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若卿垂下眼帘,不想看到伊雪这么为难的样子

来源:明王动漫资讯 2018-11-30 18:23:00

姬若卿垂下眼帘,不想看到伊雪这么为难的样子。可她已经无法想象没有她在身边玩闹的情形了。中午吃饭的时候,莫雅臣被伊雪拉着来到学校的天台上。“来,坐这儿。”伊雪拍拍身边,让他坐过来。

莫雅臣依言坐下:“怎么不在教室里吃?”虽说是中午,可是天气还是很冷的,特别是天台上的风又那么大。他想不通伊雪不在温暖的教室而专门跑来这里。他们在交往的事情虽然为了避免麻烦还处在保密阶段,可是也不至于要躲在这种地方吧?

伊雪学着电视里的亲热镜头,打开午餐为他吃:“这里不好吗?没有人打搅。”说着还冲他抛个媚眼,可惜她的功力还不到家,与其说是媚眼还不如说是白眼。“咳,咳。”莫雅臣被她塞进自己的嘴里的食物呛到了。老天,她今天是不是吃坏肚子了?还是想搞练习恶作剧?

“你有什么话就说好了,但是要我参加比赛的话就不要说了,我是不会参加的。”莫雅臣抢先一步将她可能要说的话挑明。伊雪满肚子的话就被这一句话给顶回去了。这样下去根本没法谈啊!为了卿卿加油!要努力!她在心里不断为自己加油。莫圣勋说她这人吃软不吃硬,那她就给他好好的“软”吃吃看。

臣臣,不要这么说嘛。你也知道卿卿喝人家的关系那么好,如果他走了,人家也不要活了。”伊雪一口一个人家,先不说莫雅臣的反应,他自己都快要恶心死了。可是为了朋友,他再不适应也要试试!“我说过了,有圣勋在,应该不会有问题的。”“他就一个人,能定什么用啊!”伊雪再加一把劲,半跪在他的身边,在他的耳边轻轻地,嗲声 嗲气地哀求:“拜托,就这一次好不好!“

她的呼吸吹拂在莫雅臣 的耳间,让他的耳朵好像被火烤一样,一下就热了起来。而这热像血液似的,瞬间遍布全身。从没有以这样的方式跟他说话的伊雪,好像一只妖 精,不知哪学来的粗劣动作却让他的心翻腾起来。其实他不需要用这种方式来要求他帮忙,如果换成其它的事情,只要是她开口自己一定会去做的,可惟独这件事不行。不管她用什么方式哀求,他都不会再去拿起画笔。

“伊雪,你听我说。”他将她的身子扶正,深邃的眼眸中透出无法言语的渴求,“如果你喜欢我,就应该为着我着想,你忍心让我违背自己的心意吗?你忍心看着我因为再一次拿起画笔而勾起痛苦的回忆吗?”这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小点,更重要的他无法说出口,所以他只能 硬其心肠拒绝,几时得不到伊雪和姬若卿的谅解也要死守和自己的约定。

伊雪被他的话和他的话中话痛苦 震得再也说不出话来,看着他被痛苦染 满的双眸,什么劝说的话再也无法在他的面前说出来。他说得没错,喜欢他,所以没有办法看着他痛苦。一个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一个是真心喜欢的人,两人无论失去谁都是他不愿见到的。“可是……”伊雪垂下头,她无论如何也不想看这个好友转 进那种烂 人待的学 校呀,好要说话,鼻子一痒打出一个喷嚏来。

伊雪任由他拉着,可怜的美人计还没开始实行就Game Over了趁莫雅臣被美术陆老师教到办公室的时候,莫圣勋和伊雪两人坐在一起,继续商量对策。“我已经不行了……”伊雪软软地趴在桌子上,头埋在手臂中。她已经尽力,可结果还是不行。不想让好友转学,又不想莫雅臣因为拿起画笔而痛苦。选择哪一边,遗弃哪边都不是她想见到的呀!为什么会用到遗弃?啊!自己已经快要疯掉了!

“没办法啦,现在就实行方案二吧!”莫圣勋笑吟吟地说道。

“不行,我不想骗他,更不想他痛苦。”在这一点上,你真的觉得不用画画他就会幸福吗?如果你看到他画画的样子就不会这么说了。那是完全沉和陶醉的表情,他完全融入到自己的画中,体会着自己才能体会到的感受。看了他的画,难道你没有感觉吗?“

伊雪颓废地点点头:“很美,我从没见过那么美的世界。“她没有用画,而是用世界来形容,课间莫雅臣的话带来了多么广阔的天地。

“就是了。”莫圣勋见她开始动摇,偷笑一声就继续怂恿她:“换个说法吧,我可是他从肚子里就抱在一起的弟弟,我会害他吗?当然是因为对他好才会努力想要帮他。你现在是他的女朋友,如果你不帮他,那他不是太可怜了吗?”伊雪犹豫了好久,终于苦着一张小脸:“那就试试好了。”不知道莫雅臣知道真相后会不会怪她,生她的气。唉——

办公室里,莫雅臣和美术陆老师相对而坐。而老师手里拿着那天她在水族馆里画的画。自从把人叫到这里,这位搞不懂在想什么的陆老师就一直盯着画刊,像是没注意到前面站着个人似的。换成别的学生遇到这真是怕是已经要吓到脚软了,可莫雅臣却只是默默地坐着,静静地等着训斥。

“你再应付我么?还是说你的水准就这样了?”陆老师在五分钟后终于说话了,将手里的画晃了晃后丢到桌上,像是一点也不清楚加上莫雅臣三个字的画,就算涂鸦也能卖个万儿八千的。莫雅臣低垂着头,没有说话。

“哈,哈。”陆老师有笑声没笑意地“哈”了两声,半眯着眼中射出骇人的光芒,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惊悚甘:“真是不鬼天才这个名称呀,想玩的时候随便画画也能得到别人的赞赏,不想玩的时候就用左手来糊弄人。”她的语气中充满了轻蔑与不屑。

“我没有。”莫雅臣急急地反驳,可一想自己确实用左手画的,顿时有哑口无言。 陆老师又回复成原来吊儿郎当的样子,手里拿着支铅笔转着花:“我还以为对一个画家来说画就是灵魂,就是生命。当初听说有人为了救自己的画奋不顾身地冲进火场,我还挺佩服的。真是见面不如闻名啊。”莫雅臣依旧沉默。画对他来说却是就是灵魂和生命,可是他也有不再画画的理由呀!为了那个理由,他可以忍受人格对他的指责。

陆老师挥挥手:“算了,我也不想说什么。总之这次你的美术成绩是零,没有灵魂的画根本不算是画。”是……莫雅臣低声应着,对老师的这个决定他没有意见。他的灵魂……陆老师斜眼看着他;“是不是心里不服气?我一个大画家,你就一个小老师竟然敢给零分?”

“不,没有。老师说得很对。我没有意见。”莫雅臣淡淡地应着,眼神飘在那张用左手画的画上,心在不停下落。那其实是一张很好的素描,换一个人也会给到90分的高分。可就像老师说的那样,那是一张没有灵魂的画,没有用心去描绘没最多只能说那是一张照片,讲原物“照”在纸上而已。

他的右手已经可以拿笔了,烧伤经过治疗已经好了大半,没有伤到筋骨对他来说真是神的恩宠,只想平凡地在这个小城镇上过完平凡的一生。“听说你们班上和附属高中的人有赌注是吗?”陆老师转移了话题。莫雅臣点点头:“是。”想到这个赌注就想起伊雪的哀求,这也是让他为难的另一个原因。

陆老师扬起眉,状似不在意地慢悠悠的说:“咱们学校从来没有赢过那边,你知道为什么吗?”虽是问句,可不等莫雅臣问,她就接着说了:“在其他的比赛两所学校都是各有输赢,可是在绘画上咱们却是从来没有占过上风。那边是以培养专业人才为目的学校,美术对咱们来说只是副科,可对人家来说却是必修的主页,这之间的区别我想你应该比我清楚吧?所以,不论你们之间做了什么样的赌注,还是不要期望结果比较好,因为结果太明显了。”

“……”莫雅臣无语,他早就从伊雪口中得知了大概的情况,可是他不能比赛,绝对不能!

“我说这些话并不是想要你做什么决定”,陆老师耸耸肩,“输赢对我来说反正不痛不痒,不过我要告诉你一点,作为一个愿意为画付出生命的人,不要为眼前的是羁绊住了身影,上天赐予才能是要你为这个世界作出贡献的。我很欣赏你以前将画作的收入捐赠给有需要的人,即使你再也不愿意拿起笔也不会有人说什么,但你真的对得起你的心吗?摸着胸口问问自己吧,看着你是不是真的永远不再拿起笔了。”说完这些话,陆老师把办公室的门打开:“回去吧,好好问问自己的心。”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