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嫉妒他的才能,唯恐他抢了自己以后魔宗宗主的位置

来源:佛塑科随说旅游 2018-12-01 09:26:02

戾无暇呆呆地看着戾峰,她从没想到,自己在面前这高大的男子心中竟然有如此重要的地位。她当当然知道戾峰说自己不理他是因为什么。那是因为,自己嫉妒他的才能,唯恐他抢了自己以后魔宗宗主的位置。可是,自己完全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戾峰所做的一切,所展现出的一切,竟然全都是为自己。此时,戾无暇真的觉得自己很愚蠢,愚蠢得可笑。自己竟然茫然不知,就在身边,就是那个唯一让自己心动的男子竟然深深地爱慕着自己。 戾峰没有了往日那说不出话的样子,他不敢看戾无暇的表情,低着头,继续道:“两年前,义父突然宣布,要我们结合为夫妻,我简直不敢想象这是真的。足足一个月,我竟然没有能合上眼休息的时候,我心里实在太兴奋了,能同自己心目中的女神永远在一起,这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是那么的幸运,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后,我灼热的心渐渐地冷却下来,因为我发现,自从义父宣布了我们的婚事之后,你似乎更加远离我了。

就算我们结合又怎么样、那完全是义父的命令,是命运的结合。即使你成了我的妻子,又怎么样?你一样是你,永远冰冷的女神。无暇姐,你知道以、我根本不爱你,因为,我实在是不敢爱你。我几乎每时每赢利都在抑制着自己心,不敢想你。即使如此我还是那么痛苦,如果我真的爱上你。恐怕,恐怕我……”戾峰的眼睛已经红了,他强忍着不让自己的泪水滴落。 “不——”戾无暇猛地扑入戾峰的怀中,“不是这样的,峰弟。”她那一向平静无波的面容充满了激动,泪水不断地流淌而下,她紧紧地搂着戾峰的腰,泪水打湿了戾峰胸前的衣襟。此时,戾无暇心中充满了恐惧,她好怕就这么失去戾峰。 戾峰软玉温香在怀,心中之火骤然升腾,刹那间,他仿佛忘记了一切,用力地反搂住戾无暇,疯狂地吻上了她的唇,似乎要将自己这千余年里积攒的情感全部抒发出来似的。戾峰不断疯狂地索取着,吸吮着,双臂收紧,似乎要将戾无暇完全融入自己的身体似的。

千余魔宗高手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幕。戾无暇的禁制虽然隔绝了声音,却无法隔绝他们的身影,在魔宗众高手心中,戾无暇和戾峰都是如同刽子手般的存在,平日里稍有违抗,最轻的也要断手断脚,尤其是戾峰,那绝对是铁面无私的代言。此时,这平日里最为狠辣的少宗主竟然当众亲热“表演”,看着这一幕,魔宗高手们都产生了异样的感觉,仿佛戾峰和戾无暇已经转变成为一对普通的情侣似的。 “哟,好亲热啊!这还是我认识的魔宗两位少宗主么?”一个令人感觉到无比恐惧的柔媚声音响起,几乎没有任何预兆的,在魔宗高手旁不远处,出现了大批身影,数量之多,比魔宗有过之而无不及。为首的正是金十三和他的四名护妖法王。 唇分,戾峰和戾无暇仿佛没有发现金十三等人出现似的,彼此间凝视着对方,轻微地喘息着,这一吻,已经化解了他们之间所有的误会,两人的心已经契合,根本不必再说些什么了。

戾无暇缓缓地从戾峰的怀中站直身体,冷冷地扫视了一眼金十三等人,淡淡地道:“金宗主,你这样偷窥别人的隐私恐怕不妥吧。” 金十三嘿嘿一笑道:“我这可不是偷窥,两位在大庭广众之下,旁若无人地亲热,我想不看都不行啊!没想到,有名的辣手仙姑竟然这么热情。戾峰小子真是好福气,好福气啊!” 戾无暇眼中冷光连闪,戾峰骤然踏前一步,整个身体如同剑一般绷得笔直,锋锐指处,散发出庞大的气势,直指金十三,森冷的魔气不断地攀升着,淡淡地红色气体流围绕着急速地旋转起来。戾峰的目光是那样的锐利,就象已经找到猎物的豹子一般。 金十三脸色微变,虽然戾峰和戾无暇的修为还不看在他眼内,便现在总体实力明显弱于魔宗一些,他可不想找麻烦。随手拍出一层绿色的光芒,媚笑道:“戾峰小兄弟,你又何必这样呢?要是吓到了奴家可就不好了。你们继续吧,奴家先到一旁去休息会儿,知道邪祖那家伙什么时候会来。

戾峰双手合十高举过头,迎着那绿色的光芒骤然下斩,如同破帛一般的声音传来,金十三的攻击被他化解于无形之中,但他也被逼近得后退几步。毕竟修为相差甚多,即使金十三随意出手,也不是戾峰能轻易对抗的。“ 戾无暇按住戾峰的肩头,道:”算了,何必和人妖一般见识。峰弟,你好好休息,等我们攻击连云宗的时候,我要主持魔宗进攻大局,你是我宗攻坚的锋锐,一定要小心,为了我,你也不能有任何闪失。“ 戾峰的气息显得有些不匀,一向冷静的他,现在却根本无法克制自己内心的情感,猛地将戾无暇搂入怀中,他喃喃地道:“无暇姐,无论何时,我都会一如既往地支持你。等以后我们结成夫妇,你就是义父的继承人,我一定会尽心尽力辅佐你的。” 戾无暇温柔地伏在戾峰怀中,喃喃地道:“不,应该是夫唱妇随,我早已经厌烦了这种打打杀杀的生活,峰,你知道么?我现在最想做的,就是成为你的妻子,做一个像凡人那样的妻子。

为你洗衣煮饭,为你生儿养女……”说到最后,戾无暇不由得娇羞地低下了头。 戾峰全身微微地颤抖着,他感觉自己真的好幸福,心爱之人竟然也爱着自己。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妙的呢?不再说什么,他就那么搂着戾无暇的娇躯,默默地,默默地感受着她身上散发的柔情。 连云宗,接天宫内,天凌端坐于上首主位,眼中冷电连闪,沉声道:“深夜叫大家来此,想必你们都很奇怪吧。” 仅余的六位道尊都在,另外,还有已经确认为副宗主的玉华姐妹,众人看着天凌不禁微微点头,他们确实很疑惑,身为代理宗主的天凌祖师为什么会在深夜将他们召来此处呢?天凌脸色沉重,轻叹一声道:“恐怕,连云宗的劫难将至啊!你们看。”说着,他抬起双手,各自画出一个弧线,然后于身前重合,一个青色的光环出现在众人面前,天凌手捏法诀,沉声喝道:“千里眼听令,开天视。”右手食、中二指轻挥,点在光环正中央,光芒一闪而亮,出现了一幕令在场众人大惊失色的画面。

光环内的画面很昏暗,但却可以看到攒动的人头。他们整齐地排列在一起,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在这些人影上方,盘旋着森然邪气,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正在这时,一团红色的身影飘然而至,顿时将画面映衬得清晰一些,看着那亮起的红色光团,飘渺不禁大惊失色,“是邪祖。” 那红色光团似乎发现有人在窥视似的,红光一闪,整个画面剧烈地震颤起来。转瞬间恢复了光环的形态。 天凌全身一震,皱眉道:“好浓厚的法力。他就是邪祖么?” 飘渺点了点头,道:“没错,他就是邪宗新的统治者邪祖,我曾经与他交手,近百天雷都无法奈何他,其修为只能用深不可测来衡量。” 天凌叹息一声,道:“看来,连云宗这一劫是不可免了。你们刚才看到的画面,就是距离我们这里百里外的情景。至少有三千名心目的修真高手集结于那里,全都是妖邪高手,恐怕,用不了多长时间,他们就会直接来攻击我们连云山脉了。

登仙道尊冷哼一声道:“想攻破连云宗也没什么容易的,祖师,我们将仙阵发挥到最大禁制,我就不信,这些邪魔外道能够冲得进来。” 天凌摇了摇头,道:“事情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你知道为什么他们敢于来此攻击么?就是因为接天应劫了。现在,我们不但群龙无首,而且失去了接天,也令实力减弱了几分。天劫历世一出,年内,不论出现如何修为高深的修真者,都不会再引来天劫了,所以他们才敢如此明目张胆。如果单只是这些人,还不足为惧,毕竟还有我们三个老家伙。但是,我刚才清晰地感觉到,几位以前的老对头都已经来了,以他们的强大,恐怕仙阵未必就能捍卫连云宗。” 天月道:“我刚才算过一卦,卦象凶险异常,唯一的生机,就来源于要宗之内的至云峰顶,或许,只有我们新任宗主恢复修为,才能遇难成祥的。只是,不知道那位能否治疗好他那么沉重的伤势。” 飘渺沉声道:“现在我们根本就不能把希望依靠在海龙身上,他能否恢复完全是一个未知数。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