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剑将那全新的弟子玉牌给了肖果果,让她滴了一滴精血上去!

来源:明天很重要的 2018-12-01 13:46:30

黎剑将那全新的弟子玉牌给了肖果果,让她滴了一滴精血上去!而这个时候,黎剑已经从自己的储物袋中,为肖果果又拿出了一块全新的弟子身份玉牌还有无数的灵石、丹药,法宝,这其中,甚至还有一件仙器宝剑。肖果果看的,眼睛都不会眨了!这可都钱!“师妹,你叫什么名字?”黎剑想了一下,到了现在,他还不知道师妹的名字呢。“肖果果。”肖果果这么说着,黎剑眉头一皱。“小果果?这名字怎么这么奇怪?”肖果果:“……”为什么每个人听到她的名字都是这个反应?“肖!上面是个小,下面是个月!”肖果果说完了,黎剑的手微微一抖,看着肖果果,然后一脸的惊讶。“你是肖家的人?”黎剑这语气,让肖果果也紧张了一下。“你跟肖家有仇?”肖果果问着,黎剑缓缓的摇头,那倒是没有。“那是剑宗跟肖家有仇?”肖果果继续问道,黎剑又摇头,那好像也算不上。“哦,那我就是肖家的人。”黎剑差点喷了,所以,你是不是肖家人,

还是视情况而定的意思吗?“好吧,反正也礼成了,不管你是谁家弟子,你就是我师妹了!”黎剑将那全新的弟子玉牌给了肖果果,让她滴了一滴精血上去。肖果果照做之后,这玉牌一阵光芒闪耀,这就代表肖果果从现在开始,便是剑宗的人了。肖果果:“……”这种好奇怪的感觉是什么?好似她能从这弟子玉牌之中感受到自己的神识。“师妹,从此以后,你就是我的师妹了!好了,现在池玄,该你来拜师吧,我正好没有徒弟,就收下你吧。”黎剑这么说着,池玄微微一愣。“等下,我要是拜你为师,岂不是比师妹矮了一辈?”池玄这么问着,黎剑愣了一下,这个,好像是这样的。“如此,我看来又得做一次主,为师父再收个徒弟了!”黎剑突然转了口风,池玄脸色好看了许多,不管是做谁的徒弟,只要能跟师妹在一起,保持一个辈分就行!池玄看着肖果果笑了,他们不管到了哪里都是师兄妹。可是,因为黎剑本来没有让池玄做自己师弟的想法,

所以,有些看不上。他是觉得肖果果是个剑道奇才,想让她当剑宗的宗主的,这才让她拜入自己师门。而池玄呢,只能算是买一送一。所以给见面礼的时候,就比给肖果果的那份差的远了。黎剑给肖果果的那一份拜师礼,那是一点也不含糊,那是将当年师父给他的见面礼,又加了三成,给了肖果果的!而池玄呢,黎剑把身上的法宝啊,灵石啊,随便凑凑就给了。但是,池玄也不介意,他本就是为了要当肖果果的师兄,别的都不重要。“现在你是我的师妹了,我也可以正式将宗主的位置传给你了!”黎剑看着肖果果这么说着,肖果果一想,得了,还得再跪一次。“弟子肖果果,谨遵宗主之命。”肖果果跪下了,对着黎剑这么说着,黎剑满意的点头。“从今日起,你便是我剑宗第七代宗主了!从今以后,你要为剑宗,尽心竭力,不存私心,将剑宗发扬光大!”

黎剑这么说着,肖果果跪了下来,双手接过了宗主令。“弟子遵命!”肖果果说着,宗主令颜色突然加深,好似认可了肖果果的话!黎剑看了,十分的高兴,这宗主令果然神奇,竟然真的认可了肖果果的宗主身份。每一代剑宗的宗主,要成为宗主必须得到认可。除了弟子的认可,前任宗主的认可,此外还有这宗主令的认可。众人都以为,这宗主令不过是个摆设!他们都错了,这上面可是有历代宗主留下的剑意啊!剑意有自己的意志的,所以,它们会表达对这个传人,认可不认可,愿不愿意为他所参悟。因此,宗主令,也是剑宗宗主身份成立的依据之一!此刻,肖果果被认可了!这让黎剑很是兴奋。“这个宗主令上面有每一代宗主留下的剑道,你可一定要好好保管,时时参考,肯定会有收获的!”黎剑苦口婆心的交代,肖果果慎重的答应了,她自然知道这是个好东西。

“师兄,你的剑意,也在上面?”肖果果这么问着,黎剑的脸色有些不太自然。“这个,师兄我的剑意呢,虽然弱小了点,不过也能感受到。”黎剑是觉得有些丢人的。“没关系,那我就从师兄的开始参悟好了!”肖果果说着,黎剑的脸色一下子就憋屈了。说来说去,还是让师妹给看不起了啊!但是,有什么办法,谁让他当宗主的时间太短了呢!“行了,找到了宝物,你们也走吧!”黎剑这么说着,肖果果微微一愣。“师兄啊,这么翻脸无情的不好吧!你看看,咱们怎么说也是师兄们啊,这里火灵力这么丰厚,让我们就在这里修炼吧。”肖果果这么说着,黎剑倒是没有拒绝,而是犹豫了半天。“半年,我这里只能借给你们半年,让你们提升一下修为,你这修为,哎,真是惨不忍睹啊。”黎剑这么说着,直接走了,肖果果笑了。

“师妹,不行我们出去吧,师兄好像不喜欢被人打扰啊。”池玄生怕肖果果受了委屈,这么说着。“池玄师兄,我觉得他不是讨厌我们,而是太孤独了,我们就陪他半年的时间吧。”肖果果这么说着,池玄笑了。这可不像是肖果果,她此前可没这么心软。但是,既然师妹这么说了,他们也受黎剑帮助良多,他自然没有意见。自那之后,黎剑陪着凌芸,而他们陪着黎剑。……此刻的剑宗已经不同往日,数百年前,剑宗的宗主黎剑突然消失,这让剑宗的声誉多少受到一些影响。虽然这些年,剑宗对外一直都说,黎剑在闭关修炼。但是,很多人都怀疑,这黎剑就是离家出走……呸,离宗出走了!不然谁能闭关几百年不出来啊。不过,在剑宗之内,有个秘阁,这里面有剑宗所有弟子的本命灵球,这些灵球是弟子们当年入宗门的时候就准备好的,跟那本命身份玉牌是一样的。

这东西只要在,不破碎,就说明这弟子的性命无忧。这些年,黎剑的本命灵球一直安然无恙,正是因为如此,宗门之内之人才敢断定,他们的宗主性命无碍,所以,大家不必恐慌。普通弟子也多数认为宗主就是在勤奋的闭关,只是长老会的人知道,宗主的确是走了,而且再也没有回来。而这天的下午,守护秘阁的长老的眉头猛的一皱,因为他亲眼看到了,一道亮光,猛的出现在了秘阁的上空。这光亮十分的刺眼,一下子就引发了弟子们的关注。“长老,这是什么!”弟子这么问着,十分的不解。进入剑宗的每一个弟子,都需要来秘阁领取他们的身份玉牌,同时保存本命灵球,可是,这一位是什么人物,竟然本尊没到秘阁来,而是让神魂自己过来了!“我去看看,你们不必惊慌失措。”那张老说完这话,飞奔进入了秘阁之中,仔细的看,就见一个玉球正在闪耀。

“肖果果?这是谁……怎么会!”那长老吓了一跳,不是因为这弟子的神识自己飞了回来,而是因为这玉球的位置,这不可能啊!他看了看,那玉球正是位于第六排,第六排上,放着的是本宗门六代弟子的本命灵球,一共就只有几十个。而此刻已经破碎的占据了大部分,只有几个还在发着莹润的光芒。其中一个是黎剑的,还有一个是韩萌的,此外还有几个同辈的其他长老们。但是,这肖果果的玉球,竟然突然出现在这里。“这是韩宗主门下弟子的位置!这怎么可能!当年宗主他……”当年宗主留下了空白的玉球和名牌。玉球在他们秘阁,而那玉牌,在宗主黎剑手中。也就是说,宗主黎剑,帮着他们的上一代老宗主收了徒弟?黎剑帮着师父收了徒弟,自己收了个师妹!“这个消息太惊悚了,我得去禀告长老会!”长老说着,急匆匆的就要走,

却看到另外一道光芒也紧跟着飞速而来。这长老吓傻了,不会吧,要么不出现,一出现就两个!谁能想到,在肖果果的玉球旁边,另外一个玉球也亮了,池玄的名字出现在了上面。长老:“……”这也玩得太过分了!这一共就两个空白的玉球,一次就收满了!他飞速的狂奔而去,将这个消息传给了长老会。长老会也十分的惊讶,这件事情,他们都不知道,毕竟是韩宗主和黎剑的私事。“黎剑师弟,这是帮着师伯在收弟子,无可厚非。”有人这么说着,便是那仅存的几个六代弟子之一,辈分上面,黎剑得喊他师兄,虽然两人不是一个师父的。“韩师妹,知道吗?”另外一个女子这么说着,已经是中年人相貌,也是跟黎剑同辈分的人。“她怕是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吧。”此前的长老说着,叹了口气。“呵呵,这也是好事情,至少宗主没事!而且,我们还多了一个师弟,一个师妹!”女长老说着,倒是看得开。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