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身为皇室贵胄,刘瓒深知这氐王强弘亲晋远蜀

来源:阿朱看历史 2018-12-01 11:35:38

而身为皇室贵胄,刘瓒深知这氐王强弘亲晋远蜀,如果不是因为与晋国不相连的话,恐怕早就依附晋国了。所以在思虑再三之后,他决定去先依附强弘,然后再图后计。 果然,在刘瓒将自己与刘谌的矛盾以及与晋国的“密谋”添油加醋的告诉强弘后,强弘很爽快的便收留了他。 当刘谌北伐汉中的消息传到刘瓒耳朵的时候,他意识到机会来了,便巧言怂恿强弘趁蜀中空虚袭击成都。即便最终无法攻克富庶的成都,至不济也能劫掠其它所经郡县一番。最后,在刘瓒表示会联络蜀中旧臣配合大军行动,他亲身做向导,并事后替他和晋国皇帝司马炎牵线搭桥的连番许诺下,这才胁迫众氐族部落兴兵作乱。为了能在最短的时间内攻破成都,刘瓒有意选择了 从阴平至江油过绵竹抵成都这条邓艾曾经行军路线。 可是他现在刘瓒听了强弘的问话后,眼中闪过一丝恨意。暗恨这帮氐军士卒居然如此不堪,自己一再强调防止蜀军夜袭,居然还能被人杀个措手不及,真是烂泥扶不上墙。

只是这话刘瓒也只能心里想想,再连续几个深呼吸后,这才说道:“应该是蜀军趁夜袭营了。” 强弘“轻”哦了一声,不慌不忙的说道:“无妨,谅江油关那数千人马能在我数万大军的营中掀起多大风浪来!”刘瓒对于强弘盲目的自信,也不知道该敬佩好,还是该笑他傻好。不过,经过刘瓒这仔细一琢磨,也暗觉有些道理,不由出言提醒道:“既如此,大王何不令其它豪帅们缠住此间袭击之敌,我们反去夺关, 岂不是更妙?” 强弘伸手重重的拍了刘瓒肩膀一笑,哈哈大笑道:“你们汉人果然狡猾,就依四王爷之言!” 只是他这一掌力道太大,好悬没有把刘瓒拍趴下了。强弘见状,不由撇了撇嘴,显是对于汉人如此孱弱很是不屑。 随着强弘的从容下令,以及各个豪帅的呼喝指挥下,原本慌乱的氐军慢慢镇定下来。他们开始在各自豪帅的带领下,从各营各寨朝着刘谌军发起了反击。 刘谌与关鹏兵少,一度被打退到了寨门口,借着长枪军的结阵御敌与无当飞军的弓弩齐发之下,他们才险险的抵挡住氐军如水般的反击。

就在刘谌他们苦苦支撑不退的时候,不远处的一座营寨内,忽然火光冲天。原本围攻他们的氐族士卒见状后,顿时傻眼了。紧接着传来了他们歇斯底里的嚎叫之声,在各自豪帅的指挥下,部分开始朝着火 起之处冲去。原来着火的地点正是氐军粮草大营。由于刘谌他们成功吸引了氐军士卒的目光,再加上强弘料定这些人是从江油关出来的守军,所以集结大军准备反夺江油关,使得罗尚带着五百白耳精兵成功的摸进了氐 军粮草大营,并顺利点燃了那些粮草。 一时间,刚才还有些逐渐恢复稳定的氐军大营,顿时又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那些个豪帅们也顾不上围剿刘谌了,带着各自的士卒匆匆忙忙的去救火了。这可是粮草啊,一旦被烧毁,他们吃啥啊! 只是粮草大营现在已成了一片火海,想要救火有哪那么容易。大火借着风势,迅速的向四周蔓延开来。只是片刻功夫,周边的连营便跟着烧了起来。远远望去,仿佛烧红了半边天一般。 刘谌吐了吐舌头,两世以来他还是第一次现场直观如此大的火。

趁着氐军士卒救火的机会,与一脸黑灰的罗尚汇合之后,趁乱杀出一条血路,直奔江油关方向疾行。 另一边,当氐王领着刘瓒集结的三万大军准备夜袭江油关的时候,刚好遇到了如约而来的诸葛怀所部。 此次带兵的正是白日江油关上大放异彩的马威,在他旁边还有一个和他有几分神似的副将,此人乃是他的表弟陈仓侯马跃。 他们二人奉了诸葛怀的命令,率领城中最精锐的五千士卒准备里应外合迎接刘谌入关,偏巧遇到了强弘准备攻关的大军。两军甫一相遇,只是微微一惊之后,便混战在了一处。马威一枪挑死一名氐军士卒,皱眉看着远方有些混乱的敌营,心中不免有些发急起来。他们只有五千兵马,按理说不应该和三万氐军打这样的遭遇战。可是刘谌很可能就在前面,他不能这么撤,否则的话 ,刘谌就该被三万氐军前后夹击了。 躲在最后面的刘瓒此时也是满脸的凝重之色,按照数量来说,夜袭的蜀军应该有数千之众,可是眼前的这股蜀军也有数千之众,莫不是江油关守军倾巢而出了?

而且即便袭营也没有分两波的道理啊! 就在这时,刘瓒忽然见到后方大营方向火光冲天,不由大吃一惊。他虽然为人有些阴损,但是毕竟没有上过战场,哪里能想到刘谌军夜袭的目的居然是为了在万军护卫的大营里强行焚烧粮草。 更何况强弘虽然带走了三万大军,可是营内还有三万多的氐军啊。他们是干什么吃的,居然被数千蜀军趁乱点了大营,简直就是一群饭桶。 强弘恨恨的看了刘瓒一眼,匆忙下令后队变前队,赶回大营救火去了。马威见强弘大军后撤,也只能咬牙追击,毕竟刘谌也在后面啊! 不多时,刘谌大军与返程的强弘大军迎面撞上。混战中,刘瓒发现了身穿金盔金甲的刘谌,不由大叫道:“啊,是刘谌,快杀了他!” 刘谌顺着喊声刚好看到了不远处的刘瓒,眼睫毛顿时立了起来。他现在已经基本猜出为何镡承会私通氐人,强弘为何又会恰好在自己北伐之时作乱了,这一切看来都要归功于刘瓒这个好四弟了。

强弘听到了刘瓒那有些歇斯底里的叫声后,不由急道:“你说什么?”刘瓒一把抓住强弘的马缰绳,道:“刘谌,是汉王刘谌。他就在那,大王快看啊!只要干掉他,蜀军势必土崩瓦解啊!”他现在也算是想明白了,难怪己方大营受袭,江油关方向仍然会遇到了大股蜀军,原来是刘谌带着援兵赶回来了。 强弘骤听到刘谌也在此处,不由吓了一跳。所谓人的名树的影,刘谌在蜀中的威名早已经传的妇孺皆知了。即便在他们族中,亦是流传着不少刘谌传奇的事迹。 可是风险背后往往利益也是巨大的,强弘很快的想通了这其中的关键,不由红着眼睛,大声吼叫道:“快,一起上,杀了刘谌,赏金千两!” 无数的氐军士卒听到氐王的重赏后,发疯似的冲向了刘谌。刘谌见状,暗暗叫苦,他也没有想到居然会被人认出来,更没有想到自己带来的震撼效果,居然会如此之大。 关鹏眼睛也红了,率领三千枪兵与之展开了贴身肉搏。

罗尚率领千余无当飞军在前,杨泰率领余部在后,数百名白耳精兵护着刘谌朝着江油关方向且战且退。 看着自己所带的精兵一个个倒下,刘谌直感觉心头在滴血。蜀军当中现在最为精锐的部队便是自己此次所带之人了,每死一个人,他都心疼无比。要知道这些百战精锐可不是钱就可以换来的啊! “汉王,休慌!马威奉命前来救驾。”随着一声大喝响起,数千名身穿蜀服的步卒冲了过来。刘谌闻言一喜,连忙大叫道:“马将军来的正是时候,你我合兵一处,杀出重围再说!”说起来,虽然他早已与诸葛怀联络好了,可是他这边火放了半天,却始终不见江油关方向接应人马赶来。最后反而还 等来了强弘的大军,这让他难免有些失了主意。 原本正与刘谌精锐数千精锐缠斗在一起的氐军士卒们,被撵在屁股后面的马威军这么一冲,防线顿时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 刘谌趁着这个机会率先冲出了氐军的包围圈,随着刘谌的顺利逃脱,关鹏等将便开始且战且退起来。

眼见刘谌跑远,强弘懊恼的跺了跺脚,也顾不上接着追杀蜀军残兵了,率部赶回大营救火去了。 回到江油关后,刘谌一点人数差点哭了。这一仗下来,自己的亲卫白耳精兵仅剩三百余人,以后也只能做为护卫,不能够在冲锋陷阵了。而关鹏的三千长枪兵损失过千,无当飞军也损过了近五百人。 从表面数字来算,氐军士卒被火烧死、杀死以及自相践踏而死者应该绝不下于万人之多。而己方伤亡不过两千多人似乎并不算什么,可是刘谌所带的兵马可都是精锐中的精锐啊,这损失就大了。 再加上马威和马跃兄弟俩带出的兵马也损失了两千余人,这一仗下来守军无形中就损失了四千多的精锐,接下来的仗可就愈发的难打了。 刘谌唯一感到庆幸的便是成功烧掉了氐军的粮草大营,若不然可真就亏大发了。只是尽管如此,他也不知道这一仗自己究竟值得不值得了。诸葛怀见刘谌有些伤感,不由安慰道:“汉王不必过于伤怀,这一战我军损失虽大,可却也成功烧毁了敌人的粮草大营。

想来,不日氐军便会退却了。”有外人在场的时候,诸葛怀为避人口舌,往往会与刘 谌以官职相称。 刘谌摇了摇头,道:“如果他们只是因为缺粮溃退,说不得哪一天还会卷土重来。” 诸葛怀沉默半晌,好半天后才轻叹道:“真没有想到四殿下居然会勾结氐军为祸蜀中。”关于刚才那一仗的详细情况,大家都已经知晓了。 刘谌恨恨的说道:“哼,即便他跑到天涯海角,总有一天本王要以他的头颅来祭奠无数因他而死的士卒以及无辜百姓们。”说到这里,刘谌又忍不住打量了一眼马威和马跃这两个年轻悍将。在刚才的突围之中,刘谌可是亲眼见识到了他们两人骁勇之处,不由心生了收纳之意。毕竟这两人现在名义上仍从属于蜀汉朝廷,换句话 说,那就是他们效忠的是蜀汉朝廷,而非自己。诸葛怀见状,不由淡然一笑道:“我也是今日方知二位将军之勇,不亚于其先祖。此等武艺却在朝廷中赋予闲职,实在是太可惜了。

眼下汉王正是用人之际,莫不如跟随汉王沙场建功,不知道两位将军意下 如何!” 提及马威和马跃或许乃是碌碌无名之人,可是他们的祖上不仅威震蜀中,更是威震雍凉。这马威乃是前蜀汉骠骑将军马超之孙,而马跃则是平北将军马岱之孙。 他们二人皆是刘谌招录蜀汉名臣之后进入的蜀汉朝廷。可是入朝之后,发现所谓的朝廷根本也就是个空壳子,真正核心要害之处都隶属于汉王府。 两人不精通政事,只通武事,所以一直处于混吃等死状态。原本他们看到刘谌威名日盛,有意找刘谌摊牌,表示愿意跟着他干。可是却又拉不下脸,直到刘谌北伐汉中后,他们才暗自后悔不已。 这一次氐王作乱,诸葛怀征召了他们为将,马氏兄弟二人自感机会来了,又哪里会拒绝。如今更是有了诸葛怀当面引荐,这二人自是纳头便拜。 刘谌喜得两位虎将,也是欣喜不已。

只是心中不免暗自嘀咕锦马超的后人为何一点都不帅,不过仔细一想,到也挺符合他羌人的血脉。 诸葛怀见状,捋须笑道:“恭喜汉王又收得两员虎将啊!”其实诸葛怀自从当了司徒之后,发现刘谌上次招录的蜀汉名臣之后中虽然有些名过其实之辈,但是像马威和马跃这样的年轻才俊还是有不少的。他也是有意将他们逐步引荐给刘谌,或者慢慢培养重用,以 作为将来蜀国的肱骨之臣。 刘谌一扫之前的阴霾,也是呵呵一笑道:“此全赖司徒大人推荐之功啊!对了,本王可是听说司徒大人在江油关摆下八卦石阵,将氐军困了好些天。我未能亲眼所见,实在是遗憾啊!” 诸葛怀淡然一笑道:“汉王过誉了!此相较于与汉王在阳安关策划的白甲夺关而言,实在做不得数。”刘谌策划的那场白甲天兵天将夺雄关的事迹,已经被“有心人”传作无数版本广传天下了。刘谌嘿嘿一笑,也不好在与诸葛怀互相吹捧了。可是他无意中看见马威和马跃两人的眼眸中居然带着一丝的敬畏之色,想来这就是自己被神话的好处了。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