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玉黑葡萄一样的眼睛看着青云真人,青云真人那羡慕的难受!

来源:努力去追求 2018-12-01 13:49:27

墨玉黑葡萄一样的眼睛看着青云真人,青云真人那羡慕的难受,酸的咬牙的表情太明显了,这就是直接的嫉妒!“呵呵,随便你怎么想,你们自己高兴就好。不过我倒是十分好奇,这两人得到的到底是什么宝物?”青云真人这么问完了,文文瞪他,人家火蜥没说,肯定是老大不让说的,居然还这么直接问,火蜥又是个没心眼的,估摸着得说了。“不是什么厉害的宝物,也就一人一把宝剑而已。”火蜥这么说着,众人微微一愣。“一人一把?你确定?不是一共一把宝剑?”青云真人这次真的是直接咬牙了。“当然是一人一把了,不让我主人岂不是亏了吗?”火蜥的回答这么的理所当然,让青云真人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了。三人这个时候也才缓过神来,也就是说,肖果果他们进去之后,得到的不是一件法宝,而是一人一件,两把宝剑啊!

这等级是开了两个藏宝箱的收获啊!何况,人家还得了个免费的大师兄!虽然不知道这个大师兄是什么身份,但是,感觉修为应该不低!他守着宝物,还创建了如此厉害的阵法呢!火蜥看众人这个惊恐的样子,到底是将剑宗,还有肖果果当了剑宗新宗主的消息瞒了下来。它又不是真的傻,它聪明着呢,这件事情,就它们几个灵兽和池玄知道就行了!要不是墨玉老大说,池玄可靠,弄不好现在,它都起了把池玄灭口的心思了。那两把宝剑要是都能归主人多好啊!黎丹大师最先回过神来,他对法宝本就不太追求,要是丹药,他或许会动容更长时间。黎丹大师看着青云真人赶忙开口,转移注意力。肖果果毕竟是自己的徒孙,自己也得护着点吧。“那咱们也在这里修炼吧,这里火灵力丰厚的醉人啊,他们两个既然没事,我就不担心了!”黎丹大师说着,自己率先坐下了。

文文看黎丹大师如此,也跟着坐下修炼,她却不知道此刻的黎丹大师的内心多么的波涛起伏的。当初收下了池玄这徒孙的时候,他就有一种自己做了个错误决定的感觉。两人修为相差不多,为人师尚且勉强,最后他竟然成了他的师祖!这辈分上面,他可是占了大便宜的!可是现在,呵呵,这两个家伙竟然给自己找了个做仙士的师兄!黎丹大师掰着手指头算一算,人家的师父是什么修为,人家的师祖是什么修为?虽然他就是个传授个炼丹生活技能的师父,但是,还是很有压力的!这么一想,自己修为上面那是肯定比不过人家的,所以,自己这炼丹的水平要是还不突破,未来怎么好意思跟两个徒孙的那个大师兄打招呼呢!黎丹大师纠结的时候,肖果果正在吃饭,池玄的手艺精湛,各种菜品色香味俱全,肖果果吃了就停不下来,而且她一边吃着,一边看着黎剑。

“大师兄,这可是池玄师兄的看家本领!你真的不过来尝尝吗?”肖果果问着,黎剑的脸又黑了几分。“作为修炼之人,就应该清心寡欲,一心扑在修炼之上,怎么可以贪图享受这些食物,你们这不是本末倒置,耽误自己吗?”黎剑现在突然就觉得,找肖果果和池玄帮着报仇,这事好像不太靠谱。这两个家伙,一个是不折不扣的吃货,另外一个就是无底线纵容的厨子,配合的可是相当的默契啊。“师兄啊!人生苦短及时行乐,谁还没有个兴趣爱好?说到清心寡欲,你不也娶媳妇了吗?”肖果果这么说完了,黎剑竟然觉得自己无言以对。“正是因为师兄我的不成功,所以才不想要看着你们走了我的弯路。”黎剑这么说着,肖果果就笑了。“走弯路,才能看到更多的人生风景。难道师兄后悔了?后悔走弯路,后悔遇到凌芸了?”“我当然不后悔,但是,我不后悔跟走弯路,

那是两码事儿。你这是强词夺理!”黎剑摇头,将心底怪异的想法甩了出去。“师兄,做人何必那么认真?我们这不过是日常怼,你还当真了。”肖果果说着,继续吃她的酸汤肥牛,池玄微微一笑,看着两人,沉默不语。“池玄,你就这么惯着她的?”黎剑看着池玄问道。“果果喜欢怎样,都是她自己的自由。我只是在尽量帮着她实现梦想。”池玄温柔的说着,听的黎剑心中这不是个滋味,这是在他面前强行秀恩爱呢是吧!到了现在,黎剑自然看出来了,池玄这几乎无条件的宠啊。真不知道他如此,最后是会成功,还是会把养成的鲜花,插在别的牛粪上?“算了,你们给我一副碗筷吧,我倒是很想尝尝,师弟这手艺如何?”黎剑说着,大刀阔斧的坐下,一副挑战人生的样子,看的肖果果噗嗤就笑了。然后……然后池玄就多了个帮厨的!

一顿饭菜,就成功的开解了黎剑的人生,肖果果觉得自己就是个人才!可黎剑还说了,抓着一个女人的心,先抓着她的胃。他准备好好学习做饭菜,以后等到凌芸醒了,做给她吃。肖果果听了这话,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失望。对一个死了的人,总是心怀期望,这本身就是一个病态的表现。虽然这跟一心求死比起来,好像又好了那么一点点。“黎剑师兄啊!你说,是碌碌无为的活着好呢,还是轰轰烈烈的死好呢?”肖果果这么问的时候,黎剑正在做拔丝水果,这是池玄让他学习刀法。剑宗出来的,刀法根本就不发愁啊!“要是让我选,我就选择轰轰烈烈的活着,然后……就这么活一辈子!”黎剑说完了,对着肖果果眨眨眼。“你这答案超纲了啊!”肖果果无奈的说着,黎剑就笑了。“小师妹,师兄告诉你,师兄这辈子从生下来开始就注定了轰轰烈烈的,这是事实。

你让个宗主,去回答普通人的问题,这不是难为我吗?”黎剑将水果收拾完了,就决定自己做个拔丝,可惜控火能力不佳,糊了。肖果果:“……”果然,人无完人啊!这轰轰烈烈的人,糖都不会熬!“所以啊,师兄你就不该过这样的日子,这跟你的人物设定,还有性格不符合啊!你该出去啊!”肖果果说完了,黎剑回头看她,说道:“不是这样的,现在这样也是我想要的生活,等到我真的突破了,我就会找到将小芸带回来的办法,那个时候,我会继续轰轰烈烈。”黎剑说完这话,肖果果大概也就明白了这位的心中所想。他在这里修炼,也是为了突破,至于突破之后能不能找到让人死而复生的办法,好像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黎剑现在活着的动力就是这个!既然如此,就这样吧,总不能让他没了活着的期望。“小师妹,我有一个事情要拜托你。”黎剑这么说着,肖果果微微一愣。“师兄有什么事情,尽管说来听听。”肖果果这么说着,黎剑将手中的面粉拍了拍。

“我距离渡劫,也就是这三百年的时光了,若是到时候,我真的陨落了,我只求你,将凌芸跟我葬在一处。”黎剑这么说着,认真的看着肖果果,看的肖果果心中微微的一酸。“师兄啊,这点小事你交给我,放心吧!我不仅会将你们葬在一处,我还会给你们葬在剑宗的宗主之墓之中!”肖果果这么爽快的答应了,黎剑的确惊讶了一下,答应的这么痛快!这有点心塞的感觉是怎么回事啊?不劝劝你师兄想开点吗?不过,这样也好,这不是他一直的梦想吗?“但是师兄你确定,人家凌芸想要给你葬在一处吗?”肖果果说完,就看到黎剑的脸色一沉,面盆子都掉地上了!会不愿意吗?真的会不愿意吗?“要我说,师兄还是好好的修炼,做好准备,别渡劫的时候挂了,这才算是靠谱。”

肖果果这么说着,黎剑沉思了一会,点点头,小师妹说的多,这确实比葬在一起好多了。肖果果心中舒畅,又救了他一次啊!这种我要是死了,就拜托你照顾人家全家的心态要不得,有这个想法,不如拼尽全力,什么事情靠自己才是真的靠谱。“师兄,对了,我一直想要问你,你那个幻阵之中,为何带着游戏的色彩,你是从哪里学来的?”肖果果这么问着,黎剑微微一愣。“那个?是从一个落后的位面上面学来的,当初小芸没了,我便想着寻找救她的办法,走了太多的地方,但是,都没有成功。当然,也从这些地方学了很多东西。”黎剑说着,好似回忆起了往事,脸色不太好。毕竟,那些年为了救凌芸,他每次都是抱着期望,然后失望而归!“那师兄,你可还记得地球这地方?”肖果果这么问着,黎剑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