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发展,离不开中国去日使者,为两国睦邻友好作出不朽贡献

来源:田园中的花 2018-11-30 08:47:26

发展对唐关系,全面吸收唐朝的政治、经济、文化制度,是当时日本对外关系的核心内容。派遣唐使,就是其重要措施。白江口之战后,日本统治者认为,要使日本经济文化迅速发展,需要有个和平的国际环境。故此,日本致力于发展与唐朝的关系,而唐朝也不计前嫌,主动遣送白江口之战的日本俘虏回国,并派遣在唐的日本留学生和学问僧回国。

唐朝是当时世界强国,政治、经济、文化均处领先地位。因此,所谓四方蛮夷朝贡之国络绎不绝,或求其庇护,或与之发展贸易。作为唐王朝,只要承认主从关系,不论国家大小,皆爱之如一,怀柔存抚。唐朝出兵帮助新罗的主要目的,就是扶持弱者免遭欺凌或吞并,借以维持朝鲜半岛的和平与稳定,继续保持业已存在的关系,满足天朝大国的虚荣心理,当政治和外交途径行不通时,才出兵帮助新罗大败百济与高句丽而完成统一。白江口之战之后,唐朝主动从朝鲜半岛撤兵,进一步加强了同新罗的政治、经济、文化关系,使统一后的朝鲜半岛经济、文化得到更快发展。

需要指出的是,当初日本派遣遣唐使的主要目的,是想通过外交途径维持其在朝鲜半岛南部的政治地位和经济利益,同时探听唐朝的对日政策以便及时采取相应措施,免遭不测之祸。此后,日本从政治、经济、文化制度到民间风俗习惯等方面,全面吸收唐朝的物质和精神成果,以致形成了所谓“唐风文化时代”。

遗唐使是日本朝廷派遭的国使,大多由博通经史、娴习文艺的学者和文人担任,并有医师、乐师、阴阳师等随行。实际上,早在推古天皇的时候日本就曾四次派遣使者远渡重洋,到达中国隋朝的都城洛阳,这是日本作为国家和中国正式交往的开始,是日本派遗大型文化使团直接吸收中国先进文明的开端,遣隋使可以说是后来遣唐使的先驱。

从公元7世纪初至9世纪的200多年里,日本先后派遭19次遭唐使。其中有两次任命后因故中止,一次专为迎接日本遗唐使回国而派遭“迎入唐使”,三次陪送唐朝赴日使节回国而派遭“送唐客使”,实际上正式派遭到唐朝的遗唐使共有13次,最多一次出行4艘大船,共计600余人。派遣造唐使是日本朝廷的一件大事,使节出发前,按照惯例,天皇要设宴相送,授刀赠诗,举行隆重的仪式。第10次遣唐使出发前,当时的孝谦天皇专门做了一首和歌,预祝他们旅途平安,早日归国。

这些遭唐使和留学生回国时,带回大量的中国典籍、著作和科学技术留学生吉备真备利用汉字楷书偏旁表示声音,创造了片假名;后学问僧空海利用草体汉字表示声音,创造了平假名等。在这种文化交流下,日本上至政体、官制、典章、军事,下至建筑、服饰等都效仿唐朝。遣唐使中比较突出的代表是阿倍仲麻吕,他有一个更为中国人所熟悉的名字晁衡。716年,16岁的阿倍仲麻吕作为造唐留学生到达中国,并进入唐太学读书,由于他聪颖好学,不久居然考中了进土。阿倍仲麻吕深得唐玄宗的赏识,唐玄宗授予他左补阙、左散骑常侍、镇南都护等官职,后来又授予秘书监兼卫卿等要职。

这位日本来客十分擅长吟诗作文,与王维、李白等中国诗人建立了很深的友谊,交往频繁,他曾送过衣服给李白,李白在诗中还对此有所记载。阿倍仲麻吕在中国一直生活了30多年,非常怀念故国,他在一首题为《三笠山之歌》的和歌中写道:“翘首望东天,神驰奈良边。三签山顶上,想又皎月圆。”751年,阿倍仲麻吕在长安遇到了日本遭唐使藤原清河,便计划随藤原回国探亲。阿倍仲麻吕临行时,长安的友人纷纷为他送行。王维还特别为他写了一首赠别诗,字里行间洋溢着他对晁衡深厚诚挚的友情。

在当时的科学水平和技术条件下,横渡大海是一件生死难料的冒险行为。阿倍仲麻吕随同船队先由陆路从长安到苏州,然后在苏州乘船出发回日本。船行至琉球,不幸遇到暴风恶浪,船队飘散,阿倍仲麻吕所在的船只漂流到越南,这艘船不幸倾覆的消息于753年传至长安,李白等朋友们以为晁衡遇难,都十分悲痛,李白还专门写了一首倮晁衡》的诗。阿倍仲麻吕后来又活着回到长安,朋友们惊喜交集,愈感友谊弥足珍贵。阿倍仲麻吕从此再也没有回过日本,他在大唐的土地上去世,日本赐予他正二位的官衔。

为后人所熟知的是,在阿倍仲麻吕所在的船队中,同行去日本的还有位重要人物,那便是大唐高僧鉴真。日本僧人受日本佛教界和政府的委托,邀请鉴真去日本传戒,鉴真欣然应允,他先后5次率众东渡日本,但是都因天时、人事不和而失败。第5次出航时,船队遭到恶风怒涛的袭击,在海上漂了14天,最后漂到海南岛的振州。返回长安途中,日本弟子荣睿病故,鉴真伤心过度,加上天气炎热,突发眼疾,最后双目失明。但他东渡弘法之志愈加坚定,同阿倍仲麻吕一起,第6次踏上东渡行程。船队再次遇到大风暴,鉴真所乘船只历尽艰辛,后来终于在日本鹿儿岛登陆。

一个多月后,在盛大隆重的欢迎仪式下,鉴真进入都城平城京。鉴真曾为日本天皇、皇后、太子等人授菩萨戒,日本从此开始正式的律学研究,鉴真也被尊为日本律宗初祖。在营造、塑像、壁画等方面,鉴真与弟子给日本带来唐代最先进的工艺,为日本奈良时代艺术高潮的形成作出了贡献。

鉴真对日本最突出的贡献,是医药学知识的传授,他也因此被日本国人奉为医药始祖。鉴真及其弟子大都擅长书法,去日本时携带的王羲之、王献之父子真迹,给日本书法带来深远的影响,至今日本人都对中国书法艺术热爱之极。当时日本的佛典,多由朝鲜传入,无论是口口相授,还是手抄本,都难免产生错误,天皇曾专为此委托鉴真校正经书的错误。鉴真去世前,他的弟子们采用干漆雕塑这一最新技艺,为他制作了一尊坐像,被日本奉为国宝。

日本的发展,离不开大批遣唐使和中国去日使者,中日两国使者,历经千辛万苦开辟出一条友谊之路,为两国睦邻友好作出了不朽贡献。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