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校场内呼喝之声陡起,数十人展开了捉对厮杀

来源:雯雯畅谈历史 2018-12-01 13:47:17

随着校场内呼喝之声陡起,数十人展开了捉对厮杀。但见场中人影闪转腾挪间,刀来枪往,呼喊声与刀枪棍棒相击之声不绝于耳,打得好不热闹。 虽然他们的打斗并没有高手级别的单挑那么精彩,可是却也打的有模样有样。毕竟这些敢于上场比试的士卒那也能算得上是军中精锐了,没有两把刷子是不敢上场献丑的。 约莫半晌之后,第一轮的海选赛渐渐落下了尾声。胜利的五十名士卒友好的将躺在地上的同伴拉了起来,分别走出了校场。随着第二轮海选士卒上场厮杀分出胜负后,第三轮海选又开始了。由于是一年一次的军中比武选拔,而且现在蜀国虽然有局部战事,但是他们负责镇守南中一带,所以平时很少有上战场攒军功的时候,自 然也就很珍惜这选拔的机会了。 尤其是那些对自己身手颇有自信,又不甘做大头兵的普通士卒来说,这就是他们展示自我的最好舞台。今年的这次军中比武选拔大会,报名参赛者众多,达到了数百人之多。

当然这些人最后不可能全部能够晋升,但是但凡达到前十名,最低都可以晋升为都伯或者屯长。而再往上就要看他们个人能力以及能 击败何种级别的擂主了。 比如说,只要能击败了军侯那他就是军侯了。最高可以挑战裨将,如果能打败裨将,那么他就从普通大头兵一跃成为将军一列了,这可是极大的荣誉与机会。 经过两个时辰的海选之后,最终站在台上胜出的十名士卒,一个个挺直了腰板,双目炯炯有神的看着点将台,等待着宣布最终决赛的开始。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已经是胜者了。因为无论他们武功高低与否,这一刻起他们已经成功的成为了一名最底层的“小官”。“接下来,你们有一个选择的机会。如果选择放弃下一轮挑战,你们将直接晋升为屯长。但是如果你们第一轮便挑战失败的话,将会最终定格为都伯。当然,如果你们挑战校尉以上失败,做为惩罚就要降一 级。挑战校尉以下失败不降级。所以你们可要想清楚了!”赵文站起身来,大声介绍道。

“我等皆愿挑战下一轮。”这十名士卒对视一眼后,齐声回答道。既然能一路打到这一步,他们自然不会甘心只做一个屯长了。赵文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很好!按照队列顺序,排列第一位的先行选择挑战。不过你们可要想清楚了,如果你直接选择挑战都尉或者军司马失败的话,那就只能是都伯,没有机会更进一步了。所以, 最好还是一步一个脚印比较好!” 俗话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就不是好士兵。在赵文看来,如果这些身手还算不错的小卒,志向仅为一个什长就满足了的话,那么即便身手再好,也没有多大用武之地。 “是。”十名士卒齐声拱手后,另外九名士卒按次序退出了校兵场中央。 第一名士卒身材魁梧,皮肤黝黑,膀大腰圆,一看就知道是个力大之人。他往校兵场中央一站,抱拳道:“小卒秦义,愿挑战校尉一级,请军校尉大人赐教!”底下观战的众士卒听后,顿时引起了一小阵的骚乱。

因为按照蜀军现在的军职排列顺序分别为伍长、什长、都伯、屯长、军侯、军司马、都尉、校尉、中郎将、裨将军。而在他们看来,这个黑大个从屯长 起步,居然直接越级挑战到第四个等级,要不是艺高人胆大,就是自大不务实了。 赵文赞赏的点了点头,先不论此人身手如何,但是勇气可嘉。他朝着擂主之一的校尉点了点头,校尉冲着刘谌与赵文一抱拳,转身提着一柄木质大刀下了场。 大刀校尉也是个黑大个,之前他也没有想到自己会第一个下场。不过,或许是惺惺相惜的缘故吧。他到是喜欢上了这个外表几分神似的秦义,笑骂道:“好小子,有志气。来吧,我可不会放水喔!” 秦义也是咧嘴一笑,道:“请校尉大人赐招!” 大刀校尉一摆手笑道:“哈哈,还是你先出招吧!” 秦义点点头,也不客气了,大喝一声道:“校尉大人小心了。” 话落棍到,一根木棍力劈千军当头击向大刀校尉头顶。这一棍带着凌厉的劲风击了下来,大刀校尉连忙横刀相接。

只听“哐”的一声,木质大刀与木棍相撞之后,尽皆断为两截。 大刀校尉轻“啊”了一声,却见秦义只是微一错愕功夫,便直接将断为两截的木棍当作双截棍,左右并进再次击向大刀校尉。 大刀校尉当即收了轻视之心,也拿着断做两截的刀柄与刀身,接驾相还,两人便战在一处。只听得校场之内,不停的有棍棒相交之声,打的甚是热闹。 转眼间,五十多个回合便过去了。两人打了个棋逢对手将遇良材,谁也奈何不了谁。刘谌见状暗自点头,虽然这两个人身手并不算出众,但是在军中确实也算得上是出类拔萃之人了。即便没有战将之才,做个冲锋校尉,足称其职了。加以时日磨练,说不得便可以跻身战将之列。由此也可 见,这军中比武选才确实大有裨益。 又过去了十几个回合,大刀校尉渐渐落了下风,秦义双截棍使得虎虎生风,打的大刀校尉只有招架之力功,全无还手之力。 “啪”的一声,秦义瞅见空挡,一棍将大刀校尉手中半截木刀击落在地。

大刀校尉老脸一红,退后两步,到也光棍,将木刀刀柄扔在地上,道:“某输了。” 秦义见状,连忙拱手道:“多谢校尉大人承让。” 赵文哈哈一笑道:“好个秦义,果然有两下,这一局你赢了!接下来你想要挑战什么级别。” 谁知秦义却出乎意料的将双棍掷于地,拱手道:“小卒空有一身蛮力,凑巧取胜,自知不是中郎将对手,又无有战阵经验,情愿在校尉一职上磨练些时日,在攒军功晋升。” 赵文微微一愣,随即看了刘谌一眼,欣慰的点头笑道:“好,从今你便是校尉了。好生磨练,相信假以时日,必能再进一步!”秦义大喜,连忙拱手谢道:“多谢汉王,多谢赵将军提携!” 刘谌也笑了,看来这个秦义并非不务实之人,相反很识时务。以他的身手,目前确实也就校尉的水准而已。 有了秦义的先例和良好的开头,其余士卒皆是双眼冒光,他们中或有眼露艳羡者,或有跃跃欲试者,均是斗志满满。

刘谌与赵文等观战将领开始也对后面的比试抱着一定的期待了,猜想这一次的最佳“新秀”得主究竟会是谁。 接下来上场的那名士卒,显然没有秦义的“霸气”,也没有他的实力。不过却也是越过军侯一级,直接挑战军司马。以至于自此之后,其余士卒皆是如此,军侯反而没人挑战,成了观战者。 其实这也难怪,毕竟普通士卒中向秦义那般身手实力的还是极个别,不然的话这三千人马的实力也太过妖孽了。只是剩下来的那几名士卒实力基本上接近于军司马与都尉之中,少有挑战校尉级别者,也是以失败告终。看得刘谌都有些兴致缺缺了,毕竟他虽然不是高手,可是这般实力等级的打斗确实没有多少看点, 以至于他到有些感觉坐得腰酸屁股疼了。 直到到了最后一名士卒上场时,众人已经失去了最开始的兴致。 “小卒何夔,见过汉王、赵将军与诸位将军。”一名年约十六七岁,眉清目秀的少年走到了校场中,拱手见礼道。

众将见是个小白脸,心中均是微微一叹,料想他是个新兵蛋子,也就更没有在抱多大期望了。上一届军中比武大会尚且出了一个中郎将,这一次看来最好的成绩也不过是秦义的校尉之职了。 赵文显然也是同样的想法,他微微一笑道:“何夔,你是选择挑战还是直接弃权。” 何夔将众将表情尽收眼底,不卑不亢的拱手道:“小卒既已进入决赛,自然想多磨练一二。” 赵文早看出刘谌没什么耐心看下去,便直接道:“这一次比武选拔前九个人最高为校尉,最低为军司马。本将看你年纪轻轻是个可造之才,便破格戳升你为军司马。你也就不要再比试了,如何!” 身为这支兵马的主将,又是此次的选拔大会的主审官,赵文直接破格擢升何夔并无不妥之处。更何况何夔也确实闯入了决赛,别人也不会有太大异议。 众将士听后,均是艳羡的看向了这个年轻的小白脸。暗道他运气好,不用动手就稳稳的成为了军司马。如今赵将军又是直接钦点,假以时日,必然大有可为。

哪知道何夔不但没有纳头便拜的意思,反而面有难色的沉吟不语起来,看样子十分的纠结。 赵文见状,顿时有些不悦起来,刚想说话,却见刘谌笑道:“何夔与其余九人一同闯入了决赛,若不战便封军司马,也总归不太好吧!既然他有意接着比试,我看赵将军还是让他继续比试吧!” 赵文原本是怕刘谌看着无趣,既然现在刘谌既然如此要求了,他自然不会有任何异议,当即说道:“何夔,既然汉王亲自发话了,你便挑选对手吧!” 何夔眼睛一亮,这回没有半点的犹豫,当即拱手道:“多谢汉王,多谢赵将军成全!小卒不敢逾越,便依级挑战,能打到哪儿算哪儿吧!”众将士听后,均是面面相觑。赵文则是一咧嘴,心道其余九人最次的也是直接挑战军司马。这个何夔到好,却是要从军侯开始挑战。既然你没有越级挑战的魄力与实力,又何必放着到手的军司马不做,偏 要受这番罪呢! 不过,想归想,赵文还是对着身为擂主之一的使锤军侯说道:“张军侯,就由你应战吧!”

张军侯闲到现在,早就憋坏了。如今终于有人要挑战他了,当即拱手道:“是!”然后一脸兴奋的提着一个木锤快步向走校场,好似唯恐何夔会改变主意一般。 “快进招吧!”张军侯提着木锤,刚到校场便急忙对何夔说道。现在刘谌和赵文都在台上看着,这么好的露脸机会,他哪里肯轻易放过。 何夔微一拱手,正色道:“军侯大人小心了,小子要出枪了!” 说完后,何夔将手中木枪微微提起,却没有马上出枪,好似给足了张军侯时间准备。 张军侯早拎着木锤等不急了,眼见何夔还没有出招,也不顾身份了,虎吼一声,双脚微微弹起,一记木锤自上而下的击向何夔。虽然只是木锤,但是锤风呼啸,完全可以想象这一锤之力有多大了。 这一锤挥出去之后,张军侯自感这一锤出的实在是太漂亮了,忍不住自己暗赞了一下。可是下一刻,他却有些傻眼了。因为他只觉眼前黑影一晃,原本还“傻”站在那里的何夔居然不见了。

等到身子伴随着木锤同时落下后,张军侯惊恐的发现身侧斜刺来一枪,那一枪快如闪电一般,离他咽喉不到半指处才猛然停下来。 张军侯轮着木锤的手再也提不起来了,他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转头看向一脸淡然的何夔。不知觉间额头不知什么时候居然也冒出了细细的冷汗。 刚才那一枪实在是太快了,快到他根本就没有看清楚怎么一回事,这如果要是换成沙场之上,只是一合,他便要命丧何夔之手了。 何夔这技惊四座的一枪,瞬间堵住了在场所有人的嘴,也让所有观战之人不在轻视于他了。 “好啊!” “好快好准的枪法啊!” 片刻的沉寂之后,校场里爆发出一阵叫好之声。赵文也是吃惊不小,不过他在怎么说也是见多识广之人,很快平复心情,笑道:“好!第一场比试你赢了。李司马,就由你去会会何夔吧。”由于何夔之前说过要依次挑战,赵文也没有多问,便直接点将了 。 只是当提着木叉下场的李司马,下场并不比张军侯好到哪里,十几个回合之后,便被何夔一枪挑飞了木叉。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