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定是不是王者之师,为何只用看撤军模样,慕容皝撤军是如何做的

来源:伟静聊历史 2018-11-30 16:28:15

我们都知道,判断一个人不能只看表面,而要学会通过现象看到本质,才能真正做到了解一个人。同样,我们判断一件事情也不要只通过表面现象,而要注意到一些常人不注意的地方,就像军队一样,很多人认为王者之师的部队一定是声势浩大,或者兵力雄厚,但是这都不是鉴定一个部队是否是王者之师的关键,因为有的时候军队是可以虚张声势的,那有人会问了,换作是你,你会怎么判断军队是否是王者之师,我会通过撤军的模样去判断,这样才能看到这支军队的本质。在慕容皝攻打下高句丽后,面对赶来的高武,慕容皝的撤军便透露出了王者之师撤军的模样。

慕容皝攻克丸都城后,高句丽为了逃命,便带了几名亲兵逃到山里,连自己的母亲和妻子都没带上。在这同时,高武也获得了北路大捷,慕容皝的长史王寓所部万五千兵马全军覆没,高武也在赶来途中。高武在这次战争中的表现无疑是改变全局的关键,因为在“斩首行动”顺利实行后,剩余部队还能保持着高昂的士气与战斗力不得不说是一大奇迹。而慕容鱿的处境如何呢?在强攻丸都城半月后部队疲劳过度,无法再进行一场大战,更关键的是,高句丽不同于段部鲜卑,国内臣民依旧心向着高钊。

如果慕容皝和高武战事胶着,则高句丽民众将聚拢到高武那边,到时候胜负难料了,所以慕容皝不得不考虑暂时撤退。有时候,鉴定一支部队是不是王者之师,不在于看他的破敌拔寨,也不在于其兵力雄厚,就只要看他撤军之时的模样就好。慕容鱿撤军的时候又是如何做的呢?他将丸都城付之一炬,而后又将老高句丽王高乙弗利的尸骨扒拉出来示众,还将高钊的母亲和妻妾都拉去充了女俘。如果大家参考下靖康之乱后金人掳掠北上的皇室姬妾,就知道等待高句丽后室的将会是什么了。

我想,千年之后,在大陆的西边,君士坦丁堡的陷落也概莫如是。昨日的洛阳,今日的丸都,不同的军队却也上演了相同的一幕。或许直到那时,寄居于慕容鲜卑之下的汉民们才会发觉,原来这位晋廷亲自册封的燕王和羯赵也并没有本质的区别,只不过其更善于伪装罢了,可终有一天,他们也将会揭下面具……回到丸都的高武遇到了从山上逃回的高钊,两兄弟抱头痛哭,可是哭完之后也不敢去向慕容皝寻仇,只得上表称臣,永为藩属。在接到高句丽的降表和大批赎金后,慕容皝大为欢喜。

慕容皝将高乙弗利的尸骨和高钊的妻子归还给了高句丽,但是高钊母亲却被扣下来当作了人质。高钊则削去王号,后来前燕又册封其为征东大将军,营州刺史,乐浪公,高句丽正式成为了前燕的藩国。这一次东征高句丽虽然没有将其彻底铲除,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慕容鲜卑仗打得高句丽二十年内都爬不起来了。在那之后,高句丽只能夹着尾巴做人将战略重心从辽东调整到朝鲜半岛上,开始了与百济、新罗的三国争霸战。当然,高钊就比较失败了,由于慕容鲜卑将高句丽重创后,其实力无法迅速恢复,竟然后来在战争中被百济的近肖古王击毙。

当然,后来发生的种种事情就不是慕容皝所在意的了,他此刻将目光调整到了另一人身上——宇文鲜卑的宇文逸豆归,消灭他,慕容鲜卑将正式统一辽东。宇文逸豆归也是个死催,眼瞧着以前的“四部联攻”变为“三方同盟”,再变为高句丽和自己的军事同盟,到现在自己成了孤家寡人了还不警醒,依旧花天酒地不知危险如此一来,慕容鲜卑攻伐宇文鲜卑的计划也被提上目程。公元343年,慕容翰再次领命,率领慕容鲜卑的主力大军,踏上了灭亡宇文鲜卑的征程。慕容首战告捷,一出手就攻克安晋,大败守将莫浅浑。

当重镇被攻克的消息传来,为宇文鲜卑头领的宇文逸豆归居然啥也不说,当即下令手下收拾包袱,带着部众北逃。相比较高句丽方面还能和慕容鲜卑正儿八经地打一仗,宇文逸豆归这时候的表现实在是丢人丢到家了。通过对比我们可以清楚地了解到差异,失败后的撤兵是狼狈的,但是处于成功中的军队撤兵时却是气势高昂的,慕容皝在撤军时便是从容不迫的,他的撤兵不是不敌而是不愿对战,这才是王者之师撤军时的风范。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