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本让你废寝忘食的历史文:看男主金戈铁马,在乱世中逆天改命!

来源:江涵秋影雁 2018-12-01 13:47:04

导语:5本让你废寝忘食的历史文:看男主金戈铁马,在乱世中逆天改命!

1.《寒门贵子》作者:地黄丸

“邓百将,你的单手槊重多少斤?”徐佑望向一直没有做声的邓滔。邓滔的声音细柔绵长,跟他的样貌完全不成正比,道:“四十八斤!”拿着四十八斤重的武器厮杀?肱二头肌受得了吗?徐佑恍惚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按照这个时代的计量单位,一斤约等于后世的222.73克,也就是说邓滔的单手槊重量在二十斤左右。可不要小看了这二十斤,三国演义里吹成花的关羽的冷艳锯,换算一下也不过四十多斤罢了。在冷兵器时代,一寸长,一寸强,重量上占优势,无论劈杀还是竖砍,都能凭白多几分胜算。“可也是精铁所制?”“是用衮州所产的百年拓木锻造成杆,裹以百炼钢精制而成。如果郎君是想问我能不能接下飞夭的长矛重箭,职下不敢欺瞒,仅有三成的把握!”“三成?”冯桐尖声道:“那不等于说一点把握也没有?”话一出口,冯桐好像说错了什么,小心的看了邓滔一眼,见他的表情并无异样,立刻闭上了嘴巴。

2.《至尊顽主》作者:江中石

“你看你看,又来了。对了早膳都吃些啥?”“按照殿下的吩咐,准备了牛乳、鸡蛋、油饼儿、粟米粥再加上几样酱菜。殿下可是要用膳?”“你不饿,本太子可是饿了。害啥羞,你看本太子这个样子能把你怎地,走着。”小照照披上锦袍,一片腿儿踩上大内御制,皇太子专用的俩轱辘代步车。吭哧吭哧的,一边一脚踹地提供动力,一边飞速的向前颠簸。没错是颠簸,因为御花园的小径都铺着石子儿,没有轮胎橡胶垫底的代步车,只能这样喀喇喀喇的颠簸前进。要说小照照给自己弄个自行车应该是没问题的,但是人小腿短够不着,想让大内工匠量身定做吧,小照照试着把一小段车链条还有一根辐条交给工匠们,就这简单的两样,就让能工巧匠们直嘬牙花子。没办法,让他们去研究,小照照只好退而求其次,弄辆改良版的滑板车代步。要说弄个三轮童车不就行了,但是一来嫌硌屁股,二来心理年龄二十多的小照照,实在拉不下脸来骑童车,那就只好颠簸吧。有秘书就是好,你看秀荷犹如穿花蝴蝶一般的追着小照照,边跑边娇声提醒太子注意这注意那。那娇滴滴的声音,摇曳的身姿,直把小照照看得是心花怒放。

3.《反唐》作者:千幻冰云

樊梨花年纪和薛丁山相若,但看起来显得年轻多了,久经沙场的她,自有几分征战之气,但是这种气息却是增添了她的独特风姿,清隽高华的气度仿若天宫仙阙之人。薛丁山二人赶到薛刚房门外,薛丁山刚想敲门,身边的小厮低声道:“王爷,三爵主吩咐我们无论如何也不可以打扰他,这……”樊梨花宛然一笑:“放心,有我们两个在这里,他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小厮松了一口气,退到一旁,垂手恭立。“笃!笃!笃!”清脆的敲门声,敲醒了盘膝坐在床上沉思中的薛刚。经过三天时间的静思,薛刚已经将倒霉的穿越者丁山的记忆,消化了大半,好在有光子纳米医疗器的存在,加上薛刚本身是练武之人,体质够好,要不然这三天三夜不吃不喝,就算是铁人也受不了。“再想下去也没什么头绪,为今之计,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薛刚叹了一口气,直起身来,走到门边将门打开。看到门外的薛丁山樊梨花,薛刚吃了一惊,朝二人施礼道:“父王、母妃,你们怎么过来了?”“你这孩子,无缘无故把自己关在房里三天三夜不吃东西,我们不来,那还了得!”樊梨花拉过薛刚,仔细打量了一番,发现他精神抖擞,并无不妥之处,这才松了一口气,笑着说道。薛丁山点点头,虽然他对这个儿子不怎么上心,不过总归是自己的骨肉,看到他没事,也是松了口气,板起脸来,对薛刚道:“怎么一回来就把自己关在房中三天三夜?难道你不知道这样做对的你身体不好么?”

4.《大宋纨绔王爷》作者:阿尔卑斯山

这房间里的人不是商人就是混混、帮闲,没有一个真正的读书人,更没人知道这是李清照的,还以为是武郎吟的呢。他们听到林冲居然吟出这么雅致高妙的词来,不由得都呆了,怔怔地看着他,似乎呼吸都停止了。那李师师此时也不曾知道李清照有这阙词,也以为是林冲自己做的。她本以为这位林教头也和酒席之上的粗人一样,只会吟些婬词浪曲,没想到他吟出的每一句,句句击中自己的心扉,尤其是听到“记取楼前绿水,应念我、终日凝眸,凝眸处,从今更数,几段新愁。”李师师想到自己家里遭难,孤苦伶仃,寄人篱下,前途渺茫,不由得心头大恸,潸然泪下。高衙内见李师师痴痴呆呆地看着林冲,心里打翻十坛老陈醋,站起来连连摆手,“这是什么词呀,寡寡淡淡,晦涩难懂,不是好词,不是好词,该罚酒,该罚酒!”众人听了,马上应和,“是啊,衙内说得对,这个词实在是不好,不好,该罚酒,该罚酒。”林冲淡淡地扫了众人一眼,笑道:“各位,大家行此酒令,却没有一个酒令官做裁判,实在是不妥呀,我看……”他看了李师师一眼,“我看,就由这位姑娘来做裁判,如果她说我这词做的不好,我自当罚酒,如果她说做得好,你们罚酒,如何?”高衙内也想讨好李师师,听林冲这么说,马上说:“好好好,那就让师师来做裁判,大家都以她的判词为凭。”众人一听高衙内这话,也都连声说好,并一起把目光投到她的脸上。

5.《浪在大明》作者:南伯万

姚浪整日在前厅坐着,心情一天天差下去……看着日渐稀少的顾客,看着无精打采的艾女,看着整日赋闲的家丁丫鬟,姚浪心里当然清楚,再这样下去这翠峰楼肯定要报废了。而今天,离姥姥离开不过月余,自己还有什么颜面去见姥姥。难道真的像当年那个和尚给自己算命说得那样:戒淫奢,勿亵渎,觅真心,享太平。当年姚浪刚刚有了起色,在五台山下闲逛的时候,偶遇一名和尚,走到姚浪对面突然停住脚步,盯着姚浪看,姚浪一时愤怒,但对出家人,姚浪多了一份容忍和谦卑。恭恭敬敬地问道:“师傅,您有事吗?”中年和尚看着姚浪,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多时,微微摇头,叹息着说道,“施主一生毁在一个色字,倘若能拒淫而活,他日觅得真心之时,便是施主通达之日。”“真心?”旁边的小弟赶忙插话道:“就是真心喜欢你的。”姚浪愣了一下,随即抬手给了他一耳光,“他妈的,我还不知道意思,要你多嘴。伺候我的妞儿,哪个不是真心喜欢我的!”现在回想起来,自己当时虽然完全不信,但看和尚的表情不像故意跟自己扯淡的模样,心里还是有些在意的。可和尚哪知,自己当时的环境下,不随波逐流,便要被淘汰出局,哪有机会去觅什么虚无缥缈的真心。还好,庆幸最后没有碰毒。

点击查看原文

相关链接