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你一起不太合适

来源:小胖搞娱乐 2018-12-01 10:12:53

三水见葛歌都这么说旁边阿盛也是擦着汗拉着自己的胳膊,只好自己作罢,愤愤离场。打不过就承认自己是手下败将!长安喋喋不休的刺激着三水的神经,但是三水不好说葛歌的不是,即使看上去最后一个球算是他的失误。别气了。葛歌安慰道。没事,不怪你们,其实最后一个球我可以投的,就是被围住我怕被盖帽,怪不得你们。三水还是沉浸在之前的球场,我觉得自己尊严很重要,所以才会传球给你,看上去就能把罪责怪在你身上。三水倒是实在的很,葛歌听了倒是想笑。我去洗把脸。三水还没等葛歌说话,就一个人朝前走着,头也不回。等等我们啊!阿盛喊着,三水没回头朝前继续跑。这家伙!阿,你别想太多,他就是太在意输赢了,其实没必要,这就是友谊赛而已,你手好了吗?我?葛歌倒是面不红心不跳,把那只手摆在阿盛面前比划,我早就好了!葛歌笑了起来,让阿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什么意思啊?等着吧,我在进行一项科学实验。葛歌淡淡的笑了一下,阿盛也没多问,他知道葛歌就喜欢保持一点神秘感,这都是他的习惯了。

葛歌阿盛先回了教室,打了一点饮水机的饮用水在那咕噜咕噜的喝着,三水一蹦一跳的跑了过来,兴致勃勃的喊着葛歌和阿盛的名字说道,你们知道我之前看到什么了吗?春夏跟你告白了?阿盛故意拿三水取乐,葛歌差点没有把水喷出来,在边上笑个不停。去你的!三水倒是喜怒哀乐都展现在脸上,生气的快,开心的也快,莫名其妙的。长安,我今天不跟你一起回家了,我约了别人,一个女孩,跟你一起不太合适。春夏来到二班门前把长安喊了出来,旁边有人起哄说道,哎哟,长安,球场得意,情场失意啊。这种时候,这些路人都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本来春夏就已经莫名其妙的不开心了,却又得知长安的阴谋诡计。怎么了?长安还是一脸的疑惑,因为我赢了球吗?下回我输给你们班就好了啊,这种事不能破坏我们之间的关系吧。长安当着好多人的面,这样说已经算是低头了。不是这个事,我就是,我约了别人!春夏一直坚持着这句话,看上去就是在明确的拒绝,之后马上离开了。三水一脸喜气洋洋的给葛歌和阿盛情景再现,像是之前输掉的那一场球赛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一样。

小诸葛也开始不喜欢长安了,他们俩都觉得长安性格太过于嚣张了,简直是令人厌恶!有种得理不饶人的感觉,小肚鸡肠。三水复述的时候止不住的笑,比赢了球还要开心,毕竟看上去自己在情场能赢得几率要大得多。三水!春夏在后面喊着他的名字,他把自己的笑脸小心的收敛了一点。春夏,三水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不好意思啊,打输了,最后一个球不怪葛歌,是我的原因,明知道他手不好,还把球传给他,让他闹个笑话。没事,娱乐赛嘛,谁还认真的在乎输赢呢?春夏大度的让三水在心里赞叹自己未来媳妇是那么的贤良淑德。你还好吗?葛歌?春夏问道。我还好,休息两天就没事了!葛歌笑着回答,表示感谢。那就好我家里有云南白药,明天可以带给用。春夏真是一个热情懂事的姑娘,那我先回去咯!三个人笑吟吟的对春夏,等他走了之后阿盛才反应过来葛歌的意图,哦!你是这个意思啊。什么意思?三水还没弄懂。葛歌笑了,没有回答,用右手拍了一下三水的肩膀,来瓶旺仔牛奶,给我提提神。你怎么也喝这个,吴桐那傻子也喜欢喝,哎不对啊,你手好了吗?三水把抽屉的旺仔拿了出来,递给葛歌。

没好呢,你看这不还是在抖吗?葛歌假装像是被电打了一样在一边抽搐,阿盛也笑了起来。你笑个鬼!三水看他那副知道天下事却不说的鬼样子倒是有点恼火。给我也来一瓶旺仔!阿盛伸手说道。喝你个鬼,还有一瓶了,我要留给吴桐。三水倒是重色轻友,不对,应该是重女友,轻男友。李子园总行吧!阿盛直接把脑袋伸进他的抽屉里抢。小兔崽子,两块钱!阿盛直接把钱扔到他的桌子上,哝,赏你的!阿盛有时候欠打起来还真和三水有的一拼,自然,三水上去就和他打了起来,吴桐也走了进来,这时候两个人才渐渐停了下来。三水,我要旺仔。吴桐说着,三水从抽屉里拿了出来放在他的桌子上,不要钱!三水这回倒是很开心,毕竟今天也算是充满了意义,对于她来说,还是可以偶尔占点自己的便宜的,毕竟在她家吃的饭都不知道多少顿了。没啊,千金难买爷高兴!三水有点嘚瑟。跟你说个事,吴桐有点神秘。你说。我找男朋友了。吴桐这句话一说出来,把凳子翘起来两个角的阿盛一下就把凳子脚撞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吸引了大部分人的目光。只见他小心地把身子伏下去,贴着桌子像是昏昏欲睡的模样。

三水知道他的意思,但又没办法,只好从吴桐朋友的角度来面对这件事了,他一脸兴趣盎然的问道,是哪个瞎了眼的家伙喜欢上了你,哪个班的,长得多高,有没有我帅,性格好不好,最重要的是,你们是怎么好上的。三水连珠炮式的问题让吴桐笑了起来,你慢点来,一个一个问,不然我都不知道回答哪个好了。是他追了我很久了啊,然后就在一起了。吴桐说的风轻云淡,倒也没有多么激动,但是三水却表现的异常激动,毕竟这个家伙,算是吴桐的初恋。这么随便的吗?三水有点不解,毕竟追吴桐的人很多,那些吴桐不愿意吃的却塞在他抽屉里面的匿名信和礼物,全部都给三水小卖部当成货源供应,因为吴桐也懒得把东西还给别人,对于给他写过情书的人,她都选择置之不理。你还记得以前你怎么跟我说的吗?哪句?就是你对高中男女朋友的看法。记得。你亲口说,你觉得高中生谈恋爱这种过家家的小游戏你是绝对不愿意参与的啊,现在你又出尔反尔,你是不是言而无信。三水竟然争得面红耳赤,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是喜欢吴桐,可惜的是,吴桐清楚的知道,他纯粹是吃饱了没事干故意找茬。

你管我,大丈夫才一言九鼎,我一个小女子,说话不算话怎么了?吴桐说的理直气壮,一把抓过三水的旺仔打开盖子喝了起来,又开玩笑说道,你是不是喜欢我?你喜欢我就直说,别一天到晚的拐弯抹角。还有一天到晚管我的闲事干嘛,管好你的春夏,追她的人可是不少。吴桐在玩的好的人面前,活生生就像是一个泼妇,三水在他面前也只能撑一个回合,得得得,你是大爷,我惹不起,躲得起,不跟你玩了,我要睡觉了。三水心里其实是为阿盛感到惋惜,他害怕自己再追问下去心里会心虚,自己不喜欢吴桐这的确是真是,可是兄弟就说不准了,万一泄露了秘密,说不准兄弟没得做。她就这么说的,我也没敢多问,怕她也回头问我点什么。三水跟阿盛通气。我记得她说过她高中不会谈恋爱的啊。阿盛支支吾吾的。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