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依旧面不改色道,这里是青帝的地盘,但还不敢随便动手!

来源:君独无返期 2018-12-01 11:21:53

白夜依旧面不改色道,这里是青帝的地盘,但还不敢随便动手!“冰宫牧莲与你相识,圣女我就不介绍了,对于她,你应该不陌生,不过魔道的那位魔尊端木齐飞,可不是什么善茬,白师弟待会儿见到他们,需谨慎言行,免得他们对你发难。”神途低声道。虽然这里是鸿天宗,但当下鸿天宗的情况极不乐观,他也不能百分百护着白夜。“放心,神途师兄,我会酌情行事的。”白夜点头。二人行至高台下的正厅内。此刻,岳榕树已经将魔道之人及冰宫之人引进正厅,弟子正在端茶递水,稍作招待。看到白夜与神途走进,这两个宗门的人视线全部集中在了他的身上。神途本是不打算回见魔道之人,然而冰宫人既已到达,思量再三还是决定让他们一道进来。这两个宗门如果都是为了死龙剑及白夜身上的好处,那么,他们的矛头,或许不光只对着鸿天宗,也会对着对方。这样,对鸿天宗反倒有利。“白夜师弟本在闭关修炼,不愿见你们,但你们既然千里而来,白师弟便抽点时间,出来一见。”

神途率先开腔,声音肃然,以气场震住众人。“劳烦神途大人了。”魔尊点了点头,也不计较,视线直接落在白夜身上:“白夜,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如果你们要取剑,随时可以动手。”白夜找了个椅子,随便坐下,淡然说道。“你凭借死龙剑斩掉石帝一臂,此等壮举,非我等能想,你既不愿交出这把罪恶之剑,我们也不会强迫。我们此番前来,不是为了死龙剑,而是为了你所修炼的九转不灭体。”魔尊说道。“九转魔君,是我魔道成名大帝,为魔道标志性人物,他是魔道史上最强魔帝,他的功法,事关我魔道前途及命运,魔君大人不知去向,外界流传他已陨落,其功法也已失传,如今你得其功法,必须要将之交出来,归还我魔道才对。”魔尊旁边一名白发苍苍面色憔悴的老者用着虚弱的嗓音说道。“这位是?”神途皱眉。“这位是我魔道长老庆格大人!”

魔尊淡笑。“庆格?”神途暗暗凝神,他看得出来,这个奄奄一息的老头拥有伪皇实力。“我的功法,并非得机缘而获得,而是有人传授给我,那个人说过,不得随意透露他的名讳,这个人,你们认识,我只能说这么多了。”白夜淡淡说道。九转不灭体就是潜力传授的,不过潜力既然说了要保密,他也不会随便告诉这些魔道之人。魔尊及庆格等人面面相觑,暗暗思绪。“他指的那个人是谁?”“可能是龙帝,须知龙帝可是护着他的!”“当初那个真是龙帝吗?现在风帝他们都还在怀疑。”“那他指的会是谁?难道说...就是九转魔君大人本身?”庆格疑虑,随口说了一句。但这一句,却惊的一众魔道魂者皮肉发麻,心脏狂跳。九转魔君?如果真是这样,那白夜可就是九转魔君的传人呐...“你们还有什么要说的?如果要我交出功法...这是不可能的,我白夜虽然不是什么好人。

但做人的一点原则还是有,别人既传我功法,我自得保密,你们若是不快,可以用你们的方式逼迫我交出。”白夜依旧面不改色道。这里是青帝的地盘,他们虽说可以发难,但还不敢随便动手。魔道的人们没有作声,只是将视线落在了左侧那群穿着轻纱白衣,宛如仙子般的人儿身上。“我们先缓缓,神途大人,你们先招呼冰宫的各位朋友,莫要怠慢了他们。”魔尊笑道。显然,他们要看冰宫的态度再做决策。“怎么?各位也是来取死龙剑?或是白夜身上的机缘传承的?”神途扫了眼圣女,眼里无波无澜。圣女默不作声,坐在椅子上,就像雕像,对于神途的话根本置之不理,仿佛没听到。但神途并不生气。他不是第一次见到圣女,对于这个绝美出尘的女子,还是有几分了解的。“非也,神途师兄,我等此番前来,并非是向白夜大人索要死龙剑,而是奉师父之命,前来保护他的。”

旁侧一名面容清秀的女子对神途欠了欠身,开口说道。此言一落,全场皆愕。“什么?”神途眉头一皱。白夜更是惊讶连连。冰宫的弟子...保护我?这是怎么回事?“除此之外,我冰宫之主更带来口谕,希望能与贵派结盟,在就近一段时间内,共同进退,互相协助,贵派若遭受他人欺凌打击,冰宫会在第一时间,倾尽全力相助!反之则一样,还不知贵派意见如何?”那女子笑着说道。这一席话,让整个厅堂鸦雀无声。人们全部看着这群来自冰宫的出尘女子,一张张脸,遍布呆滞。尤其是魔尊,表情已经完全凝固。他们怎能知道冰宫居然是来结盟的...这时,圣女突然站起身来。众人心脏一跳,甚是不解。却见圣女缓步朝白夜走去。她的步伐极短,宛如踏莲,每个动作举止,都透露着一股浑然天成的美感,人未到,体香已飘来,令人迷醉,难以自拔。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圣女要做什么时,她却是一步踏到白夜身旁,俏生生地立着,如同保镖。人们目瞪口呆。圣女...居然真的做起了白夜的护卫?白夜目光呆滞,但片刻之后,骤然恍然。“当初小柔展现出她独有的天赋之后,潜龙便说要把小柔推荐给冰女皇,由其来教导,由此可见,潜龙与冰女皇的关系应该还是不错的。潜龙以龙帝形态吓退了风帝与大力神帝,冰女皇猜测到我与潜龙的关系,这才鼎力支持鸿天宗,且扬言要护我,其目的,也是为了震慑四方窥视死龙剑的人。”想到这,一切都说得通了。白夜脸上的惊讶也小了很多。魔道之人神色各异,表情复杂。虽说圣女这边没什么高手,都是些焚天境级别的存在,唯独圣女一人拥有伪皇实力,但光她就足够了,因为她代表着的,就是冰宫的意思。大厅陷入了沉默。众人根本无法消化这突然的反转。

许久。终于,魔尊起身,对着神途抱拳:“今日之事,暂且先聊到这,待我等回去,将此事禀明魔帝大人,看其决断,今日多有打扰,就此告辞了。”“请便。”神途点头。魔道一众面色铁青,径直离开。白夜有些恍神的看着这群白衣飘飘的女子们,不禁露出苦笑。“岳师妹,你为这些冰宫的朋友们安排下住处,白夜,我们去向师尊复命。”神途保持淡定,开口说道。白夜点头。但人刚走出大厅,却发现圣女跟了过来。“你要见青帝?”白夜问。“师尊有命,要我寸步不离你。”圣女出声,声如天籁,极为悦耳,但却有一种说不透的隔阂,仿佛她是站在九天之上与你讲话。“无需如此,在这里,我很安全。”白夜道。但圣女置若罔闻,人走一步,她便跟一步。“罢了,师弟,随她去。”神途也无可奈何。

白夜点头,三人走上高台。而就在魔道之众离开大煌城后,冰宫公然支持鸿天宗,庇护白夜的消息也不胫而走。雄绝一片哗然。各方势力更是蠢蠢欲动。冰宫这是作甚?打入鸿天宗内部,再伺机夺剑?还是说她们是真的打算保护白夜?谁都不清楚,但可以知道的是,当下的鸿天宗,谁都不敢轻举妄动。拜见了青帝之后,白夜自个儿钻进林子里继续炼丹修炼,而圣女则守在林子外,如同雕塑。接下来的日子,圣女及那批冰宫弟子便常驻于鸿天宗。外界保持着密切关注。林内数月之后,白夜走了出来。青帝这个小世界里药草材料的确数不胜数,但并非应有尽有。譬如炼制‘神升丹’的火焰神石,他这便不具备。神升丹,服用之后,可增幅五百年修为,只一粒有效。吃了这枚丹药,配合大帝传承,白夜的魂境必然又是一个质的飞越。

九魂之战日期逼近,这枚丹药是他夺取名额的契机。“火炎神石只有炼狱火海才会产出,有价无市,要想获取,只能自己前去采挖...”“只是,当下宗门外头尽是眼线,一出宗门,必被盯上...”他思绪一番,走出林子,对犹如雕塑般的圣女道:“你速速前往炼狱火海,我我取一块火炎神石来。”但,圣女一言不发,依旧置若罔闻。“你是哑巴?”白夜皱眉。圣女依旧不说话。“你若不去,那我自己去便是了。”白夜摇头,朝外走去。“我是冰灵体质,去不得炼狱火海。而你更去不得,就现在的状况而言,你连大煌城都走不出。”这时,圣女终于出声。“你可有法子助我出去?”白夜问。圣女不说话。白夜见状,朝外行去。圣女眼里掠过一丝厌恶,但很快隐没了,声音冰冷:“有是有,但我怕你受不了。”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