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方还是一个年级绝对不超过六十岁,竟然就能达到圣人境界!

来源:含霜笑点 2018-12-01 11:30:49

对方还是一个年级绝对不超过六十岁,竟然就能达到圣人境界!这家伙也知道鬼主?我皱了皱眉,本能的看了一眼附在爷爷身上的鬼脸皮,发现她的目光有些闪烁,显然知道不少内幕。(百度搜索小说族小说网看最新章节)另一个正被周武斩掉十来根触手的妖傀,在听到同伴临死前的咆哮,浑身一颤,抬头惊悚的看着人皇剑,分心之下,直接被周武法器一剑斩断了所有触手的根部……而我面前的妖傀被爆后,二十多根触手也并没有消失,而是落在地面上,不断蠕动,跟一根根超级夸张的驱虫一般。关键是,那吸盘十分牢固,几乎什么都能吸得住,再加上速度又快,简直让人防不胜防,神出鬼没。很快,在最外围的茅山外门弟子,不断发出惨叫。我们纷纷大惊,乍眼看去,触手并没怎么少,怎么会出现这一片一片的惨叫?“不少,老祖,方南道友,他们都中毒了!”王志明发出惊呼。我皱了皱眉,见爷爷和凌通,还有从唐思远前辈手中接过步清风的周武前辈他们都赶过去,便放下心来,和雨薇唐思远前辈,全力剿灭这些恶心至极的触手……“噗!”没想到,这些东西没有宿主,还能喷出一股股漆黑的毒液,黏糊糊的,要不是我脚下步伐生风,还真得被喷一脸。但饶是我反应之快,还是被喷到鞋面,好好一双运动鞋,厚实的表面,凡

是被沾到那毒液的地方,直接变成一个个小窟窿,并且还不断冒着烟,这威力,比之前梅梁新身上的圣水,有过之而无不及!想想也是,毕竟那圣水,只是邪教利用鬼界的手段,模拟出来的一种液体,而这个妖傀身上的妖体,那可是货真价实的鬼界存在,威力自然不容小觑……“大家小心,这些液体有毒!”我连连提醒,并且担忧的向雨薇和唐思远看去,没想到,这两人,竟然根本就不畏惧这种毒液!毒液喷洒在他们皮肤上,就犹如喷在光滑无比的玻璃表面一般,直接瞬间滑落,滴水不沾……我擦,差点忘了,雨薇本就是变异尸王,而那个老僵尸,又是个在阴间当差的,奇怪的活僵尸,体质之强悍暂且不说,他们本身就是至阴之物,对于鬼界的邪物,本身就有很强的抵抗性。甚至于,看他俩的表情,恐怕这玩意就跟下雨天,地上的污水差不多,除了恶心人一点外,一点妨碍都没有!我满头黑线的一边躲避毒液,一边控制人皇剑斩杀这些触手,心里感叹不已,人和人就是不能比,不,人和僵尸更是不能比……这些触手异常顽固和狡猾,一看就已经喂养很久了,甚至给人一种生出了智慧的感觉,很是不好对付,折腾了我们十几分钟,才将这四十多条彻底灭掉。而,周武那

边,也差不多将那些茅山弟子身上的毒解掉。“哼,你们还要拼命吗,你们的长老都已经死了!”周武冷漠的看着被茅山残存的几十个普通弟子,虽然实力有高有低,最高的,比王志明还要强上一线,但茅山两位老祖出现后,还真不算什么。“哼,老家伙,别吓唬人,这两个长老技不如人死了活该,但你们只要动了我,我师父绝对不会放过你的!”那家伙一脸傲然,对周武完全不屑。我挑挑眉,看来,这被茅山还有恐怖的存在没有出现,并且恐怕不在周武之下,不然这个家伙也不会在地处劣势,还这么目中无人。不过,这家伙这么对待自家长老,真的好吗?“啪!”唐思远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那家伙身边,一巴掌招呼过去,身为老僵尸,力气可想而知,扇得那家伙直接就变成了猪头……“连自己的师门长辈都不敬重,这种货色留着就是祸害!”又是一脚横扫,那货直接被踢断了腿。我擦了把冷汗,这老家伙脾气也太火爆了,一言不合就揍人,还好哥之前没冒失得罪他,虽然以我的实力,也不会任由他宰割。“哼,这家伙太狡猾了,差点让他跑掉。”见所有人都平稳下来,被茅山的弟子也都被控制住,周武便将步清风放下来,冷哼的打量着他。步清风虽然被拎了

半天看起来有些狼狈,实则却十分冷静从容,好像面对的并非敌人,而是普通朋友一般。我和雨薇爷爷任帅对视一眼,都觉这家伙有些古怪,因此也没急着表态,冷眼旁观周武和茅山众人处理他。“要杀要剐随便你们,我无话可说!”盘问了半天,步清风倒是没有如我们猜测一般有所表态。“老公,这家伙有些古怪。”雨薇小脸充满狐疑,传音道:“他分明对背后的势力,没有那么死心塌地,好像对我们有所求,但却又没有趁机求和……”雨薇有些拿不准这老家伙到底想干什么,我又何尝不是。这个步清风真是说不出的古怪,让人捉摸不透。现场之中,我最顾忌的就是他,饶是周武和唐思远是敌人,我也不会这么忌惮,大不了就是死战一场。“咯咯咯!”一道如银铃般的笑声传来,同时,一片片雪花飘洒而来,在黑暗之中,经营剔透,十分震撼。“尼玛,四月飘雪,你特么的以为你是窦娥啊!”任帅被这女人装逼一般的行径,莫名的激怒了他的爆点,调教怒骂。一个苗条妖娆的女子身影,从山上跳下来,以一种快得惊人的速度,一把抓住步清风,消失在黑暗之中。我和周武几人同时追上去,却直远远看见一个模糊的背影,连根毛都没抓住!“圣人!”周武和唐思远同时惊呼,

脸色十分难看。“不仅如此,对方还是一个年级绝对不超过六十岁的小妖婆,竟然就能达到圣人境界……”周武脸上阴云密布,招呼王志明和凌通他们返回茅山道观,而我们几人跟在后面,议论纷纷。“那家伙绝对就是圣人境界!”唐思远颤抖着僵硬的腮帮子,脸色惊疑不定。我和雨薇相视沉默,什么都没说,但后背的汗毛全都竖了起来,自从那女人出现和消失之后,都一直没有松懈过。十分危险!这是我和雨薇同时产生的感觉,这感觉很强烈,强烈到对方好像就是冲着我们而来的,但不知道为何又悄无声息的消失了……这种把握不住的感觉,很让人崩溃,有一种不由自己的危机感。“妈的,这家伙比我更像鬼,神出鬼没的!”任帅直接骂娘,有些震惊。一直到回到茅山道观,我们几人都还有些回不过神来,虽然已经猜到步清风背后的势力很强,但没想到竟然已经强到这种地步,这个女人应该就是叶星芸说的那个臭女人。但我们万万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已经达到这种地步!回到道观后,我给叶星芸打了个电话。“她额头有一颗美人痣,但是却是黑色的,晃眼看去,有些像一颗小眼珠子,嘴角也又一颗梅花痣……”叶星芸的描述,显然就是刚才消失的那个女人!“

她多大?”我看了周武等人一眼,问道。“应该是将近六十岁,当初我见到她时,他已经四十多岁了,但却保养得很好,就跟三十岁差不多。”叶星芸也发觉气氛不对,追问道:“怎么回事?”我将这边的情况告诉她后,旋即传来小鬼头的声音:“老爹,你直接将那老姑姑给收了,当我六妈不就得了!”“……”声音很大,整个房间都清晰可闻,我那个汗颜啊,简直都快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了。这死小子,死就死了,还来坑我,坏我名声……“我是大房吧?”雨薇嘴角带着浅浅笑意,失笑的看着我,连之前的紧张感都给冲散了不少。“你是大宅院!”我干笑两声,还好雨薇太了解我了,知道我可没这么无聊,别说是这个老妖婆了,就算是当初的巫月我都没动摇过。“南娃,鬼头岭出现人影了,你猜出现的是谁……”刚挂电话不到一分钟,胖子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别卖关子,我这边忙着呢!”我也许不耐,这货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情。“嘿嘿,是赶尸家族的人!”胖子冷笑道。我们纷纷一凛,都有些不可思议。按理说,鬼头岭出现的,不就是步清风背后势力的人么,怎么又跟赶尸家族扯上关系了?“跟安家有关吗?”雨薇俏鼻皱了皱眉。“放心,不是安家的人,也跟安

慕雪没关系,但老张说,这个赶尸家族,却是湘西最神秘,最神出鬼没的一个……”“行,你们先观察着,但注意不要被发现了,我们尽快赶回来。”我简单安排了一下,让卢松道长带着何阳等十几个特殊调查部门的人,返回省城。“鬼头岭是什么鬼?”唐思远不但是个暴脾气,还是个好奇宝宝,一听到稀奇古怪的事情,就竟然连那老妖婆的事情都暂时抛之脑后。雨薇倒是好脾气的简洁解释了一下,这些茅山强者,一听到跟迫害茅山的背后势力有关,顿时都十分上心。“你怎么看?”我将目光转向一直沉默,甚至都沉默得有些诡异的‘爷爷’身上。爷爷,或者说是鬼脸皮,再度沉默了起码十秒钟,才好像下定了决心一般,抬起头,目光炯炯的看着我,点头道:“鬼界,两千年前,鬼母河……不,那时候还不是鬼母河,只是一条十分狭小的阴河……阴河中,出现了一只鬼畜,本来他只是一条从六道轮回中逃离的小章鱼仔,没想到,躲进了阴河底部,逃过了鬼差的搜寻,最后开始修炼。再后来,我死亡后,魂魄进入鬼界,但阴曹地府却不敢收我,收我是天煞孤星鬼妃命,若地府收之,必将面临浩劫,就将我放任在鬼界之中,除了阴曹地府酆都城外,其余鬼界,都没人管我……”鬼脸皮,或者说是鬼母本来的魂魄良知,开始了回忆,将我们带回两千多年前,那个未知又神秘的世界。“

当初,我并没有开始鬼修,漫无目的的在鬼界游荡,想到等待‘他’,后来,我用自己的心和‘他’送给我的鬼眼,在阴河中融化修炼,渐渐地修炼出鬼母河……同时,那个鬼畜章鱼,也随着鬼母河的不断升级,而越来越强,甚至渐渐依赖上鬼母河,成为了我……或者说是鬼母的随从!”我们神情凝重,这就是鬼母河的由来!听到此处,周武等人才明白,原来,眼前的爷爷身上附着的东西,就跟罪魁祸首有关,不由脸色阴沉下来,不善的看着爷爷,或者说是鬼脸皮。但他们都不蠢,自然明白,鬼脸皮现在的状态很复杂,应该跟鬼母不同,不然恐怕以唐思远的急躁性子,早就暴跳如雷,直接出手了。“难怪……”雨薇苦笑,点头道:“难怪北茅山的两个长老会变成妖傀,原来,那个鬼妖妖神,本身就是鬼母的属下。”我们恍然点头,说来说去,步清风背后的势力,还是跟鬼母脱不了关系。难怪那个隐世门派,竟然能够凶猛至此,步清风的相好岁数比我爷爷和王志明他们都小得多,却已经达到了恐怖的圣人境界。人中圣者,不为而动,阳间半仙,至高无上!这是轨道传承中,关于圣者的描述。不为而动的意思,现在我还不太清楚,但阳间半仙,至高无上,分明就是说,圣者,或者俗称圣人,就是阳间的神仙,当然,他们并算不上神仙,因此被称为半仙,在阳间的

地位,就是至高无上的。“那女人肯定不是背后势力的最强者,可是她都是圣人……”周武神情十分凝重。“哼,我们这边,若是小武打破身体的桎梏,达到巅峰状态的话,也算是圣者境界,虽然不一定是那小妖婆的对手,牵制她没问题……”唐思远分析道。我们目光都变得有些敬重起来,之前就猜到周武不简单,没想到他只要身体状态调整后,就能一步登天。或者说,其实他现在的法力已经算得上圣者,但因为一些桎梏,导致不能达到巅峰,这也是为何,他能绝对压制无限接近于圣者的妖傀了!思远不但是个暴脾气,还是个好奇宝宝,一听到稀奇古怪的事情,就竟然连那老妖婆的事情都暂时抛之脑后。雨薇倒是好脾气的简洁解释了一下,这些茅山强者,一听到跟迫害茅山的背后势力有关,顿时都十分上心。“你怎么看?”我将目光转向一直沉默,甚至都沉默得有些诡异的‘爷爷’身上。爷爷,或者说是鬼脸皮,再度沉默了起码十秒钟,才好像下定了决心一般,抬起头,目光炯炯的看着我,点头道:“鬼界,两千年前,鬼母河……不,那时候还不是鬼母河,只是一条十分狭小的阴河……阴河中,出现了一只鬼畜,本来他只是一条从六道轮回中逃离的小章鱼仔,没想到,躲进了阴河底部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