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职业体育的潜在趋势:经纪人转型做球队高管

来源:懒熊体育 2018-11-30 22:06:07

本文由安德鲁·布兰特(Andrew Brandt)以第一人称写成,布兰特曾在1999年到2008年之间担任绿湾包装工队副总裁,负责球员合同协商、工资帽管理及相应法律事务。

MLB纽约大都会队不久前任命布罗迪·范·瓦格尼恩担任球队总经理。

作为一名前球员经纪人,范·瓦格尼恩将代表球队处理各项事务,其中就包括球员的人事安排。范·瓦格尼恩在斯坦福大学打过棒球,后来成为CAA经纪公司棒球部门的联合主管,他曾帮助球员拿下过创纪录的保障合同,比如尤尼斯·赛斯皮迪斯(Yoenis Cespedis)与大都会签下的1.38亿美元的合同以及罗宾逊·卡诺(Robinson Cano)与水手的2.4亿美元合同。除赛斯皮迪斯外,范·瓦格尼恩在大都会队的前客户包括雅各布·德格罗姆(Jacob DeGrom)、诺阿·辛德加德(Noah Syndergaard),还有著名的蒂姆·蒂博(Tim Tebow)。

从一个角度看,大都会队的做法可以看作是“打不赢就加入”的翻版。范·瓦格尼恩与大都会队的合作,在业界算不上突破或创新。维拉诺瓦法学院莫拉德体育法研究中心的创始人杰夫·莫拉德(Jeff Moorad)就是一名成功的经纪人,他的客户包括曼尼·拉米雷斯(Manny Ramirez)、莫·沃恩(Mo Vaughn)及埃文·罗德里格斯(Ivan Rodriguez)。莫拉德后来成为亚利桑那响尾蛇队的CEO,又买入了圣迭戈教士队的部分股份。前棒球运动员戴夫·斯图尔特(Dave Stewart)2014到2016年成为响尾蛇队管理层前前,也做过经纪人。

最近几年,NBA球队在挑选核心管理成员时经常考虑球员阵营。从经纪人转变为NBA高管的包括湖人总经历罗伯·佩林卡(Rob Pelinka)、勇士总经理鲍勃·迈尔斯(Bob Myers)、太阳总裁朗·巴比(Lon Babby)及活塞总裁阿恩·塔勒姆(Arn Talem)。

回到NFL,我是职业体育界由经纪人转为球队高管的最早一批人之一;1999年,我得到包装工的聘用,以下是我的故事。

在我加入包装工前,突袭者队在1995年聘用了多年担任经纪人的布鲁斯·阿伦(Bruce Allen,他现在是华盛顿红皮队的总裁)。我进入包装工后,芝加哥熊队聘请了前经纪人克里夫·斯坦恩(Cliff Stein),至今他仍在那里。纽约喷气机队聘用了阿里·内西姆(Ari Nissim),他在喷气机工作前后都做过经纪人,现在为Jay-Z的经纪公司Roc Nation工作。内西姆在喷气机的钱老板、现迈阿密海豚队总经理迈克·塔纳鲍姆(Tannnbaum),他在为两支球队工作的中间那段时间也做过经纪人,大多数客户是教练。

从经纪人到球队(有时还会转回经纪人)如今已经成为一条经过考验且被证明能够取得成功的道路,我个人也非常推荐。

我分别在ProServ和Woolf Association两家公司代理过NFL球员,在这中间曾在巴塞罗那龙队做过总经理。在Woolf Association第二次做经纪人,我代理的客户堪称经纪人生涯分水岭:德州大学极具感染力的跑卫里基·威廉姆斯(Ricky Williams)。我花了两年时间和里基培养感情,击退了所有试图挖走他的顶级经纪人,在他赢下海斯曼奖后不久,我就与他正式签订合同、成为他的经纪人。直到分手。

一起旅行时,我很快发现人们会聚集在里基周围。当我找他谈话时,他说那些人为Master P工作,他是个说唱歌手/企业家,当时正创建一家体育经纪公司,里基想参与进去。我问他,我怎么办。里基说他希望我能和Master P合作,为他的客户协商所有合同。我问:“我和P一起?”里基回答:“是的。”

听到这个足以改变职业生涯的消息后,我接到了来自绿湾包装工的电话,当时我的唯一客户就是在包装工效力的三线四分卫马特·哈赛尔贝克(Matt Hasselbeck)。我给包装工回了电话,球队告诉我,主教练迈克·霍姆格林(Mike Holgren)不仅去了西雅图海鹰队,还带走了负责协商所有球员合同、负责包装工商业运营的迈克·雷恩菲尔德(Mike Reinfeldt)。球队问我有没有兴趣转变身份。

这个问题导致了一系列后续行动,我考虑了面对Master P和包装工时自己的地位;和妻子商量搬家到绿湾(我们一起查了地图);还向包装工提出了一个问题,“千万别生气,但我是不是必须搬过去才能做这份工作?”球队回复:“不生气,但答案是肯定的。”我需要回答的最核心问题就是,我想从球员一方转到球队一方吗?

经纪人生涯后期我曾经想过转换身份,可为一个传奇球队工作的机会就这么摆在了我的眼前——尽管球队所在的地区并不是那么诱人——而且时机可谓恰到好处。自己的家庭刚刚组建不久,从不断追逐球员转变到球队方更为稳定的工作环境,这种感觉很对。

所以我决定,我要从球员经纪人转为球队管理层。

询问绿湾包装工总经理罗恩·沃尔夫(Ron Wolf)为什么选择我时,他很慷慨地赞赏了我对合同和工资帽的了解程度,但真正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他的一句话:“我们真的需要对经纪人更友好的环境,聘请一个前经纪人有助于实现这个目标。”沃尔夫不情愿地意识到,经纪人在NFL这门大生意中越来越重要的地位,球队需要与经纪人建立健康且深入的关系。

担任球队高管10年后,我可以证明,经纪人背景对我在球队高管工作中起到的帮助作用是无价的。我曾经协商过相同的合同,只不过当时是谈判桌另一方的代表。我可以从作为对手的经纪人角度出发,知道他们的最终目的,因为我也曾经和他们一样。我能预测到所有争论——无论是好是坏,还是纯粹出于妄想——我能理解他们的立场。我们可以轻松度过虚张声势的阶段,直接进入谈判的核心环节,也就是保障合同和现金价值。

可以预测,尽管经纪人们说我加入了“黑暗阵营”,但也有很多人对我说,他们很高兴一个“曾经的自己人”能够掌控包装工的球员的钱包。我了解他们的困境;过去我和他们一样,恳求球队帮助自己的客户。同时我也把让经纪人了解球队的挑战、了解球队管理人员与经纪人之间的区别当作自己的任务;作为经纪人,他们需要担心的是球员在不同球队的表现(我把经纪人比作范特西联盟的经理),而不是管理阵容不断变动的球队。

关于大都会与瓦格尼恩的联手,我看到媒体和专家对双方都有批评,人们担心瓦格尼恩会利用担任经纪人时获得的特权及保密信息反过来对付球员。有法律专家表示,瓦格尼恩转为球队高管违反了对客户的信托义务,而大都会聘用瓦格尼恩属于法律上的“不正当干扰”。对于这些批评,作为一个在两个阵营都干过10年的人,我只想说,拜托……

我的一个强烈感觉,瓦格尼恩的前客户,比如德格罗姆和辛德加德会更加安心,他们不至于担心自己的朋友和前经纪人换到另一阵营后会变成威胁。事实上,相比体育经济中的现实,这种“黑暗阵容”的心理才是对球员和管理层的关系造成影响的因素。

事实就是,担任球队高管前有经纪人经历不仅不违反保密性规定,而且对球队和球员双方都极有好处。经纪人了解对方的“秘密”是担任球队高管的附加价值,而不应被看作损害球员利益的邪恶阴谋。假如对经纪人转为球队高管的批评真的有道理,我们难道不会看到NFL、NBA和MLB球队因此受到不良影响吗?

和其他很多领域一样,体育商业界普遍存在利益冲突。事实就是,有些时候特定职位上最有能力的人,正是来自谈判桌的另一方。对方阵营的从业经验可以让相关人选拥有额外的知识与背景,从而让谈判双方受益并加速谈判进程。律师时刻在变幻阵营,无论是检察官转为辩护律师(反之亦然)还是从代表劳方变为代表资方(反之亦然)。商业界也是同样的道理,谈判双方通常是曾经代表过对方的同事。此外,商业领袖在管理体系中通常会上升到比前上司或同事更高的职位,这就是现实,不存在潜在利益冲突问题。

和任何新发生的雇佣关系一样,没人知道瓦格尼恩是否能够成为优秀的总经理。但在我看来,他的经纪人经历和球探、教练或其他背景一样,为他担任总经理提供价值。批评大都会这一操作的人忽视了其他运动项目相同模式的成功案例,脱离了体育商业及商业整体的现实。

Hoopshype发布NBA体育经纪公司排行榜,CAA位列榜首

2018全球最具价值体育经纪公司排行榜:CAA连续六年领跑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编译自《体育画报》(Sports Illustrated),原文作者为Andrew Brandt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