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嗜画入骨,只要遇到名家真迹,他都会不惜重资求购并收藏

来源:美美哒的宝 2018-11-30 08:46:02

作为收藏大家,庞莱臣自幼就对书画有着浓厚的兴趣,自己也能书善画,他的山水画用笔枯中见润,章法疏朗,为他日后成为真正的书画鉴赏者增添了感性认识。他常常自称“嗜画入骨”,可是他心气极高,一般藏品不屑入目,往往在几百幅中选择不过二三幅。然而,每次只要遇到名家真迹,他都会不惜重资求购并收藏。

庞莱臣的收藏眼光和他交往的朋友有关,当时他和上海的书画家交往频密。有一次,庞莱臣与吴湖帆等书画家在酒楼聚宴。吴湖帆不仅是书画家、文物鉴藏家,还是美食家。所以庞莱臣特地为吴湖帆点了他最爱吃的红烧刀鱼。其实,当时一般人都怕吃刀鱼,因为刀鱼刺多且细,只要稍不留神就会卡在嗓子里,但吴湖帆却有自己的一套吃刀鱼的方法,而且吃得又快又干净。

席间,庞莱臣笑着告诉吴湖帆,说红烧刀鱼是专门为他点的,并让他给席间的主客示范一下他的吃法。吴湖帆当即用手拎起刀鱼的头部将筷子朝鱼的颈部往下一捋,这样,刀鱼的主骨刺被全部取出来了,然后他又夹起鱼肉横放在嘴里,吃掉肉,这样吐出来的鱼刺干干净净,而且丝毫不粘鱼肉屑。

正在人们为他的吃法叫好的时候,吴湖帆却像被定住了一样看着某处。原来吴湖帆眼尖,他发现有一个落魄文人夹着一幅画轴从窗外屋檐下匆匆走了过去。吴湖帆很喜欢收藏书画并且鉴赏力不俗,他看到的是那幅画轴,就急忙出门喊道:“哎,先生,请稍等!”可那文人似乎没有听见,仍走得匆匆。吴湖帆边喊边往外跑去追他,终于,那文人听见了吴湖帆的喊叫,停住了脚步。吴湖帆气喘吁吁地赶到文人身边,打开他的画轴一看,发现这幅画竟然是久负盛名的元代名作,号称“十七笔兰”(仅用17笔画作的兰花图)。吴湖帆顿时狂喜,和文人讲好了价钱,以500元买下了。

当吴湖帆回到酒楼后,得意地拿出刚刚购得的名作让众人欣赏,在场的几位书画家看了之后都大为赞叹吴湖帆的慧眼,称赞他为鉴赏界只眼”。这时只有庞莱臣心里一阵疑惑,才知道自己收藏的那幅元代名作“十七笔兰”是件赝品。于是吃完饭后,庞莱臣就力求吴湖帆忍痛割爱把画转卖给他,吴湖帆当然不答应。庞莱臣又出价两倍,吴湖帆依旧不答应,可庞莱臣却一定要收为己有。吴湖帆看执拗不过,只好无奈让步,并称看在他请自己吃红烧刀鱼的分上,成全了他。

这个故事让人想到了同时期的另一位大收藏家钱镜塘,他曾经经用十六根金条从朋友那里购得清王石谷的《竹屿垂钓图》。收藏家在心爱的艺术品面前从来都是不吝惜金钱的,庞莱臣是如此、钱镜塘是如此、吴湖帆也是如此,此种精神是何等难能可贵啊!

为了保护自己的藏品,庞莱臣还不惜花费高额费用招贤了一批富有术才华的书画家协助自己工作,初期聘请的是陆恢、张砚孙、张唯庭。其中陆恢在他家的时间最长,前后有20年之久。后期则主要是张大壮、吴琴木、邱林南。这些聘员除了具有良好的文史功底外,还个个是书画高手,他们以庞莱臣为中心组成了一个优秀的团队,既保证了庞莱臣书画的质量和水准,也保证了庞莱臣藏品的存放与保养。

民国时期,虚斋鉴藏印记就是书画身价的标志。凡是庞莱臣自己收藏的书画,他都会盖上“虚斋”的印章,所以外国人购买中国古代书画时,都会以“虚斋”的印章作为识别真伪的标识。直到现在,北京故宫里收藏的还有不少盖着他的印章的画。在现今拍卖会上,凡是经过庞莱臣的虚斋收藏过的书画,身价会明显高出一筹。这也与当年庞莱臣的虚斋精益求精的收藏理念是分不开的。

清朝的乾隆皇帝非常喜欢收藏古人字画,他常常用尽各种方法对民间所收藏的唐、宋、元三代的书画进行搜罗,因此到了民国,这三个时期的书画作品在民间已经非常少了。可庞莱臣却能够在民间搜罗到仅存的这三个时期的作品,由此可见为了收藏这些字画,庞莱臣是付出了多少金钱与心血。吴湖帆曾经评价庞莱臣的收藏,说他收藏的宋元书画精妙绝伦,数量巨大几乎没有人可以与之相抗衡。其实,对于收藏家们来说,在面对自己嗜爱的藏品时,是从来都不会在乎金钱的。在庞莱臣这种行为的背后,人们看到的往往是一种精神和人格的张力。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