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静投书案,岳钟琪功不可没,而雍正更是绝妙出奇招

来源:新薯解读 2018-11-30 14:57:57

岳钟琪,一个我们并不熟悉的名字,可是他对历史的贡献却并不输任何一位大臣、将军,可谓是戎马一生,历经康熙、雍正、乾隆三朝。康熙皇帝曾赐予匾联“太平时节本无战,上将功勋在止戈”。后来乾隆皇帝列五功臣时称其为“三朝武臣巨擘”。而今天我们说的“曾静投书”一案,他则是功不可没,没有被利益诱惑,站住了自己的立场,而后雍正更是奇怪出招,顺利解决这一案件。

岳钟琪为人沉毅多智略,对手下士卒相当严厉,并能与之同甘苦,所以士卒们都乐意誓死为他效劳。雍正六年九月,曾静与张熙写好了谋划反清政府的信,派遣张熙带着他的书信和《生员应诏书》赴陕西送给岳钟琪,想策动岳造反。岳钟琪接过书函一看,这封信的内容,都是诋毁对天朝,对雍正皇帝是把能想得到的能用得上的骂人的话全部都用上了。信中又说岳钟琪其实是岳飞将军的后人,讲了岳飞如何精忠爱国,英勇抗击金兵。主要的目的是想激励今握重兵、居要地的岳钟琪,乘时反叛,劝服他调转枪头去对付金人的后代也就是当下的统治者满洲人。让岳钟琪为宋朝和明朝两个朝代复仇,替汉人雪耻。

岳钟琪本是雍正皇帝破了先祖的例而重用的汉族大臣。在朝廷中一向就遭到很多满族贵族的猜疑嫉恨。但是雍正皇帝一直对他格外的信任,岳钟琪更懂得感恩图报。所以,岳钟琪见信,当即想找时任陕西巡抚的满人西琳同审张熙,可不想西琳有事未到,由按察史、满人硕色于暗室同听,岳钟琪问张熙他的师父是谁,张熙拷打至昏绝也不回答。只是告诉岳钟琪他们的势力已经散布两湖两广、江西、云南、贵州等省,说这些地方传檄可定。岳钟琪见动刑无效,改为以礼相待假意装作被他们的行为感动了,对张熙说他愿意招那个叫“夏靓”的一起来这里辅佐他,共同谋划反雍正的大事,并且做出痛哭流涕、满心诚意的样子。张熙以为岳钟琪真的被信和他们的行为打动了,所以将事情的真相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

然而,岳钟琪表面上是答应了张熙等人一起密谋造反,可是私下里却偷偷地把这封信奏报给雍正看了。雍正看了之后自然心里生气得不得了,但他却先极力抚慰岳钟琪,称赞他的忠诚,还说他自己朝夕焚香,祝福岳钟琪“多福多寿多男子”,并说他之前给岳的谕旨都是真心诚意的,“少有口心相异处,天祖必之”。就像当年对年羹尧起誓一样表示对岳钟琪的绝对信任以稳住岳,随后再以大手段与大精力投入到处理曾静投书案中。雍正派遣刑部彻底追查了和这件事情所有相关的人员。审问中曾静供出他的思想是受浙江吕留良思想的影响,最崇敬的是吕留良,张熙也承认见过吕留良的弟子严鸿逵、还有再传弟子沈再宽等人,还随身携带有吕的诗册。就这样,广泛株连。因此案涉及人多,地域广,为了加速查办速度,将曾静等一千人等被集体押送到北京来审问。雍正对此案的对策,从一开始就定下来了。

从雍正八年十二月份开始一直到雍正十年的十二月份历时两年时间,雍正皇帝连连下达旨意说,曾静和张熙因为认罪的态度非常好,所以免了他们的罪并释放了他们。但是,对于因为曾静而牵连出来的与吕留良有关的这个案子的所有人却是全部杀无赦。其时,那个时候吕留良和他的大儿子吕葆中已经就去世了,但是雍正还是下令把他们从坟墓里挖出来鞭尸,然后割下头颅挂起来示众,吕留良的第二个儿子吕毅中斩立决,家里所有的孙子辈的男男女女全部送去宁古塔给披甲人当奴仆。吕留良的爷爷、父亲、孙、兄弟和叔伯兄弟的孩子,男的满十六岁以上了全部都拉出去斩首,十五岁以下的男孩子和所有家里的女人都送给功臣家里做奴隶。吕家财产没官。吕留良的徒弟严鸿逵的也被处以凌迟的酷刑沈在宽斩立决。只要是和他有丝毫关系的,尽数无一幸免。就连吕留良的同乡朱振基因景仰吕留良的为人,在任广东连州知州时供奉了吕留良的牌位,也被雍正革职严审,使其死于狱中。吕留良写先来的所有的文集、诗集、日记还有刊印出来、抄录出来的书本全部都搜出统统烧掉了。

曾静和张熙这个案子中牵涉到很多关于雍正的负面说法,其中最触目惊心的是曾静说雍正谋害了自己的爹,逼迫了自己的娘,流放了自己的哥哥,杀害了自己的弟弟;还说雍正很贪财滥杀无辜还酗酒,整天荒淫无度,即说雍正收了废太子的妃嫔,诛杀忠诚,任性妄为如此之多的罪状,这些罪状几乎涵盖了雍正继位及其继位后六年内发生的所有重大政治事件。曾静对雍正的做法都持否定态度,说雍正是一个十足失德的暴君。曾静相信雍正毒死康熙、逼死母亲、弑兄之说。如果按照常理说,雍正应该杀了曾静他们,而且对这类案子也应该是严格保密的,可是雍正不但释放了曾静、张熙等人,还于雍正七年年九月,下令编辑了这两年来论述有关这个案件所有的《上谕》,还附录了曾静提供的口供及曾静写的忏悔书《归仁录》,合写成了一本叫《大义觉迷录》的书,昭告天下。

《大义觉迷录》刊印了之后,雍正下令颁发全国各府州县学,使读书士子览知悉。如果读书士子不知此书,一经发现,就将该省的学政、该县的教官从重治罪。更绝妙的是,雍正还命令曾静、张熙去各个地方宣传这本奇书。雍正敢公开这个案件的全部细枝末节,还敢于公开大批判大辩论,敢发行这本奇书。并让犯了弥天大罪的曾静和张熙当反面宣传员,还让读书考功名的人个个都来讨论发表对这件事情的看法,这些正是雍正奇怪出招的地方。这其实是为世宗嗣位及其初政做宣传的最好的举措。书附录中曾静口供和《归仁录》中,就说清世宗至孝纯仁,受位于康熙,兼得传子、传贤二意;又说雍正朝乾夕惕,惩贪婪,减浮粮,勤政爱民。完全推翻了自己举事前的一切观点立场。

在查办曾静投书案不久,雍正就此事在宠臣田文镜的奏折上批示道:“遇此种怪物,不得不有一番出奇料理,倾耳以听可也。”对鄂尔泰也作了同样内容的朱批。确实,雍正并不是一个荒淫无度,杀人不眨眼的昏君。雍正元年的时候,他在圣祖书里发现了一道谕旨,谕旨里大力地称赞明太祖,而且去找明太祖的后人,根据才能给他们职位。雍正皇帝看了之后,大有所感马上就下旨让人去明察暗访,两年之后才找到一个叫朱之琏的人,雍正看了看这个人,觉得他果然是很不平凡的一个人,所以马上就授给他一等侯的爵位,让他人到正白旗下,还下令他的职位可以世袭,这样一来对缓和民族矛盾起了一定的作用。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