十一层啊!!家主...若是当初,没有发生那种事情,我们...我们...”旁边朱门的管家张了张嘴,接下来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朱项知道老管家要说的话,悔恨的连连捶胸,他恶狠狠的瞪了眼朱天明,心里早已懊悔无比。若不发生朱天明这事,凭借着朱燕,朱家与白夜之间的关系就算不密切,也至少算朋友,凭借白夜当前创下的威名,朱家足够登顶太极城!“天明!!你让朱家错过了一条真龙啊!!”朱项恼道。朱天明脸色苍白,羞愧不已。周遭大家族们也是知道白夜与朱家的事情,刻意与之疏远,且有不少人已经朝杜崖、冷有容等人走去,与之套着近乎。而就在这时,十一层的印记又暗了下去。人们的呼吸随着印记的暗淡也停了下来,齐刷刷的锁定在石碑上。

应该...要出来了?”有人呐呐而道。但没人回答他。之前种种,已经让大部分人都不敢再轻易下结论了。叶逊的手掌攥得紧紧的。冷有容也紧盯着那墓碑,暗暗捏汗。就连万象门的状元,此刻也停止了书写,整个人像是石雕,全神贯注的盯着石碑,几乎忘我。终于。十二层的印记亮了,紧接着整个石碑绽放熠熠金光。刹那间,群呼震天。“进入第十二层了!!”有人爆呼出来。整个太极城一片沸腾。无数人欢呼雀跃,无数人手舞足蹈,但更多的是咬牙切齿、暗暗猜测,无数个人,无数个神态。而在人群外围。“怎么回事?”傅无情皱着眉头,看着周遭激动的人群。“听说小虚幻境第十二层被人打通了,小虚幻境的考验全部通过,这些人大概是为那通过的人高兴。”林正天笑着说道。“又不是他们通过,他们这么高兴作甚?”嬛诗樱哼哼道。“我们不是这里的人,自然不知小虚幻境对这太极城的意义是什么。”

子笑微微一笑:“好了,各位,这里人多眼杂,加上小虚幻境快要结束,人群应该会暂时散开,到时候这里肯定混乱不堪,不如我们先找个茶馆,坐下来喝杯茶,等太极聚武召开,再伺机寻师,如何?”“好!”众人点头,都表示赞同。“我知道有家不错的茶馆。”“这回倒要尝尝进魂大陆的茶与我们青歌大陆有何不同了。”音血月微微一笑。“必是有万般滋味啊!”凤青羽摇着折扇,笑吟吟道。缠蛇在前头引路,众人紧随。可就在这时,几名穿着黑色剑服的男子走了过来。他们腰佩长剑,剑身极长,即便是一米**的个子,剑身也快要拖到地上了,这些人一个个神色冷峻,气质凌厉,踏步而来便直接堵在了音血月、林正天等人的前头。般若见状,急忙躲到嬛诗樱的身后。“几位有何贵干?”缠蛇眉头一动,连忙作礼。“我们家少爷希望请几位小姐喝一杯,还请几位随我们走一趟。”几人沉道。众人脸色轻变。“敢问贵少爷是何人?”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